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 闻 | 云南 | 地产 | 法律 | 报刊 | 娱 乐 | 文化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 时 尚 | IT | 汽车 | 各地 | 读图 | 专题 | 短信 | 邮件
马晓鸿 畅游黑白之间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传统与现代谐和。

    时尚映衬着典雅。

    在昆明西郊龙云公馆——灵源别墅东厢房内,这样一位女子正在伏案挥毫,只见她用笔抑扬顿挫,用墨淋漓生动,黑白两色在她手中幻化起舞。她顶着一蓬靳羽西式的刘海,身着裁剪合体的黑色小领西服,胸襟处露出一角乳白真丝衬衣,颈下缠着的银链闪闪发亮——黑与白,如此对比鲜明的线条或色块仿佛被她熨贴服了似的,说不出的时尚与雅致。

    

    相隔七年再见到马晓鸿,记者心中揣满了问号,七年前她早已成为我省最年轻的书法家之一,声望与时俱增,可她选择了出国;3年后获得MBA双硕士学位,并很快成为世界500强之一——英国石油公司中国区海事部行政主管;如今又再以龙云公馆修缮人身份出现,成为龙公馆文化艺术交流中心的创办者。这看似大雅与大俗的经历、谜一样的人生在她清秀年轻的脸庞上竟然不着痕迹。

    记得第一次看到她时,她正在为参加“两会”的代表和委员们表演书法艺术,无论谁上前缘求墨宝,她都微微颔首,凝神敛容书写,面对围观者的评价或谈论她大多是微笑不语。因此此次采访前,记者特别担心她过于内向沉默导致冷场,谁知事情不是这样的,她常常妙语如珠,笑声连连。七年前的恬静女生如今呈现开朗大气、情感丰富的另一面,她形容自自己用的是截然相反的词“好静坐得住,好动喜欢感受不同的事物……”,突然发现,她的性格、她的经历和她的书法作品其实很相似,初看黑白分明、醒目突兀,细细品味之后又觉得枯湿浓淡虚虚实实,灵动轻巧一气呵成,如同陈酒在舌尖把丰富的感受高低错落一一展开。

    

    笔与墨就是我的生活

    采访马晓鸿是在灵源别墅进行,这里已成为由她一手创办的龙公馆文化艺术交流中心,堂前屋后陈列着马晓鸿撰写的牌匾、楹联和书轴,其中中堂高挂一幅爨碑书轴,上书“大其心容天下之物,虚其心受天下之善,平其心论天下之事,定其心应天下之变,静其心观天下之得”,仔细观之,书轴上有6个“心”字,但笔划、结体、章法皆有不同。她解释说:人在不同状态下心境就会有不同,或开张、或谦逊、或方正、或稳健、或内敛,书法作为精神、情感的表达载体自然也会随之变化。看着这些静默的作品,会不自觉地引入某种凝固的瞬间,这若干的瞬间在纷繁浮躁的世间真是可遇而不可求。或许在马晓鸿眼里,书法的魅力就在于追求心境的丰富变化又凝固在笔尖流动的一瞬。

    

    由谈书法心得开始,马晓鸿的话题渐渐引入选择出国的缘由,她说当时确实有很多人不理解:书法之根在中国,出国学什么。更有甚者以为,靠书法不能维持生活,趁年轻赶快转行。其实不然,苏轼就曾说过:“作字之法,识浅、见狭、学不足三者,终不能妙。”从古至今书法家都强调“勤作字外功夫”,何况现代人学习和游历的渠道、范围得以大大扩展了。马晓鸿自已则在作品集自序中写到“初涉艺海,仅力求功力耳,积其岁年,乃感艺海之精深,功力之外,也必有独特的人生优势——历经沧桑、人生体验和万里行迹。”此外,这个聪慧的少女很早就在爸爸经营的古玩店里帮忙,与外国人打交道练就了很好的英语口语,更重要的是知晓了中国文化传统羞于或耻于言商,导致现代艺术家常常拐入不善于经营文化的死角,在追求理想还是谋生立世的现实面前,诸多有才华的艺术青年选择了后者。对于她而言,书法艺术就是她的事业,笔与墨就是她的生活,要在书法艺术这条道路上走得更远首先就要学会经营自己的作品。

