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 闻 | 云南 | 地产 | 法律 | 报刊 | 娱 乐 | 文化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 时 尚 | IT | 汽车 | 各地 | 读图 | 专题 | 短信 | 邮件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生死穿越“大动脉”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南侨机工,一个抗战时响当当的群体,一群在滇缅公路上用鲜血和生命抗战的爱国归侨。2005年,在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今天,当年3200多名归国参加抗战的南侨机工,如今留在昆明的只剩下仅仅6位老人。这些耄耋老人用亲身的经历见证了炎黄子孙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体现了抗日战争中千万中华儿女的英勇无畏。

    共赴国难 报效祖国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历史不会忘记“七·七”事变后日寇在神州大地上惨绝人寰的所作所为。1939年,历史不会忘记在陈嘉庚先生的号召下,3200多名南洋华侨机工远涉重洋,投身抗日报效祖国的壮举。68年前,日本军国主义发动血腥的侵华战争,1938年,我国主要港口大多数被日寇侵占,从国外输入的抗战物资只有香港和安南(越南)两条通道进口。1938年10月广州沦陷,香港到广州的通道也被阻。“不是公路是血路,百万雄工中外赞”的滇缅公路——这条唯一的抗战物资大通道成为了关系抗战生死存亡的大动脉。为抢运抗战物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西南进出口物资运输总经理处致电新加坡南侨总会主席陈嘉庚先生,要求在南洋征募汽车司机和汽车修理工回国,在滇缅公路和西南等省服务,抢运抗战物资,以救祖国燃眉之急。在陈嘉庚先生的号召下,海外千千万万华侨无不热血沸腾,急祖国所急,一声号召,成千上万华侨青年立即响应,掀起回国热潮,矢志报国。在短短数月间,3200多名华侨机工放弃了南洋优裕的生活条件,离别了亲人,代表海外1100万华侨回国参加抗日,开始了他们悲壮的征程。

    生死滇缅路 英魂永留

    滇缅公路全程1200余公里,由缅甸腊戍经保山到昆明,蜿蜒在海拔2000多米的崇山峻岭之中。从缅甸腊戎起要翻越两座大山:高黎贡山和大王山,跨过波涛汹涌的怒江、澜沧江、漾濞江,途经10个城镇才能到达昆明。很多归国机工对滇缅公路印象最深的就是路况,1939年1月才全线通车的滇缅公路路况极差,运输条件十分简陋。这条路山高、路窄、坡陡、弯急,晴天时,车轮过后尘土飞扬如滚滚黄龙,雨季时,到处是烂泥、陷坑,或者边坡塌陷、山岩塌方,碰到打滑陷轮时,机工只好自己去动手砍树、抬石头把车轮从坑中想办法抬出来。碰到塌方或者车子抛锚时,就得停在荒山野岭,食宿无着落,不但要看管好所运物品,还得防止遭到野兽袭击。同时滇缅公路一线是有名的“虐瘴区”,疟蚊猖獗,蚂蟥成群,还有数十种毒蛇出没。路况复杂只是滇缅公路难走的一方面,另一方面,日寇为了切断这条中国对外交通的“大动脉”,曾经派出大批飞机对滇缅公路进行轰炸和扫射,每当敌机来轰炸时,南侨机工们只好跑到山林中暂避,等待敌机走后才继续开车。在1200公里的滇缅路上有数百名骁勇机工就是在日军的轰炸和扫射中英勇献身的。如今还在世的机工们一回忆起在滇缅公路上牺牲的战友无不热泪盈眶。

    在滇缅公路上有一段出了名难走的路:老鲁田至惠通桥。这段路险峻异常,路窄坡陡,一边是悬崖峭壁,一边是深不见底的怒江,一不小心就会车毁人亡。在滇缅路上南侨机工们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为保证抗日物资的运输,空车要靠外,重车靠里。在第一批回国的南侨机工中有一位叫邱九良的司机在惠通桥坡滑、路窄的路况下,为了让一辆迎面来的重车时,一下子翻下了悬崖,连人带车连影子都没有了,后来大队派人去找,却再也没有找到。

    

    

    

    2000年,南侨机工云南联谊会的同志陪同中央电视台记者重走滇缅路来到老鲁田拍摄时,南侨机工云南联谊会会长王亚六先生缅怀起牺牲的战友,深情地在当年翻车的地方对着深渊大喊:“邱九良,老战友来看你了!”声音在山谷里回荡,突然,山涧云开雾散,一股青烟冉冉升起。不管这种现象是不是一种巧合,但当时在场的十多个见证人都深信,那是一位南侨机工的英魂在感应!

