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 闻 | 云南 | 地产 | 法律 | 报刊 | 娱 乐 | 文化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 时 尚 | IT | 汽车 | 各地 | 读图 | 专题 | 短信 | 邮件
“矿石粉”污染古城村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潘理忠:“我的肺部有阴影”

    

    水箱里抓出“矿石粉”

    

    “希望政府部门管一管”

    

    冲洗蔬菜

    

    被污染的蔬菜

    

    “矿石粉”太多了

    近日,晋宁县新街乡古城村村民反映:该村的“云川工贸公司”实际上是一家炼铁厂,炼铁时黑烟滚滚,“矿石粉”会从天空中“扑扑扑”地掉落在菜地里和梨树花上、掉在村民的楼房上,钻进房间里,从太阳能热水器的水箱中,也能一把一把地抓出沉入其中的“矿石粉”。有的村民一周可从屋顶上扫出一桶“矿石粉”。村民无奈地说:如果“矿石粉”污染问题不解决,古城村极有可能变成“肺病村”。

    究竟该由谁来对村民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负责?

    同城四家媒体联合对此进行调查。

    现场察看

     “云川工贸”虽因春节放假暂未生产,但厂房周围的菜地里确实铺了一层“矿石粉”,离厂房围墙越近,“矿石粉”堆积越厚。村民说:该厂生产时,天空中黑烟滚滚,“矿石粉”会“扑扑扑”地从天上掉下来,受“矿石粉”的污染,靠近厂房的梨树出现病变甚至枯枝,每棵梨树的产量只有三五公斤,最多不超过10公斤;而未受污染的梨树,每棵产量可高达200公斤左右。

    2006年2月8日,《云南日报》、《春城晚报》、《滇池晨报》及昆明电视台4家媒体联手对古城村“矿石粉”污染问题进行调查。

    在云南“云川工贸”有限公司的厂房附近,记者发现地面上铺了一层铁灰色的粉末,离厂房的围墙越近,粉末堆积得越厚,最厚的地方有1厘米左右。菜地里也铺有这种粉末,在阳光的照射下,这些粉末反射出银白色的光。村民们把这种粉末叫作“矿石粉”。

    村民们说,这些“矿石粉”就是从“云川工贸”的炼铁炉里飞出来的。村民黄美仙指着“云川工贸”的大烟囱说:“炼铁的时候这个烟囱会冒出一大股黑烟,昏天黑地的,过往村民连眼睛都睁不开。在菜地里种菜,会感觉到‘矿石粉’从天上‘扑扑扑’地掉下来。大家只好戴上草帽种菜。”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说,古城二社过去有耕地800多亩,后来由于12家铸造厂和一家炼铁厂占地,只剩下了500多亩。全社现有1000多人,分土地的有800多人。工厂用地占了全村土地的四分之一,1000多村民有的家居厂房的“包围圈”中,有的“包围着”厂房聚居。12家铸造厂过去有烟囱冒黑烟的,经整改后只冒白烟了。只有这家炼铁厂,从建厂以来,烟囱冒黑烟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这个厂是原任村党支部书记李琦建的。炼铁厂冒出的黑烟,对环境和村民的污染确实不小:该厂围墙附近的6亩耕地,因受“矿石粉”污染严重,没有哪一个村民愿意去分来作自家的承包地,只好作为集体的空地;厂房附近有60多亩梨树林,共8000多棵梨树,是原任党支部书记李琦带领大家栽种的,但现在又受李琦炼铁厂的“矿石粉”污染,离厂房近的地方树皮出现斑点性病变甚至枯死,梨树每棵一年只能产三五公斤梨,最多不超过10公斤,而未受污染的梨树年产梨200公斤左右。

    在现场,离厂房围墙约10米远的地方,20岁的杨艳涛正在浇地,并偶尔用水龙头冲冲地里的蔬菜。据杨介绍,他在这里承包了1亩耕地,“矿石粉”污染严重时,每年只需交150元的承包费;有段时间该厂停产,污染减少,承包费涨到三四百元一亩。近年铁厂恢复生产,“矿石粉”污染增多,他种的蔬菜是前不久才用水冲洗过的,没冲洗时菜叶上布满了“矿石粉”。春节铁厂放假,他在此种的蔬菜才看得见绿叶。

    在靠近公路的围墙一侧,有一小块菜地,菜叶上就有一层铁灰色的“矿石粉”。

    进村调查

    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暴露出来。村民反映,屋顶上一周能收集一塑料桶“矿石粉”;太阳能热水器聚光板被“矿石粉”覆盖时,即使有太阳也用不成热水;水箱、水井里到处有“矿石粉”的沉淀物。铁厂生产时,村民炒菜,开门窗会遭“矿石粉”入侵,做出的饭菜没办法吃;关上门窗又满屋都是油烟,呛得人受不了。村民担心:

    长此以往,古城村会不会变成“肺病村”?

