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 闻 | 云南 | 地产 | 法律 | 报刊 | 娱 乐 | 文化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 时 尚 | IT | 汽车 | 各地 | 读图 | 专题 | 短信 | 邮件
生死之间——茶马古道最后的马锅头夫人的葬礼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一大清早,寺登这个平日空旷而宁静的四方街上开始喧闹起来。头一批来的人是一群妇女,手中拿着木鱼和经筒,细声地相互交流,好像在安排什么事情。村里的老人也渐渐聚集到四方街上,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事情的发生。稚气未脱的孩童也三三两两地在四方街上跑来跑去,似乎在盼望着一个预料中的热闹场面。另外还有一些人,进进出出兴教寺,正忙碌着在四方街上布置香案和陈设。不错,这又是寺登街的一个出殡的日子。

    寺登是剑川沙溪的一个白族聚居的村落,曾经是茶马古道上的一个重要驿站,这里的葬礼也有些与众不同。这里我们体验到的是寺登街葬礼的一个重要仪式——路祭。

    死亡是每一个人都要面对的,而葬礼则让我们感受到死亡的神秘和神圣。寺登的每一个人在去世之后,在家中停灵一个星期左右,在选定的下葬日期那一天,他的亲人们都会在四方街上举行一个隆重的告别仪式,为死者超度,祈求神灵的庇护,保佑他们顺利地到达阴间,免受磨难。

    寺登的路祭通常在兴教寺前举行。兴教寺是沙溪坝历史最为悠久的寺庙,有近600年的历史,它与寺登戏台对峙于四方街两侧,是寺登,也是沙溪坝最重要的公共场所之一。在兴教寺前举行葬礼,人们认为更易于接近神灵,获得神灵的保佑。

    这天出殡的是一个马锅头的遗孀,她是茶马古道上最后一代马锅头夫人。这位老人在34岁时失去了丈夫,凭着顽强的意志和坚定的信念,把两个小孩抚养成人,自己也一直活到了90多岁。透过老人安详和无怨的遗容,你几乎看不到她曾经历过的不幸和痛苦。

    年过90才去世的老人,通常都是寿终正寝,无疾而终,属于喜丧。不同于多数葬礼一律以白色来寄托哀思,喜丧可以使用红色,比如贴红对联,以此赞叹老者的长寿,表达对逝者的尊敬和思念。所以这样的葬礼并不让人感到肃寂和恐怖,反而在沉重之外有一丝解脱的愉悦。

    四方街上已经响起了诵经者的喃喃细语以及连绵不断的木鱼声,孝子们都跪在诵经队伍的后面,正朝着死者的灵柩悲伤地恸哭着。女人们的哭声缓缓地传递到四方街的每一个角落,渐渐掩盖了男人们的抽泣声,村中四邻的叹息不时可闻。整个四方街中弥漫着一种对死者的怀念。

    在众人沉静的悲伤一刻,在生与死彼此接近的时候,我们也屏息感动,体会这停滞的时光。然而,作为一个旁观者,这还不等于葬礼的全部,所有这些和葬礼相关的陈设都非常特别,勾起了我进一步探究的兴趣。

    在死者的灵柩上有一个制作十分精美的罩子,它叫“棺罩”,是本村的老人自己制作的公用物品,只要出殡便能看到它的身影。灵柩前依次摆着一张桌子、一把靠椅,上置毛毯,设案焚香,备有饭、菜、烟、酒、茶。这看似一般的桌椅,却大有讲究。这不是为别人准备的,而正是为死者准备的。白族人都认为死去的人只不过是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去了,他们和活着的人们一样有同样的需要,所以,死者应该坐着享用食物,接受着孝子们的朝拜和尊敬,体现出白族“死者为大”的风俗。

