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 闻 | 云南 | 地产 | 法律 | 报刊 | 娱 乐 | 文化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 时 尚 | IT | 汽车 | 各地 | 读图 | 专题 | 短信 | 邮件
王玲:做真正的“红旗”校长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身为老师,女儿在学校被打,她对女儿说:“你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被打了不要来找我;”身为班主任,她没有搞特权,要求在自己班上的女儿“有事回家说”,所以直到毕业,学生们才知道原来和班主任的女儿同班;身为校长,她让读师范大学的女儿到自己的学校免费打工;身为母亲,她抱着先成人后成材的心态,给三岁的女儿三次机会学捉泥鳅,此后“三次机会”成了女儿成长中不成文的规定;她没有为女儿做过一次听写,没有为参加各种考试的女儿做过一顿饭,没开过一次家长会……面对女儿“您眼里永远只有您的学生、学校”的呐喊,她泪流满面……

      她告诉女儿,“得到别人夸赞的人,身上肯定有优点,你应该去看人家的优点,在完善自己的同时,也获得朋友。”在女儿的成长路上,她看到了独立孩子的沟通能力和明辨是非能力,她坚信活动中的孩子最聪明。所以她坚信,只要社会、家庭学校联动,孩子就有良好的成长机会——这就是王玲,昆明红旗小学校长,一个纯粹的教育工作者。

        

        

     校长是最会教书的老师

      真有人天生适合当老师的话,王玲当是其中之一。高中毕业下乡当知青,因年龄小幸运地被挑中当上代课老师的王玲,在淳朴的孩子身上读到了快乐,也读到了孩子对知识的渴望和孩子带来的成功喜悦。于是,在以抓红、白豆决定回城的潮流中,抓到红豆的王玲回城考上了昆明师范学校,开始了她一生的教学之旅。

        

        

     如果说知青时代的王玲对教育抱有好奇心,师范毕业走上讲台的她已经脱胎换骨,这时的她有经验,也有知识。虽然还会为学生的好成绩激动,王玲却感到了更多孩子面对学习的压力,“学生学不进去,肯定与老师有关。”她开始认真总结教学经验,开始对教学方式进行反思。是授人以鱼还是授人以渔?再三琢磨研究,王玲明白了“学生的学习兴趣在老师,课堂上老师必须抓着学生的思想走,而不是就课文而课文”。她在班上推出了兴趣教学,提出了解题目知大意、释词义知诗意、连词意知诗意、知景物想画面、赏词句知诗意的小学诗词教学分步走教学模式,让学生在短暂的两个课时后掌握自学能力;对学生最害怕的作文,她提出人、事写作法,她给学生们分析说:人主要写外貌特征和内心世界;事要写起因、过程和结果。课堂上她用生动的故事引导学生的兴趣,最大限度地引发学生的想象,尽量缩短课堂时间,减少家庭作业;课后则推介学生读小说、散文。“一般的课文20分钟就讲完了,最难讲的《火烧赤壁》用了一节课。”

        

        

      多年后,王玲的教研成果在昆明教育界传开来,她成了学生、家长喜欢的老师。而她独特的古诗词教学,也获得了国家教育论文三个大奖。

      而今,身为校长的王玲已经很少上课。红旗的孩子尽管喜欢这个和蔼的校长,却对校长的教学能力讳莫如深。一次偶然的机会,五年级某班的语文课迎来了学生们猜测已久的校长。一堂课后,这个班学生在给王玲的信里写到:校长讲的课我们很喜欢,大家都听得懂,作业又少,原来校长是老师中最会教书的人。

    解放自己才能解放学生

      不管教育界还是学生及其家长,这些年听到最多说得最多的莫过于学生减负,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家庭作业。虽然叫得响说得多,减负也只不过是大多数学生家长可望不可及的梦想,下班回家还得盯孩子做作业,不管自己教还是请家教,哪怕做到夜里十一二点,孩子的作业总要完成。学生没有或少有家庭作业会怎样?学习成绩真的就跟不上?王玲深知其中的奥妙。任科任老师和班主任的那些年,她的语文课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她给学生的家庭作业却很少,有时甚至没有。但从她班里走出去的学生,语文成绩一直都很好,毕业考试的平均分都在85分以上。在减负的呼声中,站在校长岗位上的王玲这样要求自己的老师:是否以学生为本。如果学生完不成作业,请老师反思作业是否布置多了;只有老师先解放了自己,才能解放学生。