    

    1999年,她进入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城市大学学习,先后拿到国际金融和国际贸易两门专业硕士学位。学业完成后,她又告诉家人,光有理论知识还不够,还应积累实际操作的资历,她已被英国石油公司聘用。在两年时间里,她由普通职员一直升任到高级行政主管。如今,她认为积累了一定的知识、阅历和财富,是在艺术领域大展才华的时候了。

    艺术修养是“条条道路通罗马”

    起初,朋友说她回来是回归艺术,她不以为然地浅笑:“艺术修养是‘条条道路通罗马’,不在于你在何时何地以什么方式修炼,而是在于你对人生百态的参悟,这样一个明觉的过程是你吃饭走路都在进行的,从来就没有离开,哪里谈得上回归。”这番颇具禅意的话语折射出马晓鸿对艺术的执着。她非常推选近代书画大师弘一法师,弘一法师各个时期的艺术风格就是其丰富人生经历的写照。在这一理念支持下,马晓鸿不在意做什么,而是沉醉于享受人生的不同状态,并沉醉于书写这一过程。

    

    在艺术与经商之间游历,马晓鸿曾以“反差之大、压力之巨、挑战之甚”来形容驾驭二者的难度,然而正是在这看似异常矛盾的环境和状态里她学会平衡内心,善于从东西方差异文化中汲取丰富的艺术滋养。在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城市大学读书时,她和妹妹挑灯夜战完成大量的案例,可稍有闲暇就自驾车到各个城市博物馆去参观,其中纽约大大小小300多个博物馆使她留连了很久。在英国石油公司工作期间,她每天调度着数十艘万吨级油轮,回复150封以上的邮件,一年有200多天在飞机上,但她的行李箱中一定有“文房四宝”的位置,研读碑帖就安排在做“空中飞人”的时段里。马晓鸿常年往返四十多个国家,各个国家的艺术博物馆都留下她的足迹,她寻访当地艺术家的聚集地,了解他们的生存状态,回程登机时她的行李多得常让空姐们侧目,那可都是她千方百计搜集的字画古董。

    

    “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人生何其快哉!”

    做东西方文人交流的使者

    介于交流学习与四海经商,书法家马晓鸿和商人Jane(马晓鸿英文名)划起了等号,双重身份的优势互补,使得马晓鸿的经历别样精彩。她曾在20多个国家举办过个展或参加展出活动,她发现在国外人们对中国的书法艺术兴趣浓厚,只苦于没有桥梁沟通进行深入理解。人们往往遇到这样的尴尬,懂书法艺术的人不知如何交流,有语言特长的又说不出书法艺术的奥妙。马晓鸿擅长寻找东西方文化的共性,她就经常跟观展的问询者这么说:“你看得懂毕加索、米多的画吗,如果看得懂就能理解中国的抽象艺术,我来给你讲。”她从汉字的象形造字、演变开始讲起,形象地说明中国的书法也是一幅充分展示想象力与张扬个性的抽象画。这样的生活体验积累多了,马晓鸿经营文化的初衷发生了新变化,她更倾向于做东西方文化交流的使者,她打定主意创办一个艺术交流中心。今年年初,她和爸爸马运龙、妹妹马萍决定个人出资修缮灵源别墅并作为艺术交流中心的基地。这不,历时八月,耗资百万,使得杂草丛生的旧宅院恢复了昔日的风华,他们还煞费苦心收集了大量的国民革命时期、云南近代史的图文资料及全国知名艺术家的作品陈列其中。展历史遗迹,呈名家风范,聚雅士风流, 9月20日, 龙公馆艺术文化交流中心秉承这一主题开始运作。

    

