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 闻 | 云南 | 地产 | 法律 | 报刊 | 娱 乐 | 文化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 时 尚 | IT | 汽车 | 各地 | 读图 | 专题 | 短信 | 邮件
一个鲜为人知的历史文化名镇 三叹板桥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一叹  古迹耶?文化耶?

       二叹  作坊耶?企业耶?

       三叹  集市耶?城镇耶?

    清晨的阳光洒在老街古老的青石板上,翠华茶铺沿袭着几十年的传统,天刚亮就开了店门,刚被清水拭过的老木桌在阳光的照射下纹理显得格外清晰,传了几代人的杯盏静静地等候着下一个客人,掉了些釉的瓷缸里插着一束淡淡的素馨花,门后面的柱子上挂着一盏老油灯,如果停电它还能派上些用场。除此之外茶馆里再无他物,然而就是这样的简单却纯净得让人感动,淡雅疏兰,仿佛一幅凝固的油画……

      

    每天到翠华茶馆去喝口茶和老伙伴们聊聊天是王老汉几十年不变的习惯,“以前这条街那真是热闹啊,天蒙蒙亮就能听到马帮的马铃声,赶街、摆摊的人都赶早地来来往往,我们这里是整个坝子里最热闹的地方,卖什么的都有,谁都往这赶呢”。一说起当年的繁华,老人眼角闪烁着光芒。“可是这些年少了,少了……”,老人突然深深地叹了口气,再也不愿说下去。

    这里就是板桥镇——古丝绸之路的重要驿站,位于保山市隆阳区北面,素来有着“北津烟柳”、“梅花古渡”、“文献之邦”、“永昌粮仓”的美誉。这里还是全国重点建设集镇、云南省历史文化名镇、省级旅游小镇。如今大保高速公路和320国道从板桥穿过,当年滇西繁华的古驿道,而今每天的过客也不在少数,可是有多少人知道这个历史文化名城曾经的辉煌?这是头顶无数光环的板桥最现实的尴尬,关于板桥我们有很多话要说……

      

    一叹  古迹耶?文化耶?

    板桥的得名源远流长,据《保山县志》记载,公元225年,诸葛亮出兵擒孟获,兵临永昌,当时的永昌是一个大平原,却荆棘密布、古木参天,大河横流,仅以索舟摆渡难以过往。诸葛亮听说“古木参天”,立即传令:“架木为桥”。于是,在东河上架起木桥,面铺木板,称为“板桥”,板桥因此得名沿用至今。

    在整个滇西片区,板桥的文化资源并不逊色于其它的古镇,板桥著名的青龙街、卧佛寺、龙王塘、光尊寺等10多个景区都有着数百年的历史。然而,当大理古城、丽江古城、和顺古镇都已经名扬四海的时候,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古训在板桥却似乎并没有得到应验。

    板桥镇的青龙街始建于明朝洪武年间,聪明的板桥人在街道的建设上独具匠心,青龙街街心均以长方形的青石板镶嵌,其中街北、街南两端的街心中央以单排长方形青石板铺嵌,形似龙头、龙尾,街道中段则以双排长方形石板铺成,形似龙的身躯;石板的两侧则用鹅卵石铺成,恰似龙的鳞片,街南飞檐斗拱,雕梁画栋的亭阁酷似张牙舞爪的龙头,东西两村各为龙爪。从高空俯视整条街,仿佛一条蓄势待发的青龙盘踞在板桥镇的心脏。

      

