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 闻 | 云南 | 地产 | 法律 | 报刊 | 娱 乐 | 文化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 时 尚 | IT | 汽车 | 各地 | 读图 | 专题 | 短信 | 邮件
马宝忠:雕琢历史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他是第一个报道“香格里拉在云南”的关键人物

    他书写了云南翡翠的前世今生,改写了云南玉的历史

    他是战士,是记者,是公务员,是云南珠宝行业的楚翘,是有百万字专业著述的作家……

    他用天赋秉异的妙思,用从祖辈那里继承下来的责任感,从历史的漫漫长河中淘洗出最美丽的石头,并将其雕凿刻成最具时代光芒的作品

    

    历史太长,人生太短。面对时间和事件组成的汪洋,多数人选择了紧抓现在,选择了用有限的生命去追逐无限的欲望。马宝忠却在历史的长与人生的短之间,选择了与众不同的方式。

    如果说历史是一块璞玉,他就是一位慧眼识宝、精心琢宝的玉雕大师。他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了无限的历史中,去发现对现实有意义的片段。

    

    在历史中求索

    第一次见到马宝忠时,我很难相信,这个面带普通平和笑容、说着地道老昆明话的人就是这样一位雕琢历史的大师。了解马宝忠的人都知道,他是云南华侨史、珠宝史研究的专家。他当过记者,善于用记者的方式去寻找研究历史的脉络;同时,他善于用历史的眼光去思考现实。更重要的是他将历史与现实拉近距离,创造出一个又一个别具魅力的文化品牌。

    马宝忠出生于腾冲的名门世家,性格里有着云南天然的温和厚道。风华正茂的青春年少时,马宝忠从昆明下乡当知青,后来又到了部队。然而,从小就喜好文科的他,入了行武也割舍不了文情,成为部队最出色的文化干事。部队给了马宝忠一个在云南边境从事边防与民族宣传工作的机会,在翻山越岭的采访与工作中,他了解到了许许多多教科书不曾有过的历史,和那时的人们还不看重的民族文化。

    云南地处中华汉文化的边沿,记录云南历史的书籍少得可怜。以往学者们仅仅能从《史记》这样的中国历史巨著中找到只言片语,来证明西南夷曾经有过的文明。20世纪,从“五四”到新中国建立前,云南历史学和文化学在闻一多、范文澜等少数先觉的新知识分子的推动下有了新的发展,云南民族史开始得到重视。解放后,云南学者在汉文化与民族文化错综复杂交织的状态中,寻找出了一条清晰的线索,不断完善云南的历史文化体系,让后人更明白自己时代的坐标。

    

    出于对历史文化的热爱,马宝忠从部队回到地方后,一边在搞外宣工作,一边又投入到历史、文化的研究中。在云南大学,他有幸成为新中国成立后培养的第一位民族史博士林超民先生的研究生。从此,开始了他以史为镜的又一次“生命”。

    系统地学习,让马宝忠有了思考的底蕴。马宝忠认为“历史是一面镜子,可以让人看到我们的过去,意识到我们的将来。写文章、做事,如果把历史贯穿了以后,就会有深度。对于推动整个云南文化发展,都有一种深度,理念也会更坚定。”

    研究生毕业时,马宝忠写了论文——《试论“辛亥腾越起义”》。他认为“1911年10月27日,张文光率义军在云南腾越掀起的辛亥腾越起义是辛亥云南首义,早于辛亥昆明起义3天,也是西南首义,在辛亥革命史和云南近代史上,均具不可磨灭之贡献。”当时,很多学者并不认同这样的观点,作为腾越人,马宝忠觉得历史研究中盖棺之后未必就能下定论。时代的发展进步中,关于同一史实人们也会有新的认识。论文答辩时很多专家学者都提出了十分尖锐的问题,但是在马宝忠完整的新观点、新论据的辩驳后,所有人最后却给予了他全票通过。

    

    当代中国,我们正在创造前人未曾有过的发展奇迹,正在书写从来没有过的历史。回头凝望,我们也要学会用前人未曾有过的眼光看历史。人的思维有时会被地域、时间、观念局限,但通过现代方式的研究,历史都会被重新发现。夏商周的断代更精确了,中华文明的起始提前到公元前31世纪。在云南,从“元谋人”生活的年代到《汉书》中有“西南夷”记载的一百多万年间,已知人类的活动是空缺的,历史的记载是空白的;从汉代到民国时期云南的历史文献是稀薄的;从解放后到现代,云南的历史学、文化学才开始活跃起来。虽然已过知天命之年,但马宝忠的思维却更加活跃。“我们的思路不能只局限于我们的历史资料,应该有一点开拓的眼光。”他虽然不是象牙塔里的学者,但正是这种“路漫漫兮其修远,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态度,支持他做以前鲜为人关注的云南华侨史、云南翡翠史、二战史等许多课题的研究。他写出了电视专题《失落的历史与文明——古滇考古大观》。此外还深入到神秘的“金三角”、古老的印度北部阿萨母邦,却踏访考察了那里的云南籍人村落,和从云南迁徙去的各种少数民族……

