主页 | 新 闻 | 云南 | 地产 | 法律 | 报刊 | 娱 乐 | 文化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 时 尚 | IT | 汽车 | 各地 | 读图 | 专题 | 短信 | 邮件
酒业逢盛事 绿意满春城——杨林肥酒探源之三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酒,是欢乐的酵母!自从人类发现了酒,酒文化的演绎便异彩纷呈起来,生生不息。

    人类爱酒、恋酒、恨酒、骂酒、酿酒、禁酒……但始终离不开酒。酒、色、财、气,人们把酒列为“四毒”之首;“身后金星挂北斗,不如生前一杯酒。”唐代诗人白居易一首《劝酒诗》,确是饮者嗜酒之贪痴的写照。然而,五千年酒事奇观,终归一句:醉在人而罪不在酒。

    当历史进入公元2005年春节的时候,在中国云南省的“滇中粮仓”——嵩明县,发生了一件掷地有声的酒事。除夕的家宴上,全县86645户人家,都有一瓶翠绿如玉的杨林肥酒。

    杨林肥酒是嵩明的“老酒”了,嵩明人已经喝了近600年。不过,今年这瓶酒不同寻常。它是云南龙润药业有限公司给嵩明全县34万各族乡亲拜年的一份“薄礼”,为的是犒劳酿出了杨林肥酒的嵩明人,感谢嵩明人传承了杨林肥酒这一中国绿酒中的精品,从而使失传已久的酒中之瑰宝——绿酒,得以保存。

    “慨当以慷。何以解忧,惟有杜康。(三国曹操诗句)”。龙润集团是在杨林肥酒厂濒临倒闭的时候发现并毅然收购了杨林肥酒的。为了传承并光大中国的绿酒文化,该集团将投入巨资并利用自身雄厚的技术、管理和营销实力,让杨林肥酒厂起死回生,将杨林肥酒产业做大做强,让“中国第一绿酒”重放光彩。

    龙润集团因发现杨林肥酒而介入酒业

    从中医的角度讲,酒,就是药。绿酒的本质就是健康。龙润集团以医药、保健类产品的开发经营起家,其事业正因关注人类健康而蒸蒸日上。在酒的“功过是非”之中,其具有不可替代的药用和保健功能无可质疑。正如该集团(中国)有限公司总裁范源先生所言,“既然人类离不开酒,我们就有在人类这一生活方式中注入健康的责任。”这便是龙润集团介入酒业的缘起。

    杨林肥酒是中国绿酒的代表类酒,内涵十分深奥。在传承绿酒文化的过程中,饱经沧桑,且已经近乎于“天下独有”了。

    杨林为滇中古镇。早在春秋战国时代就有商贸往来活动。由于地处滇中古驿道云南东部进出口的要冲,历代为兵家必争之地。自古商旅云集,市井繁华,且酿酒业尤为兴盛。相传有“五谷酿酒,欢庆丰年”的习俗,甚至出现过村村立灶、寨寨酒香的盛况,因此明代嵩明诗人、医药学家兰茂留下了“农歌早稻黄,太平村酒贱”的诗句,诗中的“贱”是说当地酒价十分便宜。

    云南,是生物资源的宝库。早于李时珍《本草纲目》140余年写出《滇南本草》的兰茂,就是杨林人,在长期的医疗活动中,兰茂不断在实践中研究、开发和继承前代医方和云南民族、民间医药经验,总结形成了自己独到的医疗经验。兰茂正是在医疗实践中巧妙用酒的集大成者。他发现了绿酒对人体保健的促进作用,并将多种名贵中草药成份融入绿酒之中,药、酒并用,达到了中医疗效的极高境界。

    杨林肥酒的前身,就是兰茂《水酒十八方》中的“绿酒方”。

    光绪六年(1880年),在杨林古镇北街以“裕宝号”商铺专营酒业的陈鼎先生,传承了兰茂的“绿酒”,因其以饮用酒为旨,兼具健胃滋脾、润肺、生津、调和腑脏,活血健身,益寿强体之功效,故冠名为“杨林肥酒”。

    现今的杨林肥酒厂,座落在云南第七大坝子——嵩明坝子的南端。东临嘉丽泽(民国以前是一个烟波浩渺的淡水湖泊),南依树木葱茏的五龙山,风光绮丽。五龙山北麓涌出五泉,水质清澈甜美,流经杨林的玉龙河,不仅灌溉着万顷稻田,而且可通舟楫、资航运。兰茂“天水相涵,单舸撑来明镜里,云山远映,群鸦飞入画图中”的诗句,正是对杨林风景的赞美。