    青龙街的每一户老宅都有着上百年的历史,建筑风格独具特色,家家户户的房子都是毗邻而建,户与户之间多同梁合柱,或是借梁生柱、靠墙立柱。在很多地方,邻里之间建房时常常为争个过道、下水沟而大打出手,可是恪守礼仪的板桥人多少年彼此共用着梁子、柱子却依然相安无事。街道的两旁房屋多是前店后宅式,临街的铺子就是每家的大门,从外面看每间铺面都很狭小,只是一个10平米左右的小屋,往里面看去却是别有洞天,一进是个铺着青石板的小院;再进又是个小花园,几个老人或是坐在那里纳鞋底、或是在谈论着各家的儿孙,坐看庭前花落花开,板桥人生活得很娴静;把头往里一探,居然还有——一片葱郁的菜地让人的视线一下子豁然开朗起来。在青龙街房屋至少都有三进,最深的从街面到围墙,进深长达80米,有着经商传统的板桥人建房子也那么有经济头脑。与大理古城的洋人街、丽江古城的四方街相比,板桥青龙街古老的层进式建筑风格恰恰是别的古城所没有的。然而,当洋人街、四方街,把古朴作为亮点发展旅游经济,当洋人街、四方街的老人们操着生硬的普通话和英语接待中外游客的时候,青龙街的古朴却让人更多地嗅到了一股颓败的气息,古老的街道由于年久失修有些破损了,两旁的铺面经过岁月的洗礼,油漆斑驳,墙壁也有些坍塌的迹象。唯有刻在青石板上的那些或浅或深的马蹄印,东西两头的戏台子,能留给人们一丝关于那座曾经繁华的千年古镇的遐想。

    在板桥镇的东北面有着号称滇西规模最大的古建筑群的——光尊寺,光尊寺是古代保山典型的三教合一的寺庙,是古代“南方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寺庙系唐朝天宝二年(公元743年)南诏皮罗阁为祭祀佛教尊神而建,占地面积9000余平方米。据史料记载,光尊寺原名“光金寺”,传说明惠帝被燕王朱棣追杀时,曾流亡云南渡过澜沧江进入永昌境内,直至光金寺,在光金寺住了三日离开后,寺内主持方知此人竟是皇帝,主持认为这是吉祥之兆,于是特更寺名为“光尊寺”。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中国远征军在光尊寺内设立了滇西抗战指挥部,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为纪念中国远征军赴缅甸作战的功绩,在光尊寺又成立了远征中学,教师多数为西南联大的师生。民主革命时期远征中学的师生为争取革命胜利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在光尊寺记者看到,这是一个层次分明、错落有致的宫殿积木式的古建筑群。据资料记载,光尊寺分七进五院,建有玉皇阁、圣母殿、观音殿、文昌宫等,然而这些仅仅是文字的记录,在现场记者已经找不到当年那样壮丽的景观。偌大的院子里杂草丛生,层进的院子里,第一层空空如也,第二层也是,第三层依然如此……墙角、房梁上集结着蜘蛛网,傍晚的阳光从破了瓦的屋顶上倾泻下来,踩在陈年的木地板上,耳边随即响起一阵不堪重负的呻吟,咯吱咯吱……仿佛在诉说一段历史。在这个院子的一角记者找到了贴在墙上一张泛黄的纸片,上面依稀可以辨认出有这样的字迹:“1942年至1945年滇西抗战指挥中心,主要会议由卫立煌、李根源在此召开。”这张陈年的小纸片成了远征军滇西抗战指挥中心的唯一标识。晚风吹过,院落背后的两棵老桉树在晚风中沙沙作响,岁月流转物是人非,唯一没有变的似乎只有它们,多少年了依然伫立在那里,见证着彼此的孤独。

    在板桥镇另一个堪称人间奇迹的景区——云岩卧佛,卧佛寺仿唐朝的建筑风格在我国的寺院是极为罕有的。记者看到巍巍的云岩山上古树苍天,郁郁葱葱,卧佛寺就建在云岩山的岩洞内,上覆以瓦,下盖石板,使得大殿与云岩山紧紧相联,浑然一体,大殿里还保留了原来洞中凹凸起伏的岩壁、石钟乳。据史料记载,明代地理学家徐霞客到卧佛寺游历之后,盛赞道:“洞与巩连为一室,巩高而洞低,巩不掩洞,则此中之奇也”。

      

    云岩卧佛始建于西汉末、东汉初,是保山最古老的名胜之一,又是我国西南边疆各族群众,特别是傣族朝拜的圣地。1961年缅甸前总理吴努访问中国时曾专程到卧佛寺参观。然而,遗憾的是这么多年来,卧佛寺的发展却真应了一句古话“墙内开花墙外香”,在东南亚地区声名鹊起的卧佛寺在云南却依然默默无闻。

