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 闻 | 云南 | 地产 | 法律 | 报刊 | 娱 乐 | 文化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 时 尚 | IT | 汽车 | 各地 | 读图 | 专题 | 短信 | 邮件
曾艳萍:潜入“星期八”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主角档案:

      曾艳萍,省儿童文学研究会副主任、市儿童文学研究会副会长。擅长儿童心理分析,其充满想像力、寓意丰富的作品“煲出”了深受欢迎的“亲子心灵鸡汤”,在童书市场上掀起热读浪潮。

      中国儿童文学会把2006年定为“少年儿童阅读年”,其新著《逃往星期八》为今年云南省唯一推荐作品。

    儿子逃学了。中午,他向老师请假,说要到妈妈的单位吃饭,然后躲开来接他的爸爸,自己悄悄跑回家去了。下午,老师打来电话,告诉曾艳萍,小家伙“去妈妈那里吃饭”后没去上课。

      接到电话,曾艳萍很生气,她想了想,决定用个新招对付这个淘气包。她先找到老师“密谋”了一番,然后佯装什么事也没发生回到家。儿子大约也知做了错事,蔫巴巴地等着受罚。曾艳萍偏偏既不打他,也不骂他,只说:从今天起,老师不要你去上学了,你可以在家好好玩了。

    

      听了这话,儿子高兴极了,这算什么惩罚呀?谁愿意上学啊。但是,他很快就发现这样的日子不好过了。吃完饭,曾艳萍一本正经地告诉他:你得自己去洗碗,因为你已经不当学生了,就要和爸妈一起做家务。早晨,其他小朋友背着书包进学校,家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他很快感到了无聊。扒着窗户,他可以看见学校里的朋友们上课下课,嬉戏玩耍,但是妈妈对他说:你已经和他们不一样了。

      忍了两天,小家伙急了,大哭着找妈妈:“我要上学!”曾艳萍心里暗笑,却摆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这怎么行?你已经不是学生了呀。等他哭得差不多了,曾艳萍才“让步”:“这样吧,你要是能保证以后不逃学,妈妈就帮你去求情。”儿子当然忙不迭地答应,“如愿以偿”地回到了学校……

    

      这个让人忍俊不禁的生活故事,只是曾艳萍在和儿子的相处过程中发生的N多有趣的细节之一。这次,因为她的新童话《逃往星期八》出版,我才有幸听到。

      说起来,看童话好像已是上辈子的事了。其实,第一次见到曾艳萍,更让我好奇的是这些斑斓故事是如何出炉的,因为从外表看,近在咫尺的她,挽着发髻,黑衬衫,黑长裤,中规中矩,样子似乎更符合她的日常职业:政府机关干部。然而,第二次见到她,却又觉得其外表虽然“事务化”,她本人的感觉却离“机关”身份有些远。没想到的是,她写童话已经10年,竟是云南的著名作家,在全国童书界,其作品还显得相当另类。

    

      曾艳萍很健谈,她的每一段话都是大篇幅的,如果不被打断,就会滔滔不绝地讲下去。她讲她的书,她的故事,更多的是讲她的儿童教育心得。她神情投入,言语自信,时不时地做一些手势。她的表达方式也很特别:“我觉得我是坚强的。”“我很乐观。”“我非常了解孩子的心理。”“我会是一个最好的老师。”……诸如此类,大多以第一人称开头,是简单而直白的判断句式。

      当然,表达的简单或者复杂,直接或者曲折,完全是个人风格。我刚开始并不太习惯,但她说得很自然,没有任何矫情的味道,反而让人觉得很舒服。

    “好孩子,坏孩子”

      “这其实完全是评价体系的问题。坏孩子,只是不符合成人的评价标准而已。”在曾艳萍的概念里,没有“坏孩子”之说。对她来说,每个孩子的区别,只是在于他们的个性不同。

      曾艳萍总强调家长要“蹲下来”和孩子相处,尽力去了解他们,发现他们。每个孩子都有不同特点,在某个方面的能力突出一些,某个方面又稍弱一些,这都是客观存在的,对于家长,引导比苛求更重要,也更实际。孩子有了能够发挥所长的空间,得到的是快乐和自信,然后收获人生;反之,被压抑的孩子,最终只能失掉幸福和快乐的能力。

      做过老师,又搞了将近十年儿童文学的曾艳萍,以懂得儿童心理为荣。“我最知道孩子想要什么,很多家长向我咨询,问的都是孩子的心理啊,教育啊,而我写的故事,都是这些现实的东西,再经过我的想像力加工而来。”

