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 闻 | 云南 | 地产 | 法律 | 报刊 | 娱 乐 | 文化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 时 尚 | IT | 汽车 | 各地 | 读图 | 专题 | 短信 | 邮件
花鼓擂动彝山情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在花鼓传入峨山百余年之际,峨山的花鼓艺术已成大众之娱.如今,在全县的15万总人口594个村民小组中,有681支花鼓队上万名队员.2006年,峨山被命名为云南的”花鼓之乡”

    在滇中群山罗列的大地上,有一个以山得名的美丽地方,这就是中国的第一个彝族自治县——峨山。经过建国后五十多年来的发展,如今的峨山,不但山山有美景,沟沟流情韵,而且村村闻鼓点,寨寨唱歌声。随着全县经济建设的突飞猛进,人民的物质生活、文化生活也有了质的飞跃,出现了山更青、水更绿、生活更绚丽的图景。2006年,在峨山彝族自治县成立55周年之际,全县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了3200多元。与经济建设同步发展的、以花鼓为代表的文化事业也取得了辉煌的业绩。到目前为止,全县有681支花鼓队上万名花鼓队员,峨山也因而被命名为“花鼓之乡”。

    

    勤劳挖掉千年穷根,传承光大百年梦想。峨山,这个昔日群山环伺、交通困难、流通不畅、经济落后的山区穷县,经过彝族等各民族的努力,如今已成了云南花鼓打得最响的地方。

    两路传入  峨山花鼓在发展中嬗变  

    花鼓舞,是峨山彝族自治县的一块响亮的招牌,它和大娱乐一样,深受彝家人的喜爱。

    花鼓舞,在彝语中称为“者波必”,最早是从邻县传入的。

    大约1898年前后,甸中镇石虎村的李国福,从昆阳县的法多(今属晋宁县)一带学习花鼓回来后,传授给了本村及水晶城、杉松岭、高平等村的村民。1901年前后,另一个流派的花鼓由玉溪的上厂村传入了峨山的塔甸瓦哨宗旧寨,1913年又传入大龙潭乡各雪村,1916年传入甸中西旧。就这样,随着岁月的推移,花鼓在百里彝山迅速漫延开来,到1947年,花鼓舞已传遍了大龙潭乡的以他斗、九街及岔河乡的玉壶村,富良棚的乐里冲等地。如今,在峨山最早跳花鼓的几个村寨之中,已有了5代以上的花鼓艺人。据统计,到2006年10月,全县共有彝族花鼓队681支,花鼓队员上万人。其中以大龙潭乡、塔甸镇、甸中镇、岔河乡、双江镇等5个乡镇最多,每个彝族村寨都有1支以上的花鼓队。

    

    彝族花鼓舞有很多技法,它不象彝家人跳的大娱乐,人人都会,花鼓舞需经师傅传授才能掌握要领。在建国前,花鼓舞主要在丧葬时表演。成员全部由男子组成,5人一棚(队),由一名叫“龙头”的师傅持箐鸡尾(也称龙头)领舞。早期的花鼓舞中间有唱段,关键时刻只唱不舞,也无乐器伴奏,舞者用鼓棒在鼓边上敲着节拍,曲调都是花灯调。而今,经过一百多年的不断创新后,花鼓舞从内容到形式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并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1986年,峨山文艺工作者在收集舞蹈时,富良棚小河村92岁的彝族老人李汝玉说:“当时的花鼓舞是唱的多,跳的少,而今则是跳的多,唱的少”。今天的花鼓舞,融入了彝族人民的民间舞蹈,气氛更加热烈,更能抒发人们强烈的内心情感,表演风格也完全变样了,舞多唱少,甚至没有唱段,整支鼓曲一跳到底,内容也更多地从丧葬转向了喜庆。大龙潭各雪村64岁的彝族花鼓艺人施顺章说:“过去的花鼓舞动作少,现在跳的这些舞蹈都是我们自己编进去的”。说起花鼓的变化,年青的龙头师傅周兴说,在他儿时,也就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前,花鼓套路非常复杂,不易学习。后来,为了便于演出和推广,花鼓师们在实践中作了简化和改进,使得后来的花鼓成为大众广泛参与的群众性文化娱乐活动。通过传承和发扬,传统模式已完全被打破了,有了发展和创新。传统的花鼓是5人一队,一人舞龙头,4个人在跳鼓。而今有8人一队的,也有10人一队的。喜庆更加热烈,场面也更加壮观。