    惊魂功果桥

    确保抗战输血线

    南侨机工云南联谊会会长王亚六先生回忆起当年南侨机工在滇缅路上为抗日战争所做的贡献和经历时,最难忘的就是功果桥。功果桥是滇缅公路上最为惊险的路段。他到现在还记得功果桥上的“三盏灯笼”。他说在日本敌机的狂轰滥炸下,守桥人士以灯笼为暗号:挂一盏灯笼,表示敌机将至;挂两盏灯笼,表示敌机已经到上空;挂三盏灯笼则警示敌机已经在空袭中,极度危险,通过灯笼让夜里赶夜路的机工们能赶快找到树林隐蔽。一次他和其他机工驾驶着15辆满载军火的卡车从保山返回下关,途经功果桥时遭遇日军空袭。当时他开第一辆车,刚到桥头,敌机就开始轮番轰炸,功果桥被炸中,桥身一边的铁索断了,整个桥面吊板向下坠,他驾驶的汽车头盖板也被弹片射穿,别的汽车也被炸坏。面对着断裂的功果桥,王亚六先生和技工们克服困难利用空汽油桶和板材作成大浮船,把汽车送过了江,完成了任务。为了避免以后再被敌机炸毁,他们又把浮船改为活动浮桥,空袭时便将浮桥左右分开,隐蔽于两岸的草丛中,通车时又将浮桥拉出来连成一体。这样惊险的事情经常发生在机工们滇缅公路的生活中,但无论条件多艰苦,环境多危险,机工们却毫不退缩,坚守岗位,保证滇缅公路的畅通。王亚六先生说机工们就是用这样一颗火热的爱国心筑起了一条炸不断的运输线,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保证了滇缅公路这条“抗日输血线”的畅通。

    风雨人生 无怨无悔

    王亚六先生是最早响应陈嘉庚先生号召,回国参加抗日战争报效祖国的南洋华侨机工之一。1939年满怀着“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民族责任感和爱国热情,王亚六先生毅然放弃新加坡优裕的生活,回到魂牵梦萦中的祖国,积极投身于抗日战争,冒着生命危险在滇缅公路运送抗日军需物资。如今已经是88高龄的王亚六先生每当回忆起那段峥嵘岁月,总是热泪盈眶,不能自己。他回忆往昔风雨人生,只觉无怨无悔。

    王亚六先生说自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以来他就一直以一颗赤子心心系祖国,1939年在新加坡观看了武汉合唱团表演后激起了奔腾热血,下定决心积极响应陈嘉庚先生的号召回归祖国,为祖国贡献出全部的青春和热血甚至生命,他在当天就到筹赈会报名回国。1939年3月27日,王亚六先生登上了归国的轮船。在经历了大半个世纪的人世沧桑后,王亚六先生说起当时的情况仍然难掩激动,往日的一切历历再目,他清晰地记得当时共有579名华侨机工共同搭乘丰平号轮船,先抵达西贡,在转乘火车入昆明,4月5日抵达潘家湾受训练。在潘家湾受训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前在新加坡年轻人“吃好穿好”,床铺舒适,而回国受训期间只能睡稻草禾秆床,但他说,当时心中装的是整个国家、民族,觉得无论条件多艰苦,只要能回到祖国,在祖国的土地上以自己的力量贡献出自己的赤诚之情,就觉得是幸福的,所以粗茶淡饭越吃越香,风餐露宿也不觉得辛苦。在不足一个月的集训后他就被编到了第12大队(车队)到腊戍开车,开始了他的滇缅公路抗日救亡的人生旅程。

    巾帼不让须眉

    当代花木兰

    在回国的南侨机工中,巾帼英雄李月美的故事到今天还在流传。女扮男装、归国抗日,一个当代花木兰的故事在中华民族陷入水深火热时,再次展现出伟大的民族精神。

    李月美出生于马来西亚一个华侨家庭,父亲是个华侨商人,家庭条件优越,父母从小就把李月美送到当地的华侨学校读书,让她接受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熏陶,使她自小就对祖国有特殊的感情。李月美多才多艺,不但中文成绩优秀而且还会开汽车,正是因为会驾驶,她才能回国参加抗日,谱写出闻名海内外的传奇故事。

    “七·七”事变爆发后,陈嘉庚先生号召南洋华侨积极回国报效,李月美也被这股爱国热潮所鼓舞,兴致勃勃地前往筹赈会报名,却被拒绝,因为从来不招收女机工。怎么办呢?难道女人就报国无门吗?李月美心里不服气,突然想起在华侨学校读到中国古代“木兰从军”的故事,自古就有女扮男装上战场的巾帼英雄,难道现在民族危难时不值得后人效法吗?李月美瞒着家中父母,穿上弟弟的衣服,狠下一条心,悄悄离开家门,踏上抗日救国的征程。1939年2月这位女扮男装的女机工到达了昆明,她既有男子的粗犷豪爽又有女子的细心,工作认真负责,让其他机工都对“他”赞不绝口,但谁都没有想到“他”竟然是个女子。直到1940年某日,李月美因公在滇缅公路一急转弯处不慎翻车身负重伤后大家才发现她是女子。“当代花木兰”李月美为祖国报效的传奇故事就这样在南侨机工和神州大地上传开来。

    

    

    

    

    在经历了大半个世纪的今天,翻新的滇缅公路仍然骄傲地告诉着人们昔日的故事,南洋华侨机工们的故事也随着历史一直被传诵着。2005年7月7日,当年的南侨机工老人们站在昆明西山公园“南洋华侨机工抗日纪念碑”前举行纪念活动时都热泪盈眶、激动不已。这些耄耋老者缅怀的不仅是陈嘉庚先生,更加怀念那些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已故机工战友。他们曾经为了国家、民族的复兴,抛头颅、洒热血,贡献了自己的青春乃至生命。在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今天,让我们记住历史,缅怀过去,面向未来,把南洋华侨机工精神继续发扬光大。                                                 王微(影响力)




新闻搜索


推荐文章 精彩图片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电话 |  网上投稿
云南日报网 云ICP备020002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n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1999.11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