      对学校和教育,今天的王玲更能理解其中苦乐。“学校就应该是乐园,分数只是尺度。”在考核中,王玲更看中老师教学的过程,因为老师在教学的过程中有没有尽心尽责比分数更重要。在孩子的成长中,快乐最重要,是个人一生成长的基石。虽然快乐无法衡量,但孩子一旦失去了快乐,便什么都没有了。王玲记忆里有这样的例子:一个在加拿大长大的孩子到红旗小学上学,为了让这个孩子尽早适应国内的教学环境,第一学期学校给了个特例,让孩子试读,没有作业也不参加考试。当时这个孩子很快乐,见到谁都笑。第二年,孩子的父母在征得学校同意后,决定让孩子在这里正式上学,面对考试和作业的压力,这个孩子很快便失去了笑脸。王玲触动很大,开始对学校教育更深层次的反思。“优秀的学校不是制度化,而是人文化。”找到这个答案的王玲提出了“教师师德比知识面更重要”的管理理念。

        

        

       王玲认为,老师一味要求家长怎么做是教学失败的表现。如果一个班里50个学生都很优秀,只有10个学生学不好,老师就必须分析和反思与这些学生的沟通过程。“我们曾经有个班,在全校都忙着复习准备参加期末考的时候,班上的学生开始在同学间、班级间卖明信片、玩具等。班主任知道这件事后,没有暴跳如雷,而是让学生先回家与家长交流,过后老师再与学生沟通,明白事情真相后,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对老师的管理,王玲的要求是“有火到校长办公室发,不要冲学生更不要冲学生家长发”。而更多的时候,王玲则以行动影响学校教师。所以在学校教师的心目中,王玲更多的时候是他们的好友。

    打造人文“红旗”

      在管理与教学之间,老师面对的群体相对单一,几乎是一张张白纸,老师可以在上面画上绚丽的色彩。当学生们走上社会、做出成绩,老师的成就感不言而喻。如果让你在校长与教师之间重新做选择,你会选谁?“教师。”没有一丝犹疑,王玲脱口而出。红旗小学的老师们都知道,只要有课上,他们的王校长就“哼着歌进教室”。作为2000多名学生的一校之长,在保障学生的安全学习环境之外,王玲肩负的还有学生家长的期望值。尽管今天的红旗已经拿到了省、市、区三级文明学校,将“该拿的奖项都拿到了”,王玲没有停下来,却多了一丝忧虑。俗话说办学难办名校更难,“红旗的未来该怎么走?”成了横亘在王玲面前的难题。在众多成绩面前,红旗的发展惟有创新一条路。“我的目标是创建云南省一等一级师范学校,打造书香校园。”这是王玲的决心。在“一流学校做文化”的潮流中,组织文化、品牌文化是外在特征;课程文化(包括区域、地域文化)的教育是内在因素;教师文化是动力;学生文化是学校文化的发展之源。教师文化是决定因素。“教师是水,校长是鱼。”看到这一点的王玲开始注重提高教师品位,专门请来营销专家田刚培训全校教师的谈话艺术,“学生的教育学校占60%的比重,我不希望家长教学生,只希望他们能和老师配合,学生家长抱怨是老师与之缺乏沟通的结果。”成长期的孩子很多时候做法对说法不对,因而教师的换位思考很重要。

      一个期末的上午,一个丢失书包的学生家长被老师找到学校,老师让家长“重新给孩子买教材,不然就复印。”得知此事的王玲当着这位老师的面对学生家长说:“你把我的书给孩子用,我可以向其他老师借。”没有大而化的训导,校长王玲用言行将她人文文化校园的理念诠释在每个细节中。管理过程中,沟通无处不在,看到了学校与家长、老师与学生、老师与家长之间沟通不到位产生的一些问题,王玲要求教师们对自己的沟通负100%的责任,“沟通必须产生好的效果。”

      作为昆明最大的小学,焕然一新的红旗小学充满欢声笑语,学校大门内的操场边上,白底红字的办学宗旨引人注目,“创教育之新,育创新之人”。这是王玲的杰作,也是她的心声。

      本刊记者 戴诚  /文  王毅/摄影  《大观周刊》2006年 第十一期




新闻搜索

推荐文章 精彩图片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电话 |  网上投稿
云南日报网 云ICP备020002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n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1999.11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