    在这样的“物华天宝”之地,酿出这样的美酒,也就顺理成章了。

    绿酒在酒中的地位

    色泽碧绿如玉,清亮透明,药香酒香浑然一体,药香馥郁,酒味醇厚,入口绵甜,回味隽永……这就是绿酒中的代表类酒——杨林肥酒的主要特色。特色,决定品牌,品牌确立地位。

    酒的历史悠远而漫长,绿酒文化博大而精深。我们确信酒先于人类出现,却不敢断定,绿酒源于何时。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人赖以自然而生存,是大自然创造了酒。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最早的酒,应当是绿色的,因为人类最早发现的酒,是天然植物类的果酒。

    被人类奉为酒神的仪狄、杜康、刘伶(此人其实只会喝酒)、狄俄尼索斯(这个老外据说是葡萄酒的发明者)等辈,都不是酒的创始人。也就是说,不是他们发明了酒,而是他们发现了酒。当然,他们在发现了酒这个神物后,大胆加入了自己的灵感和智慧,使酒能更好地为我所用。因此,饮者们还是当在微酣时敬他们一杯酒的!

    有酒的文化,必然也就有酒的非文化。就中国的酒文化而言,似乎可以用果酒时代(即自然发酵的果酒)和曲酿时代来加以区别。绿酒文化也不例外。据史料考,我国的曲酿酒时代,当从龙山文化时期开始,距今2200多年。那么,人们酿造绿酒的历史从此算起也就不为过了。

    到了秦汉时期,造酒技术得到进一步发展,酒的品种不断增加,更出现了以文人喝酒成风的所谓“魏晋风度”。被称为“竹林七贤“之一的刘伶就是有名的“酒虫”。

    从唐代开始,粮食酒和药酒出现了。这类酒的酿造,需要更多的灵感与智慧,工艺也更为复杂。由于人文精神的光辉已经凸现,关注健康也就需要更多的能融入更丰富的营养和保健成份的好酒。这样,“酒神”的传说少了,代之而起的现象是酒日益“文化”化了。有关酒事的文字记载越来越多直至浩如烟海。这里,仅从绿酒文化的诗词海洋采撷几朵“酒花”出来,以飨酒友。

    白居易《同李十一醉忆之九》诗云:“绿蚁新酿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周履靖《渔歌子·渔家乐四阙》(其四)词云:“九嶷山,三湘水,芦花时间秋风起。水云间,山月里,棹月穿云游戏。鼓清琴,倾绿蚁,扁舟自得逍遥志,无定止,不议人间醒醉。”

    周履靖《渔歌子·渔家乐四阙》又云:“卷轻丝,维古树,归鸦几陈天将暮。月升山,日沉浦,水鸟沙鸥来去。煮红虾,斟绿醑,谁知渔父情高处。任飘蓬,流远渡,醉眼漫看飞鹭。”

    阙名《南乡子·咏渔三阕》其一词云:

    “兰棹举,水纹开,竞携藤笼采莲来。回塘深处遥相见,邀同宴,绿酒一卮红上面。”

    其二词云:

     “倾绿蚁,泛红螺,闲邀女伴簇笙歌。避暑画船轻浪里,闲游戏,夹岸荔枝红蘸水。”

    周履靖·和张泌《酒泉子·春日睡起》词云:

     “明月照窗,鸡唱一声天未晓。露华深,星渐小,剔银缸。起来倒却绿醅缸,幽兴且求成大醉,扫心中。天些子,世无双。”

    晏殊《清平乐》词云:

     “金风细细,叶叶梧桐坠。绿酒初尝人易醉,一枕小窗浓睡。  紫薇朱槿花残,斜阳却明栏开。双燕欲归时节,银屏昨夜微寒。”周履靖·和刘云间《凤栖梧·舞酒妓》词云:“雨过林花娇滴滴,惹起新愁,思忆令人瘦。不觉蛾眉愁锁皱,慵将锦字房栊绣。  且把金尊倾绿酒。弦拨相思,往来不停手。幽韵宫商曲始就,更阑人散分罗袖。”

    史浩《蝶恋花》词云:

     “玉瓮新醅翻绿蚁。滴滴真珠,便有香浮鼻。谷把盈樽成雅会,更须寻个无愁地。  况是赏心多乐事,美景良辰,又复来相值。料得天家深有意,教人长寿花前醉。”

    李伯瞻:《殿前欢·省悟》词云:

     “驾扁舟,云帆百尺洞庭秋。黄柑万颗霜初透,绿蚁香浮。闲来饮数瓯,醉梦醒时候,月色明如昼。白■渡口,红蓼滩头。”……

    从这些带有绿酒描写的文学作品中,我们已经不难看出古人对绿酒的偏爱。尤其这个欲与李白、刘伶、陶渊明比酒的“酒狂”周履靖,简直对绿酒情有独钟。

    作品中的“绿蚁”指酒面上的绿色泡沫;“醅”指没过滤的酒。“绿醪”即美酒;“醑”也是美酒。“绿■”是带绿色的美酒。作品中的意境,则完全是古代上流社会生活的写照。

    可见,古代的饮者,以饮绿酒而为时尚,为追求。轻歌曼舞,灯红酒绿的“高尚”享受,不正说明了绿酒在酒文化中的地位吗?