    记者曾问马晓鸿,云南省地处西南偏隅,如何才能打造出中心的影响力?马晓鸿早已思考过这个问题,她说,世界各国都有共通之处,只要文化艺术人才汇聚之地就一定是文化艺术交流中心,也一定是繁盛的文化产业基地。上海的莫干山也不是在什么商业黄金地段、豪华场所,但是由于运作成功,在那里进行的艺术作品交易量在世界上都占有重要地位。因此,要运作好关键要看实际运作者的理念是否超前。她告诉记者,云南本是滋养文化艺术的沃土,历来是艺术家们向往的地方,近几年云南为建设“文化大省”已经营造很好的环境与氛围,这些都是吸引她回来的重要因素。另一方面,她和国内外著名艺术市场如艺术展馆、画廊、拍卖公司等保持了多年的合作关系,与国内外艺术界人士也有很好往来,已具备发展的信息、渠道和人脉资源优势。目前,中心已在交流、传习光大中国传统文化艺术方面有了良好开端。

    感谢父母给了我一个纯净的世界

    

    马晓鸿常年在国外奔忙,护照都换了四、五本,可让人大惑不解的是,尽管公司给她提供了最优越的工作生活条件,但她对世界服装、化妆品品牌或什么好吃、好玩的,所知道的并不比一般人多多少,她说没时间也没太多兴趣。她把此归结于是父母给了自己一个纯净的世界。她五岁时在父亲的引导下开始习字,妹妹开始习画,她每天提着一支由爸爸特殊加重处理过的毛笔悬腕书写上千个字,姐妹俩没有像其他孩子一样有嬉戏的时间。爸爸妈妈从不在她和妹妹跟前提钱的事,马晓鸿的爸爸说起晓鸿小时候练字用的宣纸是200元一刀,但他的工资当时每月只160元,可他从来没要求她节省用纸,“不要让孩子感到钱的压力,否则她就会放不开,不敢写,对她成长没有什么好处。”马晓鸿说父母对她们的影响,不只在于为她们成长发展设定了目标,更重要的是言传身教,使她们秉习谦让、勤奋、节俭的良好传统。

    

    马晓鸿小时候还跟随爸爸天南地北地寻师访友,有次在启功先生家里做客,先生没跟她谈多少书法的技巧,而是吃饭时教她如何“夹菜”,“他告诉我吃饭时,自己面前的菜是最好夹到的,但要吃到离自已远一些的菜就不容易了,要起身、礼貌地躬腰,左手压住衣服下摆,右手才可慢慢伸出去抬腕夹菜。当时我还小,不理解先生说这番话的意思,还是爸爸解释给我听:原来人生要实现一个小小的目标是很容易的,但要实现远大的理想抱负还需要有毅力、有方法,还要怀着谦卑的心才行,这三者缺一不可。”这席话揭开了马晓鸿能在各种环境游刃有余,又能保持心灵自由的秘密。她总结“人生在经历穷达贫富的生活洗礼后,难能可贵的是不被流俗所浸,仍保持清醒正直,作为艺术家更需坦荡荡的浩然正气,蓄养古今中外文化之精华,放怀于天地,得气在山水……至艺人合一之境。”

    经历影响性格,命运左右风格。马晓鸿思想的日臻成熟带动了作品的变化,观其书风,有的流丽娟秀,萧散飘逸,不激不厉风规自远,有的气势开张,辅毫逸出,充满苍茫浑厚的金石之气……回国后业内友人给予高度评价,今年春节前后马晓鸿的新作品在上海艺海拍卖行等地进行拍卖,价格已达到一平方尺6000元,这在青年书法家中并不多见。

    谈到将来打算,率真的马晓鸿列举了几种可能“做大师、做大贾,也许什么都不做,就与笔墨为伍”,事物总是相克相生,就像书法作品中矛盾对立的黑和白也能变成和谐美妙的整体,这样丰富和随意的生活才是她想要的,她顽皮地说:“做大师也不排斥做大贾的噢。”

    本刊记者 雍明虹/文  徐雁 杨志刚 摄影    影响力 第二十一期




新闻搜索

推荐文章 精彩图片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电话 |  网上投稿
云南日报网 云ICP备020002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n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1999.11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