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 闻 | 云南 | 地产 | 法律 | 报刊 | 娱 乐 | 文化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 时 尚 | IT | 汽车 | 各地 | 读图 | 专题 | 短信 | 邮件
周俊:科技改变生活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周俊,我国著名植物资源与植物化学家、药用植物化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1958年华东化工学院制药工程专业毕业,志愿到云南从事植物资源和植物化学研究。1986年获“国家有突出贡献的青年专家”称号,1999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他共发现植物新化学成分400余个,发表学术论文245篇,出版专著一部,获多项国家级、省部级奖励。现为“植物化学与中国西部植物资源持续利用”国家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主任。

    他是一个外乡人,却对云南爱得深沉,并最终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收获梦想。

    他是一个科学家,却最具人文关怀意识。在他高深的研究领域之外,他最关注的却是行道树的选择、绿化的布置这类“小事”。

    他的大半生都在严谨的治学态度中度过,是一位守得住寂寞和清苦的学术苦行僧。如今,他已到古稀之年,仍一如既往地在科学的领域中继续探索,以实现自己那个“用科学重大发现改变社会面貌”的诺言。

    周俊很忙,约了很多次才抽出时间接受记者的采访。作为我省为数不多的中科院院士之一,他每天大量的时间都用在了科研上,但是,他又至为关心社会公益事业。只要是与植物有关,与科研有关,他总会第一时间出现在各种研讨会上。作为一个青年时代就立下科学报国之志,并最终收获成功的科学家,周俊对“科学上的重大发现总是能给人类生活带来巨大改变”这句话有着最为真切的理解。

    1954年,还在华东化工学院制药工程专业上学的周俊到内蒙赤峰制药厂毕业实习。仅仅为了降低厂里生产的肥猪粉的生产成本,让更多人用得上这种新东西,他与同学黄以诚凭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闯劲,刻苦钻研,勇于创新,终于研究出了用廉价原料代替昂贵试剂改进其生产工艺的方法。为此,他被学校树为了敢想敢做的标兵。这段年轻时的“小事”让周俊坚定了搞科研、出成绩,造福民众的想法。接下来的40多年,他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热爱的植物资源和植物化学研究,特别是药用植物资源和化学研究中,并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回想起曾走过的风雨岁月,周俊尤为感慨的,是对科学未知领域探索的渴望成就了他的一生。因此,在谈到科技对社会的影响力时,周俊语气坚定:“科技的影响力可以说无处不在,没有科学的发现、科技的进步,很难设想我们今天社会的模样。”

    带着科学研究改变人类生活的理想,大学毕业的周俊带着满腔热情来到了祖国的西南边疆,从此便在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开始了他长达40多年的研究生涯。1958年9月,周俊从上海到达昆明。当时,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还只是北京中科院植物所的一个工作站,其设备和人才条件都很差,仅有一个老式旋光仪和一台溶点测定仪,只能做一点油脂和芳香油的初步研究工作。周俊以巨大毅力组建了药用植物化学研究小组,培养和引进人才,购置设备,从无到有地建立了玻璃灯工房、元素分析室,有了药物提取分离设备,到1961年已能分离植物化学成分并鉴定结构。1964年研究室改名为植物化学研究室。周俊一直是植物学家蔡希陶、吴征镒领导的这一研究室的实际学术负责人。他积极在植物资源应用基础研究上大胆提出很多有创造性的见解,作出了很多贡献。

    周俊的专业是植物化学,他笑称:“不要以为科学家研究的领域很高深,与普罗大众的生活没有太多关系。其实,我们的科学研究成果与人民生活可以说是息息相关。”为什么这么说,周俊举了几个例子。他说,每种植物都有其化学成分,而这些化学成分可用来生产人类的各种基本生活资料,譬如:淀粉、油脂、蛋白质。云南被称为植物王国,全国3万多种植物,云南就有1万6千多种。面对这么多的植物,周俊最早提出了植物用途多样性这一理论。在他看来,植物物种的多样性带来的就是用途上的多样性。植物可以吃、可以穿、可以用,可以治病,而这些功能,都需要科学家去发现,去利用。科学研究发现,人体所需的一些激素,如甾体激素、性激素、抗炎激素等,都需要一种原料,而这些原料都是从植物中提取分离出来的。为了找到这种原料,周俊和他的同事们一起,从1959年到1964年,进行了长达5年的科技攻关,并最终从植物中寻找到了国家急需合成甾体激素和避孕药的原料薯蓣皂苷元,并由此获得全国科学大会奖。

    “这种紧缺原料的找到,可以说为人类健康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这样的科技成果,只是科学研究中的一个缩影。你可以想想看,无数科技成果的出现,能为人类带来多大的益处?从这个角度来说,科技改变生活是确确实实的。”周俊很中肯地说。

    这次成功让周俊看到了科技的曙光。以此为基础,先后发现了296个新化合物,其中新类型5个。在这个基础上,他开始了对云南白药的研究。用数年时间,周俊搞清了白药的原用植物化学成分。配合上药理,开发出了一系列的新产品,使云南白药改变了仅有粉剂的局面。接着,他又从白药中发现了止血的化学成分,开发出了宫血宁胶囊。以此实现了他“科技转化为生产力,服务人类生活,为云南人民做一些有益的事”的理想。

    如果说,这些都只是“高新技术”,离我们的生活有一些距离。那周俊做的另外一些事,则又将他科技的发现与生活拉近了距离。周俊笑称,以前,野山茶都是单瓣的,而现在的山茶则都是重瓣的。这都是植物学家经过研究、培育出的新品种。“你说,这些离人们的生活近不近?至少,科技可以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有趣起来。”周俊幽默地说。

    “云南和全国相比,还比较落后。这就更离不开科技的帮助,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科技的作用是无可估量的。”面对未来科技的挑战,周俊充满信心。

    本刊记者熊燕(影响力 第13期)




新闻搜索

推荐文章 精彩图片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电话 |  网上投稿
云南日报网 云ICP备020002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n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1999.11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