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 闻 | 云南 | 地产 | 法律 | 报刊 | 娱 乐 | 文化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 时 尚 | IT | 汽车 | 各地 | 读图 | 专题 | 短信 | 邮件
雅典奥运会后方采访的苦与乐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如果说参加奥运会比赛是运动员的最高追求,那么,参加奥运会报道绝对是体育记者不变的梦想。作为新华社的分社体育记者,我们为自己能成为新华社雅典奥运会报道团的一员感到无比骄傲。虽然,只是后方报道组的成员,但“后方”两字并没有束缚住我们的手脚,从始至终的热情、努力和勤奋,教我们同样兴奋地体验了奥运会采访报道的苦与乐。

    2004年沐浴着北京8月的桑拿天,我们开始了奥运后方报道。头头大徐(即奥运会后方报道组负责人徐济成)很照顾人地对我们说,分社的同志一定不甘心成天坐在电脑前当编辑,因为都肩负着为分社多干活的重任,没有稿子写肯定说不过去,所以,后方报道组计划将一些日常采访以及对中国奥运代表团“迎来送往”的活计交给我们。“活不轻松,有什么要求或者遇到什么困难只管说。”大徐最后一句话算是工作动员,他那略带鼻音的声音,因为经常能在电视上听到,所以很容易让人相信。

    8月8日上午9时,我们来到国家体育总局,包括中国体育代表团主要领导及乒乓球队等在内的267名成员在这里进行简单的出征仪式后将兵发雅典。何慧娴、孔令辉、蔡振华、王楠等众多新闻人物陆续出现,因为不可能一一对应地进行采访,我们根据事前准备,迅速圈定了蔡振华等几个热点人物,投入战斗。随后,又与在机场等候的记者配合,采访了王义夫、田亮、郭晶晶等名将。当天《中国奥运代表团出征雅典》、《王义夫出征留言:我的身体没问题》、《蔡振华临行壮言:国乒有最大的优势和最强的信心》、《“中国军团”信心满怀奔雅典》等8条稿件迅速上天,而上述4条稿当日采用统计分别有134家、49家、39家和29家。

    初战告捷后,我们放弃了多写稿可能会影响采用的想法,准备每次的“迎来送往”采访都按照:提前准备、广泛采访、及时提炼、多多写稿的原则去做。不过,这次顺利的采访也影响了我们对困难程度的估计,为日后的几次采访带来了麻烦。

    8月14日,体育部接到国家体育总局信息,说包括田径队副总教练冯树勇在内的几名成员将飞赴雅典,大徐布置我们前往机场采访冯树勇,希望弄点新东西。因为冯树勇等的航班将在当日14时30分起飞,根据我们的估计,10时30分前赶到首都机场就来得及。结果,我们10时30分到达首都机场国际出发厅时,刚好看见冯树勇一行出海关前接受摄影记者拍照的场面。“完了,他们一过关,我们就采访不到了!”我大叫一声,就飞奔过去。可惜,还是差了几步没能赶上,出关处的两位守卫人员礼貌地将我们挡在了外边。

    从来没有想过不能完成采访该怎么办的我们慌忙掏出记者证,在守卫面前软磨硬泡,痛述自己的失误,并扼要讲明自己如未能完成任务可能出现的结果。但近5分钟的动情言语竟如同石沉大海,没有带来一点效果,我们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也许是被我们的执着打动了,守候了半个小时后,一名女守卫告诉我们,如果想进去也行,只需要办理一张临时出入证。一听到此言,我们在众目睽睽下立即发足狂奔,似乎后面有杀手追赶。但是,当我们冲到办证处时,却看到柜台的玻璃窗里竖着一块牌子:外出午餐,请稍候。那一刻,我们绝对感觉到了什么叫欲哭无泪。

    回到办公室,大徐笑嘻嘻地问:“收获如何?”闻听此言,欲哭无泪的感觉立即变成愧由心生。“我们没赶上,没有采访到。”说完理由,我们开始自责。大徐显然有些失望,但却依然笑着。随后,我们又接到一个活,一天后,柔道队的刘永福教练将带领孙福明前往雅典,出发时间不变。我们咬着牙齿说,一定完成任务。

    16日一早,我们9点半就赶到了机场国际出发厅,还提前办理了出入证。但是,一直等到13点半,我们依然没有看见刘永福等人的影子。我们真的急了,连续两次未能完成任务,而且第二次连人影都没有看到,还不知差错出在哪里,要不是年轻力壮,完全有气急攻心立即晕倒的可能。

    饥肠辘辘的我们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办公室,体育部记者顾娟顾大姐看到我们这副表情地回来,已然知道了结果。她热情地叫我们先吃饭,说总结经验下次一定成功。于是,我们拿到了第三个任务,18日到机场采访出征的刘翔等人。

    为了应验老话“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朱峰提前与田径管理中心取得了联系,确定了刘翔等人的确是18日上午乘机飞赴雅典;我又与将一同出征的女子链球选手顾原及其教练取得联系,相约机场见。有了这些准备工作,我们稍微安心了一些。

    18日9时30分,我们赶到了机场,再次办了出入证,只等选手们出现就一一进行采访,一个都不漏。9点40分,运动员们出现了,没有在出发大厅里与大量记者“纠缠”便出了关,开始办理行李托运。我们则绕开其他媒体,利用提前办的证件,顺利地跟随进入。刘翔、顾原、张文秀、齐海峰、关英楠、史冬鹏、孙海平、国家花样游泳队等在空旷的国际出发行李托运厅里接受了我们的独家采访。看着笔记本上十多页的独家“战果”,我们突然生出了喜极而泣之情,连身体的每根毛发都充满了激情,似乎想摆脱重力作用冲天立起。不仅如此,另一名分社记者曾志坚同样成功地在机场采访了杜丽、王义夫、朱启南等凯旋的奥运健儿。当天,《杜丽、王义夫、朱启南等奥运健儿凯旋》、《中国田径好手刘翔、顾原、关英楠等出征雅典》、《“亚洲飞人”刘翔:对手不只约翰逊》等8条稿件及时播发,分别取得了78家、44家、14家等的当日采用好成绩,其中,有关健儿出征的独家采访在当晚的汇报会上还得到了副社长何平的肯定。

    我们终于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战,打开了奥运会后方采访报道的局面。

    雅典奥运会激动人心的16天过去了,中国体育代表团以32枚金牌的成绩首次位列金牌榜次席,取得了历史性的突破;而我们也顺利完成了在后方“迎来送往”的报道工作。虽然,我们没能领略到现代奥运会诞生地千年历史与当代文化古今一脉的壮丽,没能现场目睹刘翔在田径场上不顾“黑白两道”、独创“黄道吉日”的无古之姿,也没能在闭幕式现场看到奥运大旗北京掌握的历史瞬间。但是,我们同样可以光荣而骄傲地说,我们出色地完成了一次奥运会报道,我们为2008年能更好地向世界报道北京奥运会盛况进行了成功的演练,我们的心中充满了同样的激情。

    大徐叫我们把自己的名字都写到奥运会后方报道平台里树立的金牌分布榜上,他说:“我们是一个战斗的集体,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没错,虽然这16天中有苦也有累,但我们更体会到一份难得的快乐。影

    □ 邹  峥 朱  峰/文(影响力 第15期)




新闻搜索

推荐文章 精彩图片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电话 |  网上投稿
云南日报网 云ICP备020002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n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1999.11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