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 闻 | 云南 | 地产 | 法律 | 报刊 | 娱 乐 | 文化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 时 尚 | IT | 汽车 | 各地 | 读图 | 专题 | 短信 | 邮件
戴永恒:刀石“舞动”大观长联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3元/月)
 

    对石头的痴迷,古往今来留下许多美谈,唐代贤相牛僧儒对石“待之如宾友,视之如贤哲,重之如宝玉,爱之如儿孙。”宋代书画名家米芾拜石为师,称石为“兄”;清代“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赞美奇石“丑石也,丑而雄,丑而秀”。在昆明这座千年古城,曾有无数先贤爱石“如命”。如今,“老昆明”人戴永恒一生用刀与石“相爱相亲”,在印章的方寸间篆刻《大观楼长联》,通过印谱弘扬和传播昆明的历史文化。

    大观楼长联的印记

    

    戴永恒对石头的情结缘于篆刻所用的石头印章。走进他的书房,一股浓郁的传统文化气息扑面而来,墙壁上悬挂着他创作的书法作品和一枚枚朱白相间的印谱;书桌上的“文房四宝”一应俱全,砚池里散发出幽兰般的墨香不由让人想到“书存金石气,室有蕙兰香”的诗句。一个细节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无论是书法还是篆刻,戴永恒创作的主题始终围绕着被誉为“天下第一长联”的《大观楼长联》。

    戴永恒于1948年出生在一个“老昆明”的摄影世家,少年时,常随父母亲游览昆明风景名胜,用相馆镜头定格了昆明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登临大观楼,面对“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缟素”,国学功底颇深的父亲逐句给他们解读《大观楼长联》的意境,要求儿女们谙熟于心。在父辈的熏陶下,戴永恒对摄影、书法、篆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上中学时,戴永恒因写得一手好字而深受老师、同学的喜爱,但他并没有陶醉在“一手好字”上。父亲告诫他,中国书法源远流长,名家辈出,只有“取法乎上”,不断汲取前人艺术的精华,兼收并蓄,才能实现自我突破,取得更大的进步。在父亲的教诲下,戴永恒更加刻苦,他追本溯源,遍临秦篆、汉隶、唐楷诸碑拓片。在学习篆书过程中发现,始于殷商,兴于秦汉,盛于明清的篆书,其最好的表现形式是篆刻。前人用金属、石料在方寸之间,仅用线条形意分朱布白,达到豪壮飘逸的书法笔意,流畅生动的雕刻神韵,创造了高雅的综合性造型艺术——金石文化。他深深地爱上了这门艺术,一方印石、一把刻刀,伴随他10余年,刻了磨,磨了刻,印石变得越来越薄,技艺却不断提高。

    石不能言最可人

    

    能把个人爱好当成一项事业来追求无疑是件惬意的事,参加工作后,戴永恒有了更多时间和精力研习书法、篆刻艺术。他认为,书画同源,艺术是相通的,许多元素可以兼容和互补,博大精深的金石书画艺术需要追寻者脚踏实地孜孜不倦的探索和参悟。工作之余,他背上照相机探访名胜古迹,在照相机的取镜框里他领悟到书法、篆刻的巧妙布局。

    他曾无数次登上大观楼,用手中的相机试图表现《大观楼长联》中“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的诗情画意;也试图在“翠羽丹霞”中找寻“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的感觉。神奇的大自然总把禀赋眷顾给有心人!“锲而不舍,金石可镂”,戴永恒执着地从传统书法的历史演变中观澜索源,汲取养分。他反复研究揣摩各种流派名家印谱中不同风格的作品,感悟“书从印入,印从书出”的奥妙,春来冬去,矢志不渝。书法、篆刻对于他,是春风得意时灵感的涌动;是如释重负后短暂的休憩;是陶冶情操时爱好的倾注;是交友联谊时诚信的奉献……他认为,无论书法还是篆刻作品,体现着创作者的禀赋和阅历,而作品表现的主题蕴含着深厚的文学意义和丰富的时代信息。观看戴永恒的书法作品,其隶书除取法汉代的《张迁》、《乙瑛》等名碑之外,涉取大、小二爨精髓,以方笔为主,笔力遒劲雄厚。观其篆刻作品,尽管远取秦汉,近汲明清,但或多或少以刀代笔融入了方笔的韵味。石不能言最可人,在一枚邮票大小的印石截面上奏刀治印,在刀石相击“滋滋”的镌刻声中,享受那种“宽可走马,密不容针”的气势,戴永恒感受到是心灵与石头碰撞和对话。古往今来,诗、书、画、印令无数人如痴如醉,为伊消得人憔悴。