    板桥镇的历史古迹还有很多,全国唯一供奉猪八戒的西庄寺、龙王塘水景公园、竹林温泉、白庙湖、碧龙庵……,而且板桥镇的景点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所有景区连贯起来呈一个月牙形分布,从镇南或镇北出发都可以沿路参观,不会错过一个景点。

    然而,拥有丰富历史文化资源的板桥镇,这么多年来文化产业发展的步伐却似乎有些不尽人意,当各个古城在发展文化产业和旅游业的道路上加足马力向前冲的时候,板桥的步伐显然是慢了。关于发展,板桥人自己是怎么看的呢?带着这个问题,记者走访了板桥镇党委书记田永学。

    “板桥的文化资源是非常丰富的,除了10几个景点之外,花灯、戏曲、饮食文化都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在古丝绸之道中没有一个驿站比得过板桥的,如果照着现在的基础全部恢复好的话那它就神了!”田永学激动地说。他同时坦言,板桥的压力很大,板桥是历史文化名镇没错,可是如果不发展就现在这个样子的话,老在盘历史促进不了发展。现在丽江发展得很好,和顺也打出了名气,可是如果照着他们的模式去做一个那样的板桥的话,那就没意思了,板桥有自己的特色,板桥应该走一条适合自己的文化产业发展路子。“我们确定的发展理念是在保护的基础上开发,当然单靠政府开发的话经济实力还不具备,在上级政府的领导下我们将积极营造环境招商引资,共同开发”。

    记者了解到,目前板桥的开发保护工作已经取得了很大成效,板桥镇全长2600米,宽28米的梅花大道目前已经全面通车,并且恢复了“北津烟柳”、“梅花古渡”等景观,现代化的建设风格体现了这里勃发的生机。记者在保山市隆阳区旅游局还了解到,在去年召开的国际旅交会上,隆阳区旅游局已经与上海市海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定了一份投资额3.2亿元的框架性协议,委托海湾公司对青龙街进行开发。据板桥镇党委书记田永学介绍,在海湾公司投资开发青龙街的同时,板桥镇将投资建设一个包括古道休闲居住区、文化广场、古道博物馆等设施在内的古道文化园,搜集整理板桥镇传统的花灯、戏剧等;同时将投资10万元重新编辑整理板桥镇镇志。“板桥在文化产业和旅游业的发展上确实慢了一拍,现在可耽搁不起了,板桥现在的项目很多,区建设局的同志现在常说‘照你们这种做法,建设局就只为你们板桥做事了’”。“2001年在对板桥镇古迹进行初步修整的时候,我们所有工作人员夜以继日地花了十来天时间初步完成对景区的清洁、整理工作,当时正值非典期间,市委熊清华书记检查验收后,称赞我们是‘小汤山速度’。板桥的开发建设只要我们保持这样的效率和质量,我相信一定能做好。”田永学信心很足。

    二叹  作坊耶?企业耶?

      

    板桥的农副产品加工业历来比较发达,特别是面条可以说是板桥的一大支柱产业,一度成为板桥镇的一张“名片”,在滇西一说起板桥人们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面条。

    在板桥镇2005年的统计报表中记者看到,2005年农副产品加工工业在板桥镇农村经济总收入中所占的比率是22%,其中面条、面粉加工业总产值达2012万元,在全镇农村经济总收入中占到了9.5%,面条加工业在板桥经济中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

    板桥面条从清嘉庆六年至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上世纪80年代,以金龙面为代表的面条加工业初具规模,并以良好的品质迅速打开了全省市场。然而,20多年过去了,板桥面条的发展还是停留在原来的那种分散加工、各自为政的基础上,依然没有走上产业化道路。板桥的面条多年来销售还局限在滇西片区,难以走出云南市场。