      “成人的态度,对孩子产生的影响,其实超乎我们的想象。他们不是我们想的那种什么都不知道,他们能很敏锐地感受到大人的态度。所以,对于一个大人来说,他要毁掉一个孩子,和造就一个孩子,都太容易了。”她想了一下,问:“比如,你知道怎么做才能让一个孩子在一秒钟内高兴起来吗?”见大家摇头,她露出了“这回果然难住你了吧”的神情:“告诉你,你就问他:你们班哪几个小朋友比你笨啊?保证他一秒钟之内就能高兴起来。”把屡试不爽的妙招说出,她的眼里有童真的得意。

      这样的情绪一直保持到话题转弯。

      “我的这些故事,写的都是很快乐的事。但实际上,我写第一批故事的时候,正是我最痛苦的时候,而且是那种别人无法体验的痛苦。”这段往事,应曾艳萍家人的愿望,我把它删除了。但这段无法删除的痛苦记忆正是她开始写童话的端由,没有人能想到,这些充满想像力的文字是在为一个没有未来的孩子而写,它们最初是被寄往天堂的。

      她写得快快乐乐,因为她希望孩子们听到故事时是高兴的。

      曾艳萍没想到,自己写于1995年的5篇处女作被《儿童文学》全部刊载,这份重量级的刊物毕竟是“传媒界的中央电视台”。这样的起点鼓励了她持续创作的热情。2004年,其第一本著作《坏小子集中营》作为云南童书领域的领军之作面世。最难能可贵的是,这些文字都是她在机关工作之余所创作。

    人人都爱“星期八”

      聊起新书,曾艳萍郑重其事地感激起儿子。“我和儿子的沟通一直都非常好。有时候我写东西的灵感、细节,就直接来源于他。”她指了一下手边的书,“比如这个‘星期八’。有一次,他跟我说‘妈妈,我太想要一个星期八了。’我很吃惊,就问他为什么这么想。‘因为一个星期只有七天,我觉得不够玩。’”儿子的奇思妙想吸引了曾艳萍。当其第二本书《逃往星期八》出版时,儿子还带着几分不满地问道:“妈妈,你怎么不跟我说呢?”曾艳萍又吃了一惊:“是不是要妈妈分稿费给你呀?”“没有,不过你用了我的东西,是应该跟我说一声啊。”提起儿子,她的脸上泛着特别的光彩,“我儿子这个学期在学校里得的唯一的一个奖是‘会玩奖’。”语气里似乎有些嗔怪的味道,但脸上,眼里,却清晰地写满了兴奋。

      “‘星期八’是一个小岛,那里没有学校,没有老师的管束,没有家长的唠叨,也没有作业。岛上有一个童话大王,一个游戏大王,一个玩笑大王,一个烹饪大王;对于孩子来说,这是不是一个天堂?”

       “星期八”是曾艳萍新书里描写的一个神奇小岛。为什么要写这么一个“星期八”呢?曾艳萍说,她觉得现在的孩子太可怜,小小年纪就要承受很大压力,“他们的天性被压抑,成人世界里一些消极的东西过早渗入了他们的天空,使得原本属于孩子们自己的空间越来越小。”于是在书里,曾艳萍试图为他们营造一个自由的,单纯的,能使他们的天性充分发挥和释放的空间。她想通过故事,让孩子们在现实的学校、家长、作业、分数……之外有一个休憩的地方。“我无力改变世界。孩子们也必须独立而坚强地面对现实,但有的东西应该被保持,那是人类最初的美德。”

      “其实,我写作时并不轻松。从压满公文的现实工作,进入一个完全虚幻的儿童世界,我需要把思维调到孩子的频道。要从那种一本正经的‘大人’状态里跳出来,努力地揣摩孩子的想法,模仿他们的语言。不停地在这两种状态之间跳来跳去,挺累!”既然那么辛苦,为什么还要写呢?“我是真的喜欢写。”

      也许,每个成人也和孩子一样,都有一个关于“星期八”的梦想。而对于曾艳萍来说,写作这些童话故事,就是她的“星期八”。索拉  台文/文  张悦/摄影《大观周刊》2006年 第四十期




新闻搜索

推荐文章 精彩图片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电话 |  网上投稿
云南日报网 云ICP备020002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n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1999.11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