    

    峨山花鼓舞有急鼓和板鼓之分,急鼓刚劲有力、热烈奔放,节奏跌荡起伏,使人心潮澎湃。板鼓动作沉缓柔绵,柔中有刚,刚柔并济,使人情意绵绵、似有万千挂念。

    峨山花鼓舞因传入的时间地点不同,以及艺人的继承发展程度等因素影响,所以形成了各地在风格上的差异。富良棚一带的花鼓动作大方,刚劲有力;塔甸一带的刚柔并济,软起柔落;岔河是刚柔中见快捷;富良棚乐里冲是跳起落地时半蹲;塔甸九龙村是跳起落地时全蹲后,又快速立起,似晴蜓点水;岔河宝石村的以快见长,前后动作一气呵成;甸中石虎村的板鼓先慢后快,模拟动物动作,形神兼备。经过文艺工作者的努力,已收集的峨山花鼓共有35套,即小过、大过、进拜、螺蛳转、梅花舞、四合心、蛇蜕皮、方口舞、快速单翻、凤凰舞、双翻舞、双落舞、高花舞、中花二落、三步落、穿花过街调、过街三步两拜、插花舞、割荞舞、开花舞、青蛙舞、点脚步、小兔舞、进三退三等。

    

    花鼓舞促进了彝汉文化的交流与融合。民间花鼓艺人把彝家人的“跳乐”动作,大量吸收到花鼓舞之中,这就增加了花鼓舞的变化。起初,花鼓舞的唱词都是汉语,曲调都是花灯调。而彝族的“跳乐调”都是用彝语来演唱的。因此,花鼓传入后,彝家花鼓艺人开始学用汉语演唱,经过长期的文化交流与融合,现在的花鼓艺人大部分已直接用汉语或半彝半汉的语言演唱。如今,每到过年的踩家、联欢、开新街和节庆、婚嫁之日,鼓声就以豪迈和雄壮之气扫荡山野的阴霾,同时,又以刚强和勇猛之势激励着奋进的心灵。

    挖掘整理   民间瑰宝得到发扬光大

    1981年春,随着县文工队编排的《丰收花鼓》首次从民间走上舞台,峨山的花鼓也由此开启了百花竞艳的春天。

    

    20世纪80年代,峨山就开始挖掘和整理民族民间文化艺术,尤其是对彝族花鼓舞进行了大量的搜集、加工、整理和创新排练,并把它从广场搬上了舞台。1980年,经过文艺工作者改编和加工整理的7个花鼓舞节目参加了县里的文艺调演,其中《丰收花鼓》获玉溪地区奖励。1981年3月,《丰收花鼓》节目代表玉溪队参加省农民文艺调演,获优秀节目奖。1988年9月,峨山组成彝族花鼓龙队,代表云南省晋京参加全国舞龙大赛,获得第三名。同年,百人花鼓队代表玉溪地区参加云南省首届民族艺术节表演,得到了专家的好评。1992年2月,《龙鼓舞》又以120人的方块队,参加在昆明举行的第三届中国艺术节开幕式表演,获开幕式大型文艺表演(西南片区文艺节日)一等奖。1999年10月,峨山彝族百人花鼓队代表云南参加首都国庆50周年庆典大型文艺联欢晚会和在太庙举行的大型游园文艺演出,江泽民等党和国家领导人观看了演出。

    经过几代花鼓艺人的努力,峨山花鼓舞,已成为峨山民族文化的独特载体,并逐渐被杂居的哈尼族、汉族等其他兄弟民族所接受,在一些以汉族、哈尼族等民族为主体的村寨,也同样成立了花鼓队,各民族的民间文化在参与和交流中进一步走向融合。如今,在全县的15万总人口中,仅花鼓队员就有上万人.全县有594个村民小组,却有681支花鼓队,每个村民小组有一至二支花鼓队。