    在板桥镇88户大大小小的加工厂星罗棋布地分布在坝区的各个角落,这些加工户均为私营企业和个体户,永吉食品有限责任公司、金龙面有限责任公司、震华面粉有限责任公司、福临面条有限责任公司、福照面粉加工厂,5户企业是当地最大的几家面条加工企业,目前已初步形成产供销一条龙的模式。然而,其余的80几家加工户还是停留在原始的家庭作坊式的加工规模,主要靠为永吉面粉厂加工面条生存,永吉面粉厂的聚友牌系列面条年产量达10000吨,全部靠委托小型加工户来生产。

    面条产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故而进入该行业的门槛较低,只需要较少的资金垫本,聘请熟练工人就可以组织生产,由于生产技术、生产条件参差不齐,以假充真、以次充优的行为影响了板桥面条的品牌效益。

      

    到目前为止,板桥镇面条形成了金龙、飞鹤、保临、福照等20多个品牌,其中知名度较高的有“聚友”、“金龙”、“飞龙”3个。由于品牌众多,为了寻求生存,各个品牌之间打起了价格大战。震华面粉有限责任公司的总经理杨泽人给记者算了笔帐:一箱面条(50斤)的价格54元=47元的面粉+4元的加工费+3元的包装纸,这其中面粉的成本价是46元,面粉厂赚面条厂1元钱,面条厂的利润就是加工费,除去水费、电费,一斤面条能赚7分5厘,一箱算起来就能赚1元5毛钱,一箱面条的成本价是52.5元。杨泽人告诉记者,事实上很多时候他都是按成本价销售,因为自己还有个面粉加工厂,能卖就卖,不亏加工费就行了,只当自己是在卖面粉。可是有些加工户为了抢占市场甚至在做亏本生意,拿到盈江去卖52元一箱,自己倒贴上5毛钱。“这绝对不是明智之举”,这个做了40几年面条的老人痛心疾首地说道。他举了个生动的例子,“我们现在这些加工户都像是龟兔赛跑,第一次兔子大意睡了输了,可是第二次肯定没那么傻了,兔子把乌龟远远甩在了后面,偏偏前面遇到一条河,兔子束手无策,乌龟却又能安然地过去。如果兔子和乌龟能够同心协力,在陆路上兔子跑得快驮着乌龟,到了水路乌龟又帮一下兔子,那大家不就双赢了?我们现在这些加工户也是一样,如果大家心平气和地讨论一下,不打价格战那对大家都有好处”。

    除了本土的竞争外,面条产业还面临着原料不能自给的困境。据生产者介绍,面条的质量90%的因素在面粉,整个隆阳区种植的小麦虽然品种产量可以满足50%的面条生产,但至今没有进入面条产业的产业链中,面条加工与小麦原料生产相对隔离成两个产业,没有发挥出加工业带动当地农业的作用,也没有给农民带来任何增值的利益,同时面条产业的成本也无法降下来。由杨泽人的例子就可以看到,如果用自己生产的面粉来做面条的话,能比买面粉来再生产面条要划算得多,这样的话一箱面条就能多获利1元钱,相当于加工费利润的2 / 3。把面粉种植生产与面条加工业相配套,形成配套产业是大有利可图的。

    如何形成围绕龙头企业以名牌为中心的加工群?将面粉种植与面条加工业相配套,降低生产成本,走产业化生产的道路?这是吞了多年行业恶性竞争苦果的板桥面条加工户目前正在思索的问题。

    2005年底板桥镇的83户加工户联合起来成立了板桥面条商会,研究板桥面条产业化开发之路,初步规划通过“商会+企业+加工户”的模式,一方面积极培育扶持龙头企业,扩大宣传抢占市场;另一方面从源头抓好原料建设,作为扩大生产规模的基础,以板桥面条发展带动整个隆阳区优质小麦的生产,推动小麦商品化的转换率。同时,预期通过商会这个载体再把各个加工企业和加工户连结成一个整体共同开发一个产品,创一个品牌。“整合面条产业不可避免地要危害到一些加工户的局部利益,谁也不可能做到不顾自己顾别人,所以这个事还需要时间。”兼任板桥面条商会副会长的杨泽人这样说。

