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 闻 | 云南 | 地产 | 法律 | 报刊 | 娱 乐 | 文化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 时 尚 | IT | 汽车 | 各地 | 读图 | 专题 | 短信 | 邮件
王玉珍:梅花香自苦寒来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今年4月的云南省文化艺术人才表彰大会上,王玉珍和著名作家彭荆风等艺术家一起,被授予云南艺术突出贡献奖。那一天,与王玉珍获得梅花奖相隔15年,也是她艺术生涯中的第48个年头。

      在云南滇剧艺术界,王玉珍是一个时代的符号特征。她是第一个将京剧艺术融进滇剧表演中的演员;是云南省第一个梅花奖获得者;也是云南省第一个出邮票的戏曲艺术家。 “若要人前显贵,别怕吃苦受罪”,王玉珍之所以能够遥领群芳,正是由于她受过千辛万苦,练出来的一身本领。生命的轨迹,细腻而蜿蜒;而成长,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甜蜜而痛苦的。因为有太多的不解与困惑,太多的任性与执着,太多的烂漫与思索。源于对滇剧艺术的执着追求,王玉珍有了今天的成就。回顾往昔,似水流年,流年似水,往而不返;渴求与无奈,都无所循形。唯有在心灵庞大的土地上,独留一方对艺术不悔的热情,让她在物欲享受肆虐的今天,得以静静的休息,让困惑的心得到清清的解答,给心灵带来了静静的快乐。

    博采众长,一人千面

       博采众家之长,有人说她在“拼盘”,观众说这是“创新”。

       王玉珍在滇剧界尽人皆知。她13岁出任主角。在40多年的舞台表演中,王玉珍塑造了穆桂英、赵京娘、白素贞、苏云妆等众多不同时期、不同人物性格的妇女形象,在滇剧界留下了“一人千面”的赞誉。

    的确,王玉珍既有浑厚圆润的好嗓子,又有一身娇健无匹的好武功。她既能演《京娘送兄》、《云妆皇后》这样的青衣戏,演得颇具大家风范,又能演《白蛇传》、《红娘子》和《孔雀岭》,而且演得满堂生辉;她既擅长演武旦和刀马旦戏,如《杨门女将》、《关山碧血》等是她的拿手戏。不仅如此,老生、花脸、小生、武生和老旦,她也在行。

       王玉珍善于广纳博采,她曾师从滇剧 “青衣皇后”、“滇剧皇后”碧金玉和京剧大师关肃霜等前辈大师,学到他们纤巧阴柔细腻的一面,使她在进一步掌握艺术节奏感和人物造型美方面,受到过了多启发和影响。在《活捉王魁》、《桑园封宫》中,王玉珍许多优美动人的“圆场”和独具匠心的武打,按她自己的话说是跟师傅学来的,有一些动作的窍门,却是她自己琢磨出来的。

       这是王玉珍艺术生涯中能够不断丰富、精进不已的一个重要因素。

       艺匠和艺术家有很大的差距,艺术家必须有艺术的借鉴能力和知识的积淀。王玉珍在舞台上是唱做念打、举手投足的大家,生活中也细腻多彩能书善画,缝补、挑花、针织、下橱,但凡女活,王玉珍样样精通。

       王玉珍今天的艺术成就,除了她很高的艺术天赋外,更离不开她少年学艺时的苦练。

    30年后续前约

       自登上滇剧舞台,王玉珍几十年没有在家里过过春节,直到今天,已经退休在家的她节假日里仍然忙着参加慰问演出。2000年,为了照顾母亲,王玉珍在交响乐团弹钢琴的儿子申请调入滇剧团,陪母亲下乡演出。“所有的辛酸与汗水,都在观众的鲜花和掌声里化成幸福,虽然今天的生活依然清贫,但我无怨无悔。” 在文山演出时,被她的角色打动的观众自发凑钱买来彩带给带上,每天有老乡请吃早餐……王玉珍深爱这门艺术,而这份热爱来源于父亲的影响。他的父亲虽只是一名普通工人,却对滇剧情有独钟。于是,幼年时的王玉珍便在父亲的肩背上,观赏滇剧的的唱念做打。一次观看《云妆皇后》的演出,他的父亲指着戏中主角苏云妆对王玉珍说:你以后也来演这个角色。父亲的鼓励与耳濡目染,埋在了王玉珍心里。小学毕业后,没有任何基础的王玉珍考上了云南省文化艺术干部学校(省艺校前身)。

