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 闻 | 云南 | 地产 | 法律 | 报刊 | 娱 乐 | 文化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 时 尚 | IT | 汽车 | 各地 | 读图 | 专题 | 短信 | 邮件
劳伟:画出云南山水的人间味道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山色满湖能不醉?荷香十里欲登仙。碧鸡岩畔堪题字,把好滇池取次镌。”在素有“昆明城市会客厅”之称的昆明南屏步行街头,著名书画家劳伟一笔筋骨劲挺的行楷书写镌刻的李元阳的《滇池泛舟》特别的引人注目,作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一批会员,也是云南最早加入该会的会员之一,书法、水墨皆精的劳伟早在70年代就享誉书画界。作品曾入选中国书协主办的首届中国国际书法大展、中国第一届国际和平艺术大展、全国第四届书法篆刻展览等。2005年8月劳伟的《山水镜片》在“盛世艺术馆”书画作品专场拍卖会上再创佳绩。他的书法作品注重通过精致的点画、线条的多变、气韵的连贯畅达来表现传统书艺的技法与神韵;他的水墨山水用淋漓的笔意把云南大山大水的雄浑包容于一纸间。

  在半入云天的国托大厦21楼东篱精舍里拜访劳伟,老人刚从杭州云游归来。握着杯里新泡上的龙井,翻看那一大叠厚厚的照片,西冷印社、三味书屋、百草园、西湖的日暮黄昏,一一记录着他访友云游的身影。64岁的劳伟精神矍烁、气定神闲,他自号菊翁,大家气度里饱含着悠然见南山的隐逸。

  可是,没有人能想到,这隐逸里的那颗心脏曾经跳动得异常困难,却又异常有力和不凡。

    

  是书画延续了我的生命

  天地缤纷,世间万相都在因果循环。劳伟说,没有书画就没有现在的自己。

  1980年代劳伟生了一场大病,他做过两次心脏手术,这场病逼着他在生死的边沿徘徊了很久,病痛也把他自小对书画的热爱升华为此后几十年一直不懈的追求。1998年,劳伟因心脏病越来越严重再次就住北京阜外医院,医生诊断要进行心脏手术。在等候手术的日子里劳伟把笔墨带进了病房,身体好一点的时候就和病友们分享着绘画带来的乐趣。病友们互相鼓励,每个病友进手术室前大家都要为他送行。劳伟对病友们说:手术中痛是小事,关键是要醒过来。紧握着“要醒过来”这个强烈的愿望,劳伟坦然地进了手术室。他的手术成功了。

  

  出院回到家中,劳伟第一件事就是握起自己熟悉的画笔在宣纸上随意涂抹书写着,回忆起住院期间,劳伟很感慨:“在那个不知道未来将会怎样的时期,画画时的观念约束少了,主观的张扬更为任性,画艺提高很快。”

  让他最有感触的是在不同心境下笔墨也竟有各自不同的表情。劳伟为我们展开两幅“紫藤戏鸟图”,画面上紫藤花繁叶茂,飞翔的鸟儿追逐着随风摇摆的枝条。这画,劳伟在手术前画过一幅,手术后又画了一幅。把两幅画展开在眼前,前者的落笔似有停滞,墨意犹疑间满是对明日对未来的渺茫。后者看似构图着色都相差无几,但细看笔意挥洒,黑白间既有起意也有去势,翻过了生死的一个坎,明日已可待,正是“衰荣有痕付刍狗,宠辱无惊希正鹄”。

  

  突然记起弘一法师的那纸“悲欣交集”,悲时乐时观之自有不一样的感受。看到的,到底是我识还是法师的心念?劳伟闻听兴起,起身说:前几天正好画了幅“长亭古道图”。他在画案上展开未装裱画卷,墨香犹新。云雾半掩、芳草连天、长亭古道,一亭中对饮的两人将别未离。细读边上字迹,“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曾记得在儿时母亲教我此歌,六十年来不曾忘怀,常吟唱而抚慰我心……”