    板桥面条的产业化之路依然任重道远。

    板桥面条老字号金龙面有限责任公司的总经理魏宏凯对板桥面条的未来很有信心,他告诉记者曾经有北京的代理公司跟他联系做金龙面的品牌价值评估,被他拒绝了。“我觉得时机还不成熟,等到所有云南人都只吃板桥的面条,只吃金龙面的时候,我就会考虑做这个事了”。他告诉记者,目前金龙面已经打开了缅甸市场,到目前为止销量还不错。

    近几年板桥面条在技术更新上做了不少的尝试和探索,引进了四条机械化面条生产线,过去手工生产时期,板桥面条一个月的产量100吨都不到,现在所有生产线开足马力生产的话每个月产量可达1000吨,2005年,板桥面条年产量达到10000吨。

    “十五”期间,板桥镇的农产品加工工业总体上呈现发展趋势,工业企业由106个发展到了284个,工业生产总值由“九五”末的10510万元,增加到20960万元,年均递增9.5%。三次产业结构比由“九五”末的31.1:42.6:26.3调整为25.3:50.1:24.6,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

    工业的发展让板桥人尝到了甜头,板桥镇党委书记田永学打了个生动的比方,“板桥镇现在有1.5万人在工厂就业,他们每个人每年就算只能苦到1000元钱,那一年下来就是1500万元,板桥土地少,1500万元就相当于板桥一年的粮食总收入。”当然一年收入1000元,还只是打个比方,记者调查过,板桥镇进厂的工人每个月收入在500元左右,那么一年收入就是6000至7000元。

    在板桥镇7000亩的工业园区目前已经引进了4家企业,有两家已经建成投产,其中山葵加工厂一家就吸纳了当地800多名劳动力就业。田永学欣喜地说道:“现在7000亩的园区才用了600亩,我们一年就引进了4家企业,以后陆续还会有更多,只有发展工业,做大产业,老百姓才能过得好”。板桥镇还计划投资建设一个板桥工业片区,建成后板桥本土的小加工企业进入工业片区发展,大工业则进入工业园区。

    工业集群化在板桥镇已经初见雏形。

    三叹  集市耶?城镇耶?

    据《永昌府志》记载,东汉明帝时,(公元58年—75年)“板桥”已经成为集市贸易市场而且相当著名。到民国时期镇内沿700米长的青龙街建有200多间店铺,各种“号”、“堂”、“店”、“记”繁多,集镇内马店、土杂店、百货店、糕点铺、饭馆、茶馆、榨油作坊、照相馆、银匠铺……应有尽有,当年小小的青龙街就仿若是如今现代商业大都市的一个缩影。当时流传的顺口溜如今还被老辈的板桥人津津乐道,“马家的银子、赵家的牌子、戈家的饼子、董家的包子、丁家的馆子。”在当时的板桥人心中已经有了“品牌”的观念。当时的板桥由于独特的区位优势,商贾云集,是滇西著名的商业重镇。从丽江和大理等地贩来的骡马,首站就在板桥镇交易;从昌宁大田坝运来的铁锅、鞋革到了板桥就被一抢而空;由石门五井运来的盐巴,上江的红糖、镇康的清茶,每天上市几百驮;此外,云龙人来此开店卖盐巴,大理人卖火腿、柑橘、乳制品,四川人来搞缝纫、卖川烟、说书、杂耍。

    板桥人祖祖辈辈有着经商的传统,发展经济他们一贯有着敏锐的眼光。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板桥镇实行对外开放,对内搞活,招商引资,投资兴建了牲畜市场、木材市场、粮食市场等,集镇建设有了进一步发展。在上个世纪80年代,在全国集镇建设还普遍处于一个探索时期,当时板桥的建设走在了前列,曾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称赞。

    然而,20几年过去了,当全国各地的乡镇由当初单一的集镇功能向城镇转变,调动一切积极因素进行城镇化建设的时候,当年的中心集镇板桥还停留在全镇一条北津街,村民五天赶一次街的初级集市规模。

    2001年,板桥镇被列为云南省历史文化名镇,2004年被国家六部委列为全国重点建设集镇、2005年被列为省级旅游小镇。可以说板桥并不缺乏发展的机会,可是在过去的几年,头顶着荣冠的板桥却鲜见城镇化建设上的变化。