       在戏校,王玉珍是班里是最小的一个女生,个子最小,最瘦弱。因为没有任何基础,在入校3个月后的抽查中被分到了乐队。年幼好玩的王玉珍并不知道,进乐队已经意味着她艺术生命的终结。就在这时,教武术的梁德祥先生发现了她,并向学校立下了“半年内改变王玉珍”的军令状。从此,演员队的练功场上多了个瘦小的身影。一年后,在全校的汇报演出中,替补上场的王玉珍以扎实的武功根底、到位表演、清脆的唱腔,征服了全校师生,争取到了“重点培养”机会。1959年,在参加青年演员汇演的剧目《百花张四小姐》中,王玉珍第一次将京剧艺术的花枪打出手搬到滇剧舞台上。成功的演出,奠定了她文武并重的发展路子。

     “学得好是戏,学不好是气。”戏校里流传的这句谚语在逐年成长的王玉珍心里生根,她学习更刻苦了,不管天晴下雨还是大雪纷飞,她总是第一个起床,练功、调嗓;吃过午饭,是老师为她安排的书法学习时间,晚上昆明各大剧院的演出场所,成了她偷师学艺的最佳场所——她跑到后台看关肃霜化妆,学舞台上青衣的唱板,琢磨武生的翻腾跳跃……超负荷的锻炼与窘困家景不能提供营养保障,王玉珍终于晕倒在舞台上。“学校排《拷红娘》的时候,与我一起入选的几个小演员趁老师不在,都跑去玩了,教唱腔的老师回来时只有我一个人还老老实实地在练,老师被感动了,认为‘这个娃娃绝对培养得出来’。从此以后,老师专门给我开小灶,教我唱腔,也教我保护嗓子。” 常言道“功到自然成”,肯苦下功夫,是王玉珍学艺的秘诀。

       30年后,当滇剧院的编剧为王玉珍量身改编《云妆皇后》时,穿上一身戎装的她如在梦中。

    梅花之梦

    仅有好的编剧、导演和舞台效果,没有好的演员,等于失败了一半。1981年,已经在云南省滇剧团工作多年的王玉珍终于如愿拜在关肃霜的门下。同为刀马旦戏路的王玉珍在一代京剧大师的指导下,如鱼得水,不仅将京剧的化妆融进滇剧,还将关肃霜独创的靠旗打出手融进其中,形成了自己的戏路风格。关肃霜对这位带艺从师的滇剧弟子也格外重视,在王玉珍准备参加当年云南省第一届青年演员紧张排练时,亲自到场指点化妆。师生的第一次合作,为王玉珍赢得了第一个一等奖。

       1985年全国戏曲观摩演出,是师生的第二次合作。王玉珍在准备参赛曲目时,除了定下的武戏《关山碧血》外,关肃霜还坚持让王玉珍准备文戏《京娘送兄》。尽管不喜欢这出青衣戏,但老师喜欢,王玉珍只好硬着头皮准备。汇演时,王玉珍将自己的唱腔、身段和表演发挥得恰到好处,得到了非常高的评价。有评委在汇演后找到王玉珍,赞扬其生动到位的表演完全可以获得梅花奖,并力邀她参加梅花奖的评选。“当时获得了文化部汇演的一等奖已经很满足了,也不知到梅花奖,听到评委的介绍,才觉得应该也一定要争取这个奖项。”

       生活总是爱跟人开玩笑,或许这正是天降大任的考验。一心想争取梅花奖的王玉珍不曾想到,这个梦想会因为没有支持一揣6年。直到1992年,年已44岁即将失去梅花奖参评机会的王玉珍终于鼓起勇气,争取到了一笔参赛经费。当时剧场在维修,王玉珍只得在剧院的舞美车间排练。当剧组同心协力地排好剧目赶到北京,正遇上梅花奖获奖演员在京演出,带队的滇剧院长戏说王玉珍是“上钢板”来了。最终,王玉珍还是凭着过硬的本领,以准备好的3出剧目中的角色钟离春、赵京娘和苏云妆,征服了所有观众和评委,以第一名的成绩捧回了梅花奖。

       在当前戏曲人才寥落之际,王玉珍还在守着阵地,她不愿屈从于走穴赚钱,不原改变纯正、健康的艺术风格,“因为那样的艺术形式不严谨”。拿她自己的话说:“艺术,永远没有止境,我直到现在还无时无刻不在学习,天天练功吊嗓从不间断。”难怪台上的王玉珍看上去仍然年轻,这大概就是她的秘诀。

       戴诚/文 王毅/图《大观周刊》2006年 第二十一期




新闻搜索

推荐文章 精彩图片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电话 |  网上投稿
云南日报网 云ICP备020002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n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1999.11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