  说起父母劳伟深感自豪,他深情地回忆:1938年上海沦陷,当时在《上海儿童书籍》出版社的父亲来到了昆明,认识了母亲并结为夫妻。父亲多才多艺,特别喜欢书画,书法尤佳,20多岁时就题写了“上海儿童书籍”,父亲在工作之余练字,年幼的劳伟总爱拿父亲的本子乱画,但父亲从不生气反而还加以鼓励。5岁时,劳伟开始在父亲指导下临帖,欧阳修、颜体、楷书一路下来,数十载苦练勤学,他的书法风格工稳遒劲而又舒展豪放,笔墨书香伴随了劳伟一辈子,在他与病魔擦肩而过的日子里,给了他无尽的快乐和勇气。

  

  劳伟感谢父亲给予自己享用一生的这份特殊礼物。他也用笔墨给予别人勇气和关爱,2003年成都军区昆明总医院赴北京小汤山医疗队,以非凡的勇气、良好的医德、精湛的医技抗击非典的事迹,深深地打动着劳伟,在成都军区昆明总医院他一气写下了“霜叶红”、“白衣天使大无畏,战地黄花分外香”和“无愧”三幅书法作品,送给无私无畏的白衣战士。2005年劳伟在“绿我春城,画我家园”活动中挥毫泼墨,把对春城的热爱寄情笔墨。

  

  笔意之外的大千山水

  杨先生是劳伟多年的至交老友,善于金石篆刻的他在劳伟画室消磨的时间最多,他亲眼看着劳伟画下一幅幅山水画卷,他说:菊翁的画有人间味道,他画的不是不著人烟火气的仙山。

  是的,观劳伟的山水画,画境新奇,境界开阔,取法自然,绝不矫揉造作,那些或雄浑或奇秀的大山之中,总是有一条小径或者是两间低矮的茅屋,茅屋中也会有悠居山野的农人或者吟诗作画、把盏对饮的隐士。唐寅可以“又摘桃花换酒钱”,陶潜可以采来秋菊见南山,菊翁在自己的江山里点染秋枝春华,人间温情,始终自得其乐,笔墨生情。劳伟总是说;画中的山水要有人物才有亲和力。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才有审美价值,在书画创作里,人的情感才是最重要的元素。

  

  劳伟原本是从事旅游规划的,云南和外省包括外域的大山大水见得多了,在飞机上俯瞰、在其间穿行、最后落墨在纸上,此时的山水,并不是实实在在的哪一座山,但雄浑包容大千,见山确是山。他原来画的多是花鸟,现在老了反而最爱画山了。他认为,云南的山水很有特点,不像北方山水那样石头外露,植被丰富,气势磅礴而不是险峻。也就是不以“秀”为外向,而以苍茫、厚重的“苍”为神韵。劳伟的山水在注重山形、树形刻画的同时,更讲究发挥水墨画的用笔和用水的综合特点,追求浪漫色彩的墨韵效果。

  

  在创作中,劳伟念念不忘学传统、师造化,一幅花了两个月时间画就的《春天永驻碧水沧崖间》,劳伟把昆明人熟悉的西山滇池赋予了一个全新的视觉惊喜。为了把西山滇池画出新意,劳伟专门让儿子劳俊开着车拉着自己绕着滇池跑了几圈,寻找新的角度,作品完成后大型山水长幅上清新静谧、云烟氤氲、水色淋漓,睡美人掩映在绿柳古树间,滇池岸边芳草青青,宛如孙髯翁长联所云: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得观此画的人莫不赞叹,原来西山滇池还有如此之多我们没有发现的美丽。

  

  “闲云牧梦,惠雨催耕”,在艺术与情感之间神交共荣的劳伟正在创作一系列表现云南山川的水墨画。山水有情,山水表情,劳伟表的是笔意之外的胸壑大千。云南大地是如此美丽而宽广,足够包容和驱动着劳伟脉脉跳跃的笔意墨心。

   王迎新/ 文 图 《大观周刊》2007年 第三十期






新闻搜索

推荐文章 精彩图片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电话 |  网上投稿
云南日报网 云ICP备020002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n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1999.11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