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 闻 | 云南 | 地产 | 法律 | 报刊 | 娱 乐 | 文化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 时 尚 | IT | 汽车 | 各地 | 读图 | 专题 | 短信 | 邮件
跟踪昆明便衣警察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探秘:全国惟一不挂牌的便衣分局。“摩的”司机、三轮车夫近在咫尺竟不知便衣分局就在身边。

    目击:警察“躲”小偷,五秒钟制服贼夫妻;一等功臣带伤抓逃,胸前伤口撕裂一公分;“秀才警官”慢悠悠走进金刀营,敲开门擒获“单放惯盗”。

    调查:10名女便衣,有3人处于单亲家庭;第一次参战浑身发抖,半年后只身扑向毒贩。

    专访:昆明便衣局长强调“便衣警察意识”;首次提出“便衣精神”。

    

    发现小偷

    

    抓捕瞬间

    春节前夕,记者用近半个月的时间,到昆明公安局便衣分局“卧底”,获取了大量的“独家消息”和便衣警察的“最新动态”,对神秘莫测的昆明便衣分局和便衣警察有了更深刻地了解。春节期间,记者向便衣分局的局长和所有采访过的便衣警察发了一条短信,内容是:“新春的阳光属于昆明便衣警察,便衣精神是平安昆明的阳光。”在人们欢天喜地、平平安安过完春节的时候,我们有必要“钻”进去,了解昆明便衣警察的工作、生活、情感和精神面貌,去感受他们给平安昆明带来的阳光。

    寻找便衣分局:沿盘龙江寻找近一个小时,在便衣分局附近拉客的“摩的”司机和三轮车夫竟不知有个“便衣分局”。“便衣分局”是全国惟一不挂牌的公安分局,这里看不见穿制服的警官。几个大队长、中队长的办公室里,有的单人床上放着棉被,有的沙发上堆着被子……

    2006年1月18日下午,记者去寻找昆明市公安局便衣分局。

    在一个繁华的路口,停着6张“摩的”,8辆三轮车,14个人在此拉客。向他们打听便衣分局,14张脸上一片茫然,14个人的嘴里都吐出相同的话:“没听说过。”几经周折,终于在距其50米远的地方找到了“便衣分局”。

    便衣分局的大楼坐落在盘龙江东岸,这里商人云集、游客川流不息,聚居着大量的外来人口,是昆明治安管理的难点地区之一。抬眼望去,整栋大楼怎么也找不到“公安局”的感觉,倒像是农民修建的楼房。走进大楼,看不见“便衣分局”的牌子,也不见穿制服的警官。进进出出的人们,有的像老板,有的像民工,有的像闲杂人员,有的像文弱书生;惟一显得“气派”的是守门的保安——他们穿着保安制服,倒还显出了几分“威严”。

    大楼虽有人匆匆忙忙地进出,但总体上还是显得有些清静,一点也感觉不到是一个有400人之众的便衣分局——知情者说,便衣警察都到第一线去了,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打击街面犯罪。从2楼开始,是分局5个便衣大队的办公室。钻进二大队、三大队、五大队几个大队长、中队长的办公室,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这些办公室都是两用的:办公桌附近,要么有张单人床,要么沙发当床用,因为上面都放着被子。看来,夜以继日地工作,已成为他们的家常便饭。

    只有5楼的健身房里,能找到一点“警察”的感觉,那里除了有许多健身器材,最显眼的就是警察习武专用的大沙袋。

    采访就从这里开始。

    跟踪“杨中队”:巡守7小时,发现4个嫌疑人。为了抓贼,杨中队扮演“警察躲小偷”;不到5秒钟,贼夫妻被制服。便衣警察把被盗物品送还时,准备回文山过年的刘小姐还不知道自己的物品被盗。杨中队说:警察的最高境界是没有犯罪。

    左看右看,杨中队长得也不像一位警察。他的脸黑黑的,被戏称为“彝胞”。在常态下,他的眼睛与一位质朴的山民没有什么区别;只有在盯梢时,他才会眯着一双眼或戴上一副墨镜,有点像电影里的“特务”;在审讯犯罪嫌疑人时,他会圆睁着一双威风凛凛的大眼,如雄狮猛虎发现猎物一般。

    跟踪“杨中队”是件苦差事。1月20日午后,记者对杨中队实施“跟踪”。

    下午1时20分。杨中队和他的4名队友一起,钻进一辆面包车。杨中队抢上了副驾的座位。“先去新迎小区化妆,以后再到明通商场和南窑抓贼。”正在中队长公示期的杨中队上午刚开了一个中层干部会,西装革履的。他说,这样不便于隐蔽,所以要去新迎拿假发、假胡须、太阳帽和墨镜,换上一身休闲服,这样才不至于引人注目。