    以印谱弘扬云南传统文化

    

    谈到职业,戴永恒说自己是“一生都在做展览”。戴永恒供职于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云南分会,从事工艺美术设计和对外展览工作。由于工作需要,他经常公派出国参加对外贸易展览会,宣传云南经济社会的发展成果。在国外,他把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现代文化的元素充分应用到自己所设计的展览中,独具匠心的设计受到了国内外同行、参展单位和观众的好评。

    “中西方文化艺术是相通的,可以兼收并蓄。”戴永恒说,在他的设计作品中,大胆地将中国书法、篆刻的艺术表现形式融入现代设计理念中,既有时代感,更能体现本土特色。而书法、篆刻的表现内容则是他钟爱的《大观楼长联》。在国外办展览期间,很多外国朋友人向他求字求印,戴永恒总竭力满足他们的要求,而他的作品表现的主题依旧是《大观楼长联》。“让更多人知道昆明的《大观楼长联》,这也可以算作一种文化交流。”

    

    不懈的艺术追求让戴永恒对印石达到了近乎痴迷的境界,无论是在国外或是国内办展览,闲暇之余,他总喜欢到当地的古玩市场转悠,用他的话说是去“刨石头”。每每寻到一块满意的印石时,他总是喜不胜收,倾囊购买。1992年,戴永恒随团到深圳特区参加一个展览,临回昆明前,同事们在深圳市区大包小包地购买衣服、化妆品,他却独自泡在古玩市场,以4000元的价格“刨”来了一块20多公斤重的印石。对于这样的“石痴”,同事不理解,机场的安检员不理解。“我开始也不理解——”说到这事,戴永恒的妻子说:“有爱好是好事,特别是情趣高雅的爱好。我支持!”10多年来,戴永恒从国内外“刨”回来几十方印石。他经常独自坐在书房内,呆呆地看着这些来自不同地方的印石,脑海里构思着一个设想——用这些石头治印,镌刻《大观楼长联》!

    人一旦有了恒心,便产生不竭的动力。戴永恒首先想到的是那块花了4000元钱买来的石头,他要在这块长宽均为20厘米、高30厘米的印石上镌刻180字《大观楼长联》。根据不同的表现形式,他又精心挑选了40方形状各异的印石,在这些印石上镌刻《大观楼长联》印谱。“创作过程相当艰苦!”戴永恒说,由于白天要上班,只能在晚上和休息日进行创作。镌刻那方最重的印章时,他专门做了一个木模托盘用来固定印石,再把它放在转盘上以便于奏刀。篆刻家在治印时,讲求气定神凝,物我两忘,这样才能达到刀人合一的效果。经过3个多月的创作,凝聚着智慧与心血的《大观楼长联》巨型印章终于治成。

    

    当他费力地将这方20多公斤的印章和上印泥,盖在雪白的宣纸上时,内心升腾起一种难以言表的激动。在随后的日子里,戴永恒经常挑灯夜战,寒来暑往,冬去春来,40方倾注着对《大观楼长联》深厚情感的印章相继完成。

    戴永恒低调而平和,对于自己的艺术成就他总说“因为喜欢而去追求”。事实上,他的摄影作品收录在《中国自然风光与名胜古迹》中,他的书法、篆刻作品入选《全国当代名人名作精品集》。他认为,治学与治印一样,要“耐得住寂寞,厚积薄发”。在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的今天,随着电脑的广泛普及,人们用笔写字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少,篆刻将以怎样的生命力存在?针对于这个问题,戴永恒认为,从篆刻的发展史看,几千年来由于代代相传并发扬光大,在今天已走向了世界。2008年奥运会会徽——"中国印·舞动的北京"就是最好的说明,"这方‘中国印’以中国先贤明言‘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为创意受到全世界的公认和喜爱,印证了‘一印在手,金石同寿’之说,这就是它存在的意义。”《大观周刊》2007年 第四十四期




新闻搜索

推荐文章 精彩图片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电话 |  网上投稿
云南日报网 云ICP备020002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n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1999.11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