    

    

    

    杨林肥酒一二三

    经数千年演化,历600年沧桑的中国绿酒精品——杨林肥酒,它深刻的内涵和底蕴,早已经超越了肥酒本身。

    宋代诗人杨万里《送子仁侄南归》诗云:“酒为吾人绿,花知九日黄”。而与他同代的陆游《醉眠曲》诗中又云:“炉红酒绿足闲暇,橙黄蟹紫穷芳鲜”。我不是诗人,甚至算不得饮者。对于钟爱了半生的杨林肥酒,只能说出个一二三来,与真正的饮者们切磋。若有不当,权当酒话吧。

    杨林肥酒是绿酒

    杨林肥酒是绿酒,这不单是由其翠绿如玉的色泽决定的。首先,在兰茂酿制此酒之前,中国早已广泛生产和饮用,并且以享用绿酒为时尚。兰茂以一个杰出医学家及浪漫诗人的智慧和抱负,将自己行医报国的理想和医术巧妙地融入酒中,把传统的以饮用为主的水酒,研发为以药用为旨的药酒,从而使饮用者能在酒酣耳热中解除病痛,在解除病痛中酒酣耳热。于是乎两全其美。如果你有幸品过此酒,从其色、香、味,甚至浓度等方面都不难体味出兰茂酿酒时的一番苦心。兰公酒德,可鉴日月!

    然而,杨林肥酒仍然是绿酒。饮用时需掌握一个“度”,对于多数的饮者来讲,只能是“少喝它一点,多喝它几年。”因此,将此酒冠名为“杨林肥酒”的陈鼎先生(据说也精通医道)坦然承认,杨林肥酒源于兰公《水酒十八方》。杨林肥酒是水酒

    水是酒之神。水为什么会变成酒,因为有酵母。当水源被污染的时候,是酿不出好酒的。杨林一地的山水,是酿制好酒的基础。更为重要的是,水酒的前提是天然发酵以及内涵的科学合理成分,必须在自然而然中形成与融合。尤其是对酒精度的控制,应以不超过48°为宜。再高不利于患者治病,偏低又不能为饮者满足。患者和饮者的心态都应该得到照顾。

    杨林肥酒中的“肥”

    曾经有人怕“肥”而谢绝杨林肥酒,甚至出现过杨林肥酒中有“猪板油”成分的谣传,使少数酒人谈“肥”色变。

    也许是因为杨林肥酒奥秘颇多,让人见怪罢了。其实道理很简单;酒的成分多为水,杨林肥酒是水酒。而油是不能溶解在水中的。

    李清照就有“绿肥红瘦”的名句。《文选·枚乘<七发>》有云:“甘脆肥■,命曰腐肠之药。”这里的“肥■”,即指美味之浓酒。杜甫《严氏溪放歌行》有云:“费心姑息一是役,肥肉大酒徒相要。”句中的“肥肉大酒”则指肥肉与美酒。古文中还有“肥肉厚酒”(即肥肉与醇酒)、“酒肥”(即酒浓)等说法。

    醉翁之意不在酒,有人酿酒意在猪。当代作家陆文夫在《壶中日月长》中说:“杜康酿酒其意在酒,故乡的农民酿酒,意不在酒而在猪。此意虽欠文雅,却也十分重大,酒糟是上好的发酵饲料,可以养猪,养猪可能聚肥,肥多粮多,可望丰收。粮—猪—肥—粮,形成一种良性循环,循环之中又分离出令人陶醉的酒。”

    陈鼎翁将美酒名为“肥酒”,其意在强身健体,益寿延年。喝酒,我常想当作最“个人”的事,但,是不可能的。对于杨林肥酒,则可谓思也渺渺,情也悠悠。然而,我只能说出这一二三来。

    不久前,一位国家级品酒师品杨林肥酒后评价:“色泽翠绿,香气舒适悦人;药香酒香和谐;入口绵甜;落口柔顺;酒体圆润;余味悦畅!”欣闻龙润集团又推出一款48°的杨林肥酒十年陈酿,销路看好,酒价不贱。真怕以后喝它不起啦!

    饮绿酒曾是古代饮者们的时尚。

    我又想起流传在嵩明的一句酒话:“敬酒不好喝,罚酒不好喝,肥酒好喝”

    

                                    晓峰/文 (影响力)




新闻搜索


推荐文章 精彩图片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电话 |  网上投稿
云南日报网 云ICP备020002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n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1999.11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