    进村前,炼铁厂附近的一家铸造厂管理人员对记者说:“附近的铸造厂也是‘矿石粉’的受害者,炼铁厂生产时,铸造厂的车间里也会有‘矿石粉’飞进来。员工们都感到很难受,但却无可奈何,因为大家都是‘兄弟厂矿’,不便撕破了脸去指责对方。”

    在离该厂房四五百米远的地方,新修了一个“茅草房改建试点村”,已有50多户、200人左右搬进了这个“新村”,李琦家也有一大幢房子在新村里,而且是最高最大的那幢。

    然而,“新村”依然逃不脱“老问题”的困扰。村民们说“矿石粉”影响着他们正常的生活,威胁着他们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

    32岁的李长荣刚从附近的一家铸造厂下班回家,他家的房屋正好在“新村”临街一排的正中央,往左往右数过来都是“8”号。但这个“8”并未使他家逃离“矿石粉”的污染。站在李长荣家的楼顶上,能看见远处“云川工贸”铁厂的烟囱。他指着自家屋顶的一个面积约6平方米的顶棚说:铁厂冒烟的时候,如果出太阳,会看见黑烟外面有一颗颗“闪亮闪亮”的东西,从空中坠落下来,这就是“矿石粉”。他家一天要从顶棚上扫下一大碗。风大时,这些“矿石粉”还会钻进他们家里去,人在家里很难受。他说,自己和妻子都患有慢性支气管炎,村里还有些人患这样的病,他不知道这些病与“矿石粉”的污染有没有必然联系。

    记者在王晓军家的所见所闻,与在李长荣家里大同小异。王晓军说:“铁厂生产时,‘矿石粉’会飞进厨房,做出的饭菜没办法吃;关上窗户油烟又出不去,呛得人受不了。我们太受罪了,希望政府部门处理一下!”

    村民潘理忠的住房不在新村,离炼铁厂较远,但仍然避不开“矿石粉”的侵害。潘站在自家屋顶上,指着下水洞说:屋顶“矿石粉”多的时候,有一二厘米厚,能堵住下水洞,一周能收集一塑料桶甚至一桶半的“矿石粉”。潘拿出自己在县医院拍的X光片告诉记者,他的肺部已有阴影,经常咳喘。潘的妻子黄美仙补充说:“我也有支气管炎,经常咳嗽。”她顺手从屋顶太阳能热水器的水箱里抓出一把黑乎乎的东西说:“这些也是‘矿石粉’,我楼下的井里打出来的水里也有!”

    在村里,记者看望了手脚已经浮肿的74岁的村民李芹芳,他告诉记者,自己有肺病,最近两三年显得特别严重。

    村民陈韩说,自己的父亲于1996年死于肺病,年仅58岁;同村还有一个年近70岁的张兵,也于2005年死于肺病。他认为,村民的疾病与“矿石粉”的污染有关。因为该铁厂建厂20多年来,冒黑烟和天空中掉“矿石粉”的问题一直就没有解决。

    在现场,没有一个村民否定“矿石粉”对环境的污染和对村民健康的不良影响。有人甚至担心:长此以往,古城村会不会变成“肺病村”?村民们说:工厂赚钱是应该的,但不能以牺牲村民的健康为代价来炼铁。如果绝大多数村民的健康受损,那排污者就是历史的罪人,他们应该被送上被告席,他们有可能会付出巨大的代价来赔偿村民受到的损害。

    云川工贸

    工厂暂时没有生产,是因为春节放假。李天颖说:没有,一点都不会(污染)!我们有环保局的排污许可证。李琦说:有工厂必然有污染,关键是看(排放)是否达标。那片梨树是我在位时种的,我家祖祖辈辈都是这个村的人,我不可能污染(这个村)。粉尘(注:即村民所说的“矿石粉”)不一定是我们排放的。

    记者一行来到云南云川工贸有限公司。带路的员工告诉记者,该公司每月生产生铁600吨左右。近期没有生产,是由于春节期间工人放假。在厂办公室,一位叫李天颖的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谈到“黑烟”污染问题,他肯定地说:“没有,一点都不会(污染)!在古城村,有十多家铸造厂,是哪家污染,谁也说不清楚。我们有环保局发的排污许可证。”李天颖随即让人拿出由晋宁县环保局颁发的排污许可证,让记者验看。

    不一会,原村党支部书记李琦站起来说:“有工厂必然有污染,关键是看是否达标。梨树是我当年在位时组织村民栽种的,我不会既栽树又毁树;我家祖祖辈辈都是这个村的人,我不可能去污染它。粉尘不一定是我们的。”李琦随后又解释说:1984年办厂时,他还没有当支书;他是1993年才当村支书的,因此不存在以权谋私的问题。

    环保局长

    粉尘会对村民的健康产生直接影响,环保局已通知“云川工贸”停产整顿。环保要对环境和人民利益负责,哪怕只有一个人举报,我们也会认真查处。

    2月13日,晋宁县环保局局长陈兆留告诉记者,古城村环境污染的问题已引起县环保局的重视,环保局已对“云川工贸”下发停产整顿通知书。

    据陈局长介绍,晋宁县新街乡一带,由于历史原因形成了较多的铸造厂,且多集中在乡村集体的空地上。随着乡村规模的发展,铸造厂附近村民定居的数量增加。过去县环保局整顿过一些对环境污染严重的铸造厂。而炼铁厂由于用煤量远比铸造厂大,生产工艺也与铸造厂不一样,加上不少小型炼铁厂设备比较落后,有些炼铁厂的炼铁炉在冷却后还要用炸药来炸,才能清除炉渣,“出黑烟”的现象比较普遍。“云川工贸”的炼铁厂就属于这样的厂。解决“黑烟”问题,关键是加厚烟囱的布袋,减少粉尘对周边村民的危害。炼铁厂要对村民的健康负责,因为粉尘确实会导致大量的呼吸道疾病。由于“排污许可证”是一年审核一次,炼铁厂排“黑烟”的问题,只有在它生产时有人举报,才好处罚。这次举报时,该厂没有生产,只得通知其停产整顿,要合格了才能重新开工生产。陈局长说,作为污染企业,要在整顿中求生存,在整顿中求发展。

    (滇池晨报)




新闻搜索


推荐文章 精彩图片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电话 |  网上投稿
云南日报网 云ICP备020002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n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1999.11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