    虽然桌子上摆设着的供品五花八门,但是最能引人注目的还数那对纸糊的“小人”。问过老人才知道它们俩叫“接引童子”,是从阴间派来接死者的,是怕死者不识去阴间的路,途中迷路。这两个童子也是当地的老百姓自己做的,制作工艺是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虽然这只是用竹子编织成人形后,简单地糊了一层彩色的纸,但是效果却是栩栩如生,加上它传递的含义,真是不得不叹服这里葬俗的严密和细致了。

    孝子、孝女们都低着头在后面跪成几排,虽说我不认识他们,但是我一眼就能分辨出他们不同的身份。这不是因为我有特异功能,而是历史悠久的白族人民的葬俗十分严整,从人们的衣着上就可以轻松地分辨他(她)与死者的关系。这就是白族“戴孝”的风俗。

    戴孝有两类——“披麻戴孝”与“戴孝”。凡死者的弟妹、子媳、侄甥等直系亲属均需披麻戴孝;男性头上带麻布孝帽,身着白布孝衣,肩披麻布片(以前),腰拴麻绳;女性则头扎白布孝帕,额顶打结,身穿白布孝衣,腰拴麻绳。孙辈男性头戴白布孝帽,腰拴麻绳;女性头戴白布孝帕,腰拴麻绳。重孙头戴“孝孝花”,腰拴麻绳;女性头戴白布孝帕,腰拴麻绳。这里的麻绳白族人叫它“孝带”,而看似相同的“孝带”却有很多考究(下面会具体说到)。“孝孝花”是表示死者四世同堂,对于重孙来说这种孝是一个“花花孝”,是一种孝中吉利。

    在整个葬礼中还有许多会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东西,但是意味深长。例如走在最前的那个男性孝子,手里拿着一根带竹叶的细竹,这是“孝子旗”,一般由死者的长子来拿。“孝子旗”也叫“引路幡”,是带领死者踏上他的另一个征程的指引。还有两个孝子手中杵着两根长鞭,鞭子是用竹子做的,但是外面却缠着红白相间的纸条,上端还有一些用纸做的须。这是什么东西呢?这叫——“血流”。每个葬礼需要一对。“血流”一般由死者的亲侄子来拿,它是死者的一对“拐杖”,它们是为死者牵手的工具。

    对白族人而言,生与死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所属的世界不一样罢了。因此在另一个世界是当然少不了要花“钱”。为了使孤单的死者在远离亲人的世界里不至于太穷,白族人总会给死者准备一些“金钱”。但是白族人给死者准备的不是一两、二两的银子,而是一棵“钱树”,慷慨得让人感叹。或许我们只在神话里才听过“摇钱树”,但是现在“摇钱树”却活生生地摆在我们的面前。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佩服白族人的智慧和细腻了!他们竟把自己在另一个世界里的生活安排得如此地周到细致。

    这一天的路祭主要是村里组织的,但由于老人在四方街上的亲朋好友较多,他们也要在四方街广场上为老人设案告别。然而在没有举行完这个大型路祭之前,其它的路祭是不允许举行的。因此在整个葬礼中最热闹的场面总是在四方街广场上的祭礼。在以前,这种葬礼比现在还要热闹和隆重得多,因为在四方街广场上举行的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路祭,而是一场法事。要请宗教的法师来做法,为死者超度。后来法事被取消了,改作路祭的方式。这样也许更好一些,因为死了的人其实是什么都带不走的,繁杂的世俗还是得由活着的人来承担。

    生命的终结演化为生死两个世界的过渡,白族特有的葬俗把生死之间的神秘演绎得淋漓尽致,也正是这种神秘,给悲凉和痛苦的诀别凭添了几分依托、几分希望、几分热闹,也从另一个侧面显现了白族人民的历史和文化深厚传统。

    祭祀结束了,发丧的队伍缓缓地沿着曾经的茶马古道走去,走过古道,走向另一个世界,一个勇敢而坚强的老人结束了自己的一生,又将踏上一个新的征程。我不禁从心底里祝福她一路平安!影

    □ 杨爱华/文(影响力 第14期)




新闻搜索

推荐文章 精彩图片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电话 |  网上投稿
云南日报网 云ICP备020002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n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1999.11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