    马宝忠认为:“表面上看我们现在的生活与历史无关,但实际上是紧密相联的。尊重民族的风俗、尊重民族的文化,历史指导我们今天的工作是有好处的。”事实证明,在历史中求索已经带给云南人无穷的财富。

    

    在历史中发现

    1994年3月,马宝忠赴丽江报道大地震后国外捐款情况。在机场与第一次带纳西古乐到国外演出的宣科有了短短的会面。宣科跟他谈起,东印度图书馆的馆长夫妇在听了古乐后送给他一本叫《失去的地平线》的书,书中希尔顿所提到的“香格里拉”很像云南的西北。凭着对历史的一贯热情,凭着对新闻的敏感,马宝忠结束丽江之行后就直接去了中甸。

    当时的迪庆道路崎岖,鲜为人知,但地区领导者正积极努力地谋求发展的机遇。马宝忠关于在迪庆寻找“香格里拉”的想法得到了包括格桑顿珠州长在内的许多父母官和文化人的赞同,并让他们心中求知、求发展的渴望变成了熊熊火焰。当下立即开始查阅史料、咨询专家、进行交流,同时组织车辆、人员与马宝忠一起跑遍所有涉及到“香格里拉”的地方进行实地考察。通过一个月实地考察,以及对历史、地理、古藏语、民俗文化的多番考证、论证之后,初步得出:“SHANGRI-LA”(香格里拉)源于古藏语,英国失事飞机飞行员可能就是被横断山脉中的藏民所救,而被希尔顿称为“香格里拉”的世外桃源就在云南迪庆。

    

    1994年4月9日,马宝忠将考察结果发往中新社,写成的文章就叫《真正的香格里拉在云南迪庆》。第二天,国内外十多家媒体同时刊发消息,一时间迪庆成为焦点。一个星期后,新加坡兄弟集团发函邀请迪庆政府代表团访问新加坡,商讨如何将历史中的“香格里拉”与现实中的“香格里拉”结合,如何开发迪庆?然而,对“香格里拉”这样一个不可多得的文化品牌的归属问题,却引起了滇藏多个地区的争论。多年来,马宝忠这位为发现“香格里拉”立下汗马功劳的人却形成了这样的想法:通过与周边藏区的交流,香格里拉成为返璞归真藏区文化的代表。“香格里拉”从历史中被挖掘出来,对历史和现实都具有重要意义。世人如此崇尚“香格里拉”,证明大家要寻找的不只是某一个具体的村落,而是人与自然和谐的世外桃源。“香格里拉”不能只作为一个课题,它要作为一种动力来推动整个迪庆的旅游业与文化业发展的。“香格里拉”是云南的,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香格里拉”是“永远的香格里拉”。

    

    马宝忠当时到迪庆只是一个兴趣,未曾想到一篇千余字的文章,13年间竟引起了学者的争论,政府的关注,产业的开发,文化的变化……了解“品牌和概念可以为云南带来很多东西。我们要从历史的角度和世界接轨,把云南的文化和历史,把云南有价值的东西向外推广,会得到外界的认可。云南要创建民族文化大省,云南人就必须做出自己的贡献。提高云南人素质,把云南创建得更好,如果大家都有这个情怀,那么我相信云南的明天会是更美好的。”马宝忠这样说。

    对个人来说,马宝忠更多的收获却是思想的历练与成熟。他将所有报道“香格里拉在云南迪庆”的12000元稿酬都捐献给迪庆的希望小学并设立图书室。香格里拉也给了马宝忠最高的奖赏:松赞林寺80高龄的老堪布将珍藏多年的,代表佛家金身的3米长、吉黄色哈达献给了他。

    

    在历史中雕琢

    腾冲是“翡翠之都”。自古以来,就有“玉出云南”,“玉出腾越”之说。还有人玩笑地说:在腾冲,就连茅房里的垫脚石也是玉石。祖藉腾冲的马宝忠从小就生活在这样一个充满玉石、翡翠传奇的世界里。然而,踏着玉垫脚石长大的他并没有像家族中的长辈和兄弟们一样选择做玉石生意,而是用历史的方式,用历史这块“它山之石”来“攻玉”。

    马宝忠所见过的玉石、翡翠都价值数百万甚至上亿元。在物质的考量面前,马宝忠采取了他独用的、惯用的历史的思考方式。在亿万年的长河中,一个翡翠雕件的诞生可能是在侏罗纪的一场火山爆发中,它的前世可能会改变一个采石工人贫穷的命运,而它的今生却有可能成为一场刻骨爱情的见证。在历史的长河中,翡翠的故事波澜壮阔、跌宕起伏,它可能是一个氏族部落顶礼膜拜、凝聚力量的神器,可能是皇冠上那至高无上权利的象征和皇后胸前光芒四射的魅力源泉,也可能是江湖中快意情仇的焦点和平民百姓一生期翼的饰品……马宝忠能读得懂玉石的历史和语言,许许多多石头的故事汇聚在他脑海中,就成为了一部关于玉的历史。二十多年,马宝忠醉心于研究云南翡翠的前世今生,编著了《云南珠宝王国》、《翡翠的鉴定与鉴赏》和即将出版的“玉出云南考”等前无古人的专业著作。