    

    为了把花鼓舞这一彝族的民间艺术奇葩发扬光大,峨山县的文化部门和文艺工作者,多次对县内的机关单位、学校、居民委员会、农村等进行彝族花鼓舞培训,培训人数达千人次。今年4月,县上举办了花鼓舞骨干培训班,首次规范了表演动作和套路,使得花鼓的表演不但易学,还在实用中更加规范。峨山彝族自治县的县委书记叶本功、县长李宏对记者说,为了推进两个文明的建设,峨山县除了大力发展县域经济之外,还要努力挖掘宝贵的彝族花鼓文化遗产,要借助全县扎实的群众基础,把百里彝山建成名符其实的 “花鼓之乡”。

    春色满园  百里彝山传人竞技争辉

    为了迎接在今年12月举行的55周年县庆和在此期间举办的首届“中国花鼓艺术节” 盛会,全县的681只花鼓队上万名花鼓队员,都投入到了紧张的排练之中。初冬时节,在百里彝山的每一片山水间,咚咚的鼓声,激励着节日的人心,扫荡着冬天的寒气。

    新一代的花鼓传人,并非机械地照搬前人的东西,他们在继承中化繁为简,不断推陈出新,才使得峨山的花鼓最终成为大众的艺术,这也峨山花鼓蓬勃发展百年的内核所在。岔河乡的花鼓发展史,就很好地印证了这一点。岔河乡也是峨山花鼓的发源地之一。全乡有7个村56个村民小组9728人,到目前为止,全村已有102支花鼓队,有花鼓队员1360人。在谢札,仅一个村民小组就有老、中、青三支花鼓队,活动开展得一样的热闹、红火。柳学光和周兴,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他们既种地,也兼搞运输业,两人的家庭年收入均在万元以上。他们既是致富的带头人,又是民族文化的传播者和创新者。

    上中哨村民小组的柳学光,是一名花鼓的传人。他在2000年获得了省级民间艺人称号,被省文化厅命名为花鼓师。至今,39岁的他已跳花鼓20年。村民小组仅186人,就有3支花鼓队,其中,两支女队,一支男队,花鼓队员共有28人。据柳学光介绍,一队是跳以打为主的板鼓,另外两队是以跳为主的花鼓。由柳学光带队的这一队,曾参加过中国第三届艺术节、云南省第一届艺术节、中国国庆50周年的演出,在县历届的火把节演出期间,两次获得金奖,一次获得银奖。他和邻村的花鼓师周兴,共同创造出了一套由两个龙头师傅对跳的全新跳法:“柳周对脚”。

    周兴是下中哨村民小组的农民,和柳学光同在青河村委会。虽然不在一个村民小组,但因两人是同村,联系较为紧密。

    

    周兴虽然只有36岁,却已跳花鼓22年。他14岁学艺,并很快崭露头角。现在,他带领的花鼓队有12人,只有他一人是男性,共余11人均为娘子军。他和全县所有的花鼓队一样,自筹资金买装备。花鼓120元一只,服装女式的140元一套,男式的106元一套。全队的演出装备近3000元。鼓队应邀演出时,无论哪一级请到,只要付很少的劳务费就行了。以前是每人每天3至5元,从2005年起每人每天涨至10元。队员们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大家都以弘扬民族文化为已任,20年如一日。

    对于全乡这支人数众多的乡村文艺班子,乡党委、政府给予了大力的扶持,一是不断举办花鼓舞培训班,培育新苗子。对跳得好的龙头师傅就格外的关照,只要外地有活动,乡上就出钱组织他们去看,比如县上的火把节、其它乡镇的开新街就是花鼓最集中展示的日子,从这些节庆中,花鼓队的龙头师傅们不仅学到了新的套路,还增加了横向交流。二是利用新农村建设的契机,投入水泥等物资,支持花鼓队的活动场地建设。三是每到传统节日,就组织花鼓竞赛活动。这些措施,就是要给彝族群众传递这样一个信息:花鼓是峨山深厚的优秀民族民间文化,跳花鼓是政府倡导的健康文化活动,发扬光大这一优秀的民族民间传统文化,既是我们的光荣,也是我们的责任。