    采访当天正是板桥镇的“街子天”,记者看到周边的村民们一早就乘坐小马车、摩托车来到青龙街赶街,有的拉着自家的手推车准备大采购一番,从青龙街到外面的北津街,密密麻麻的摊位,集市上摆满了各种种子、农具、棉布、糕点等农副产品,村民们簇拥在集市的各个角落热火朝天地讨价还价。10几年前曾经到板桥的同事不禁感叹:“这么多年过去了,板桥还是不像是一个城镇,倒更似一个农村集贸市场!”

    “以前板桥是保山最大的集市,街面最好,货最全,腾冲、龙陵、昌宁人都往这赶呢。可是这些年来不行啦,集市不稀奇了,物产那么丰富谁还来啊。前几年几个寨子都是破破烂烂的,黄土路碰到下雨的时候就是稀泥塘连个下脚处都没有,特别是牲畜交易市场乱糟糟的。”没读过一天书的吴大婶一语道破了板桥城镇化建设的迟滞。

    “不过这是前两年的事啦,从去年底我们板桥开始大变化啦,你看那边的梅花大道有好几公里呢,现在十分钟都不到就能进城,听说还要修好几条路呢,现在老有勘探队来镇里瞄”。吴大婶兴奋地补充着。

    蛰伏几年的板桥城镇化建设在2005年有了飞速发展。

    记者在板桥镇2005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看到这样的内容:“十五”期间,板桥的全镇建设面积从“九五”末的2平方公里扩大到3.5平方公里。2005年板桥镇在城镇化建设中完成了“梅花大道”的路面浇筑、河流治理、绿化和灯光工程;投资1500万元完成了现代花园174.5亩的征地和土方回填工作;投资1200万元,启动了迎宾路北侧街道建设工程;投资28万元对板桥集镇3.5平方公里的范围实施了地质勘测和部分总体规划工作;投资110万元,对板桥集市的农副产品市场路面进行水泥浇筑;投资500万元,完成了通光路的征地工作和道路路基建设工程;投资55万元改扩建了板桥、沙坝牲畜交易市场;投资40万元新建了两个生猪定点屠宰场,在板桥镇还投资建了5个清洁的养牛示范点。记者在北汉庄村看到,300多间联排的养牛房静静地立在村道上,雪白的墙壁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村民们戏谑地称之为“牛别墅”,这样的牛别墅大的每间可以养80头牛,小的能养30头左右。“在以前谁敢想,人都没住过那么好的房子!那时候家里到处都是牛屎,臭气熏天。现在把牛圈和房子隔开了,我们也能像城里人一样住干净的房子。”养了30几年牛的陈老汉格外地激动。

    记者了解到,如今板桥镇的7个村都修了水泥路,青龙街老宅的居民,以前一家十几口人挤在50几平米的小房子里,现在大多都盖了新房,搬出了老街,现在住在老街里的多是些念旧的老人。

    记者还从板桥镇政府了解到,投资1000多万元修建作为未来新板桥框架的4条大道:通光路、迎宾路、现代花园外围的两条路,目前已经有三条正式开工。“我们确实错过了很多发展的机会,前几年也想干,可是投入不足,力度不足,这几年板桥发展慢,我知道大家有意见。我们的目标是苦干几年,在“十一五”结束的时候,建设一个崭新的板桥,到时候保山的北面将出现一个现代化的新城镇。记者同志,你们要看的话,2006年底就有个看头了”。板桥镇党委书记田永学自信地说道。

     采访感言:

      采访结束在第三天的中午,徘徊在青龙街古老的青石板路上,心中有一丝不舍,因为亲近了那段历史,让我们深深地动容。关于板桥、关于古道、关于那些繁华的岁月让我们有了说故事的冲动,也有了关于未来的期待……影

      胡晓荣 刘流  王雪飞 (影响力 第15期)




新闻搜索

推荐文章 精彩图片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电话 |  网上投稿
云南日报网 云ICP备020002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n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1999.11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