    

    马宝忠说自己对翡翠的研究是对外开放后开始的。那时的云南玉石和翡翠并不受人关注,也卖不起价钱,更鲜有人研究其历史。国内学者普遍认为云南翡翠、硬玉是明朝和清朝才发现的,它的历史应该从明清开始写起。马宝忠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并写出《明清不是硬玉翡翠的发现时期》一文,认为翡翠发端于远古,盛于古腾越。“特殊的地理环境、地质条件和历史背景构成了云南翡翠文化的深厚渊源。也印证了硬玉翡翠在新石器时代就已发现,明清则是到了运用成熟的阶段。”大量出土文物证明,东汉时期就有翡翠运出的记录,特别是18世纪19世纪,中国文化翡翠的华光异彩更是盛过了和田玉。近代,包括慈禧太后、宋美龄两位女性在内的许多人士对翡翠都十分酷爱。发展至今,现代中国玉市场和玉文化中,翡翠无论从数量、品种、工艺、价值、文化各方面上都已经是最繁荣丰富,而翡翠就出自云南,是云南当仁不让的品牌。

    不久前,专家对云南翡翠品牌市场进行了价值评估,令人大吃一惊,这竟然是价值200亿元的无形资产。作为云南珠宝行业协会秘书长,马宝忠已经把云南玉石、翡翠的发展视为已任。他在“雕琢”云南玉石、翡翠文化历史的同时,也在呼吁希望政府给予行业更多的支持。

    2005年是腾冲取得“翡翠第一城”的称号。在申报过程中,马宝忠以一片赤子之情为腾冲收集撰写了大量关于翡翠、历史、文化的资料。四处奔走、呼吁,引起各界人士的重视,挫败了很多恶意抢注,为腾冲正了名。最终使“翡翠第一城”花落腾冲。同年,腾冲和顺乡角逐中国魅力名镇,马宝忠受邀到中央电视台介绍和顺历史文化,并主持了赌石节目。结果和顺一举夺标,荣登中国魅力名镇榜首。

    腾冲人真切地说:“感谢马老师,为腾冲做了一张最好的名片。”

    2006年是第二届玉雕百花大奖赛,马宝忠力推腾冲、瑞丽、昆明的几十件作品参赛。出乎预料的是,腾冲玉雕师杨树明的“南海观音”以全新的构思雕出的传统观音体裁作品竟获得了大奖赛的金奖。玉雕师赛后说,如果当时不是马老师的鼓励,或许这个作品连云南都不会走出。一个极边小县,两年内荣三个全国第一,确实难能可贵,马宝忠功不可没。

    2007年,翡翠原料疯狂涨价,涨到专业买家都承受不了的高价。业内业外的人士都看好玉石产业这个平台,都想在这个平台上一展身手,但是与玉亿万年的生命相比,与它无瑕的品质相比,今天人们的疯狂似乎只会是一缕即散的云烟。只有真正读懂玉的人,才能拥有玉器身上所有的财富,而不是仅仅拥有一块漂亮的石头。

    2007年4月份,马宝忠在踏访史迪威公路的过程中,发现印度孟卖博物馆中竟然珍藏着数十件明清中国玉器。馆中资料显示,这是英国殖民者未来得及带到英国的玉器,它们是由南丝绸路上运到印度的,它们的产地就是云南腾冲。面对没有详细记载的玉器,许多人都是一团疑惑,而对马宝忠来说,这仿佛又为他打开了一扇窗,或许就能找到明清时中国、云南玉在世界的流通脉络,找到世界对中国、云南玉认识的源头。

    在现实中奉献

    秋雨霏霏,采访马宝忠的过程像是在听故事,过得很快,边聆听边想:生命是有限的,是否真值得用有限的生命去达成无限的欲望却值得每个人细细思量。或许,将眼光放远一些,将有限生命放到更长的历史中,心就会海阔天空了。

    2006年马宝忠被云南电视台评为“云南好人”。入选理由是他自1998年以来的10年间,他向社会捐赠图书共2000余册,价值近10万元。在马宝忠心底里,一直朴素地认为:好人人人可做。如果每一个人不论能力大小,都能力社会做出一分奉献,那么社会自然会和谐,云南自然会美好。

    马宝忠觉得现在身上惟一肩负的好像就是一种文化责任感和使命感。“我想让云南这一片神奇的土地为更多的人知道,让这一片土地影响力能更大。”

    本刊记者  朱丹 图/文《大观周刊》2007年 第四十期




新闻搜索

推荐文章 精彩图片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电话 |  网上投稿
云南日报网 云ICP备020002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n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1999.11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