    回到南窑客运站,已快下午3点钟了。下车后,几位队友迅速分散,戴着太阳帽和墨镜的杨中队像位游客一般,在街边上“游荡”。

    快过年了,北京路旁游人如织,要在茫茫人海中去发现盗贼,犹如大海捞针。快到环城南路口时,杨中队突然停下脚步,来一个180度的大转弯。紧接着,他快步往南窑方向奔去。追到永平路口,他停了下来。“你看,往永平路进去的那一男一女是扒手,刚才想偷手机没能得手。没有现行,没办法抓。”说完,杨中队又快步往双龙商场方向走去。

    下午4时许,刚走过双龙桥,杨中队突然跨进路边的草坪,侧身站在一棵树后,把墨镜斜挂在脸上,眼光从太阳帽和墨镜中间斜射向路边一间卖服装的店铺。店铺里挤满了人,不知杨中队有什么“特异功能”,竟能发现其中有扒手。大约过了半小时,杨中队突然往明通商场追了一段路,最后又放弃了追踪。“刚才那个穿红衣服的小伙子是扒手,想偷手机被发现了,现已离去。”

    整个下午,杨中队就和他的队友们在明通商场和南窑一带活动,一无所获。手往脸上一抹,汗水夹着灰尘被搓成细条,顺着手指掉下来。杨中队的衣服上沾满了灰尘。

    “其实,便衣警察也不像媒体报道的那样,每天都是轰轰烈烈的,时时都能抓到犯罪嫌疑人。便衣警察的工作不分白天和黑夜,没有规律,更多的时候是枯燥无味,但我们喜欢。警察抓人要讲证据,最好是人赃俱获。我下午跟踪了4个嫌疑人,每个都缺乏证据,只能放他们走。今天没抓到犯罪嫌疑人,一个原因是证据不足,还有就是快过年了,很多小偷都提前回家了,加上我们打击的力度大,很多被抓了。说实话,作为警察,我们希望天下无贼;警察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是没有犯罪!”

    傍晚6时许,面包车停在了南窑汽车客运站附近。根据报告,有一个专门在汽车站偷乘客电脑的团伙已经出现。五六个便衣挤在面包车里,杨中队坐在驾驶员的位置上,时刻准备出击。

    夜幕降临。杨中队的眼睛眯了一次又一次,他不停地打电话调度人员,安排工作。7时许,客运站里走出几个笑眯眯的中年人。“就是这几个人,今天没偷到东西,太狡猾了,总有一天要打掉他们!”这一次盯梢,用了将近两个小时,依然一无所获。

    8时许,杨中队接到一个电话。“有情况,你们在车里等我!”他急冲冲跳下面包车,径直往南窑汽车客运站奔去。快进候车室时,他突然快步登上楼梯,随即又跑下来,躲在水泥柱的阴影中,时而跷脚伸头细看,时而蹲下身来眯着眼往候车室里瞧。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他突然转身往客运站大门口追去。刚到大门口,只见他从腰间掏出手铐,往左追出七八米远,突然双手抓住一男一女,大喝一声:“站住,我是警察!”语音未落,那一男一女就蹲在了地上,前后不到5秒钟。随即,杨中队从女贼怀中拎出了一个挎包。

    队友们闻讯赶来。杨中队将2人交给队友,拿着挎包冲进候车室。候车室里,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女孩正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我是便衣警察,你的挎包被盗了。”那女孩还没回过神来,杨中队已把挎包递到了她的面前。“你看,是不是你的挎包?”女孩一看,吃惊地说:“是,是,是……我的挎包被偷了?我怎么不知道?谢谢警察叔叔,谢谢警察叔叔!”

    据女孩介绍,她是文山人,准备坐当晚九点的夜班车回文山过年。

    经审讯,偷挎包的2人是夫妻,女的是四川人,男的是贵州人,他们已买了24日的火车票,准备回家过年,想在回家前捞一把再走,没想到却栽在了便衣的手中。

    那位文山女孩哪里知道,被他称为“警察叔叔”的杨中队,今年才31岁,应该是她的“警察哥哥”。

    那天晚上,杨中队和他的队友们回家时,已快到21日凌晨3点了。

    熟睡的昆明,平安而祥和。只有我们的“警察叔叔,”经常没有睡好。

    警方资料

    作为一名便衣警察,他最大的特点就是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为了工作他装过叫花子,扮过皮鞋匠,为了工作,他曾几天几夜不眠不休地对违法犯罪分子实施侦查和伏击守侯,为了工作,他放弃休息,放弃与家人欢聚的时间,全身心投入工作。凭着这种精神和毅力,从警至今,他与同事共抓获各类违法犯罪嫌疑人1000余人,为人民群众挽回损失40余万元。先后三次荣立个人三等功,三次被评为优秀公务员和人民满意执法干警,在平凡的岗位上取得了不平凡的业绩。   林世兴    实习生 刘喜燕 李丽娟(滇池晨报)




新闻搜索


推荐文章 精彩图片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电话 |  网上投稿
云南日报网 云ICP备020002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n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1999.11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