    

    同32岁的鲁政富,是塔甸镇九龙村里的第4代花鼓传人,开朗而睿智的他,已在全县带出了数百名弟子。说起花鼓队这些年来走过的路,他就透出了彝家汉子的乐观、坚韧与执着。九龙村群山环抱,绿树成荫,距县城有50公里,全村有260多人,文化生活主要是跳大娱乐和跳花鼓舞。当温饱象面包一样被牢牢握在手里之时,鲁政富就拉起了自已的这支20多人的花鼓队,其中,20多岁的姑娘、小伙成了花鼓队的主力。山区农事多,劳动强度大,总有干不完的活。但勤劳的山里人白天干活,晚上再做农活以外的事情。成立之初,一穷二白,队员们就自已凑钱,买服装、乐器和道具,接到演出通知后,他们就自已租车去演出,途中买碗米线吃。每次演出,演出单位都会给花鼓队发一定的劳务费,虽然不多,但大家都很满足。

    

    鲁政富的花鼓队成立不久,村里的一群妇女不甘示弱,又成立了另一支由12人组成的女子花鼓队。经过几年的发展,两支花鼓队各自形成了自已的风格,鲁政富这一支主要参加重大活动的文艺演出,另一支女子花鼓队则主要服务于讨男嫁女的婚庆,两支花鼓队在村中形成百花争艳之势。这就促使各队之间要不断的发展和创新。因此,别看他们是乡村文艺队,他们排练起来可认真了,演出的节目也颇有水准。到目前为止,鲁政富不但每年都要带着自已的文艺队到别的村寨去交流20多次,还先后参加过省、市、县的数十场演出。2005年峨山火把节期间,鲁政富的花鼓队表演的节目获得了金奖。

    在众多的花鼓传人中,涌现出了一批女能人。在塔甸镇的海味村,就活跃着这样一批女师傅。据党总支书记李树仙介绍,海味村有8个村民小组,是一个彝汉杂居的半山区村委会,距县城有80公里之遥。近年来,随着生活的好转,文明习俗的深入,花鼓已在全村兴盛起来,目前已有12支花鼓队,最令人骄傲的是,这原本是男人大显身手的领域,在海味村,却由女人撑起了这片鼓声雷动的天空,12支花鼓队全部是女龙头,成为全镇文艺界的一道风景。

    塔甸镇海味村中寨二组的彝族妇女施琼珍,今年30岁,是本村两支花鼓队的龙头。据她介绍,由于姐姐、叔叔都跳花鼓,她从小就深受花鼓舞的熏陶,8岁时,她就开始跟着大人学跳。到13岁时,她已经爱上了跳花鼓这项文化活动,一有空就跟姐姐学跳,到16岁时,她已经是一名少年龙头师傅了,《四门拜》就是她自已编的开山之作,演出后受到广泛好评。现在,她所在的中寨二组已发展成两支花鼓队,两队共有22人,两队均由她掌管,所有演出装备全是队员们自已凑钱买来的,每人的平均装备达到300元。为了保证演出质量,在同行中不掉队,每年的农闲时节,两支花鼓队就开始排练,一年累计要排练10多天。今年,随着市、县文化市场的活跃,两队已演出了15场。

    繁荣民间文艺,创造和谐环境,这正是15万彝家人的心愿。眼下,不但节庆临近,还是青年人结婚的高峰期。冬日暖阳之下,群山绿树之中,峨山的每一片乡土都是鼓声绵绵,歌声盈野。村村寨寨、山山岭岭,都在喜庆的歌声中漂浮,在欢快的鼓点声中律动。“花鼓之乡”的魅力,渗透到了彝山沟沟坎坎。15万彝家人,在盛世之年,以饱满的激情,揍出了对美好生活的无限热爱,揍出了自已民族文化的精彩片段,揍出了这个勤劳民族爱国爱家的时代旋律。

    本刊记者 蒋贵有/文   影响力 第二十二期




新闻搜索

推荐文章 精彩图片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电话 |  网上投稿
云南日报网 云ICP备020002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n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1999.11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