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i-2008民间奥运 昆明单车总动员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3元/月)

    2008年,一个新的时间刻度,奥运是这个时间轴上的显著标志。

    无论手里是否持有观赛券,在这个注定成为中国人人生记忆标尺的年度,“奥运”不是空穴来风,也不高高在上,它能像空气一样,存在于我们的日常生活里,影响着我们的生活态度与生活方式。

    让自行车在昆明大行其道,是我们关于“i-2008”的开年主张。

    在这座城市,一些人的生活方式和另一些人的生活方式,可以呈现出最大的不同,却又并不互相妨碍,那么i-2008的起点就有了。

    

     昆明,脚踏板飞起来……

    说起单车的话题,一众踊跃发言。

    小C说,我和女朋友去阿尔卑斯山脚下的小镇旅行,看见骑山地车的玩家坐缆车上到山顶,沿羊肠小道冲下去,浑身泥水,爽呆了!南太桥也有很多单车少年,腾空掉转车头,不怕摔啊……

    小W说,我刚来昆明时,有了辆单车才开始识路的;去大理玩也一样,租辆单车出入古城、环绕洱海,海风那个舒服!

    小S说,我认识一位领导,家里的汽车常年落灰,他就喜欢骑个捷安特上班,小区的保安都说,现在啊,开车的没有骑车的牛!

    小Z说,小时候学会骑车、游泳、溜冰。这三种技能的共性,是感觉身体能达到一种自由状态,类似飞翔;而且,它们都是学会后一辈子都不会忘掉的本领。

    老L说,我年轻那会儿,一辆“凤凰”很有面子,女朋友坐在后座搂着我的腰唱歌,《甜蜜蜜》翻拍的我!

    ……

    

    似乎人人都有一段关于单车的美好记忆,可惜又都太久地告别了骑车的时光。现在的自行车,似乎正慢慢丧失着交通工具的本义,消退为一种只有电视上才观赏的运动。

    今年生日收到一个礼物,一辆白色的小轮车。冬日的昆明,骑着它冲下建设坡,耳边梧桐树哗哗地响,头顶沉默高远的蓝天,忽然觉得该去买一本书,再到翠湖绕两圈。

    比起一个生活在大城市的朋友,我们幸福很多——两年前,自行车与隐形眼镜就一起离开了她,因为空气太脏。据说她每天骑车到达办公室,一抹脸是黑的,第一件事永远是拿着洗面奶去洗脸。还有更多的城市,单车被排挤,行人被排挤,只有昂贵的汽车大行其道。心下不由想问,这是自由?还是自由的丧失?  

    想来,昆明还真适合复兴自行车。

    

    不说缓解交通拥堵,不说油荒,不说环保……这个不大的城里,我们有暖和的天气、洁净的空气,绿荫的车道,还有比别人慢一点的生活节奏;我们的居民依然热爱着散步、热爱骑自行车或小电驴的记忆,尚还熟悉种种违章带人的技巧!当骑车有机会成为一个城市贴身的生活方式,真的会给人们带来乐趣。

    奥运年,我们重新骑车。喜欢我们的昆明,因为这个城里的人会拿炒菜、煮饭、走路、睡觉、见朋友当回事,会拿骑不骑自行车当回事。

    从昆明出发 逍遥骑士千里走单骑

    

     两个轱辘,漫游天下。他们不满足于城市里的驰骋纵横,城市外更大的征途才是挑战。没有所谓的意义,只是一种本能。美国前总统肯尼迪曾说过:“没什么能与骑自行车的简单快乐相比。”但是,你有勇气用这小小的车轮去丈量世界吗?

    流浪是为了更幸福地生活

    亚欧@许良春,昆明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管理人员

      几乎没有什么人能把“职业女性”和“铁骑驴友”联系在一起。这两个词的距离在约定俗成的概念中隔着不止一个马里亚纳海沟,尤其已是不惑之年并在医院做行政管理工作的许良春,“朝九晚五”和“三点一线”仿佛才应该是她们这类白领的标签,而并非惊世骇俗的只身跑到罗马,成为骑车穿越亚欧的女性第一人。

      大学时的许良春,刚刚感受到自行车的乐趣,结伴环游滇池就是他们能体验风景最简单的方式。十年来,许良春的车轮印遍及滇藏、川藏线、西双版纳、丽江、香格里拉、大理、瑞丽、怒江及云南的大部分地区。

      2004年,许良春得知“迎奥运中国北京——意大利罗马自行车远征”的活动开始,飞往北京去报了名,并以惟一的一名女性骑手身份入选了。虽说条条大路通罗马,但许良春选择的那一条可能是最困难的。她只身骑着自行车,历经210个日日夜夜,从夏天骑到冬天,13000公里的漫漫征程,穿越巴基斯坦、伊朗、土耳其、希腊、意大利等欧亚6国,横跨欧亚大陆,最终到达罗马。其实最难以在她记忆里灰飞烟灭的,不是她去过哪里,而是那一个让很多年以后回想起来唏嘘不已的经过,然后感慨自己曾经那么荡气回肠惊心动魄。

    

      离开北京的每一步,都是对毅力和极限的挑战——穿越新疆千里沙漠戈壁时地面温度五十多度,自行车胎基本每两、三公里就会爆胎;更别提扑面而来的沙尘;但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因为追求目标的不同而导致同伴间产生的分歧,队员先后退出,最终到达伊斯兰堡时,整个行程只剩下许良春一个人。而这时恰好在当地发生绑架中国工程师事件。异域他乡无人伴,一个接一个的考验,摆在了许良春面前:大漠中,吃的,住的都不能讲究,手机没有信号,和国内的联系因条件限制而中断,一切只能靠自己。

      继续行路的代价难以想象,进入伊朗,等待她的是千里无人的沙漠、戈壁,即使遇到当地居民也无法沟通。荒无人烟的路上,她大声唱歌,偶尔会遇到个别同路的汽车,司机们都会惊讶于在这样的路上看见一个骑自行车的异国女子,她说,当他们停下来跟她进行简单交流的时候就是一天中最愉快的经历。

    

      这样走走停停,半懂不懂地参考一本伊斯兰堡买的《孤独之心》,许良春到达了土耳其边境。当地正好在下雪,人烟稀少,坡地又多,更可怕的是成群的野狗,只能死命地骑。狼狈地逃过野狗追击后,她才发现自己车上的防尘罩都被抓破了。就这样在克服了无数的困难后,2005年元月,40岁的许良春终于骑着自行车出现在罗马市中心的威尼斯广场和古罗马斗兽场。

      许良春说,我们生活在一个世界,可是我们的灵魂可以在另一个世界。她的生活轨迹简单而快乐——赚钱、旅行、再赚钱、再旅行。她开始看奥修的书,开始学习葫芦丝以便旅行时带上路,开始感激生活中的一切人和物,开始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是什么。她把汽车拿给妹妹,自己用一轮轮的链条驱赶着车轮,用清晰的,与地面接触碰擦出的咝咝声标识距离。

    欧阳小抒/文

    

      不同时期,中国总会被冠以某某大国的称号,在被称作自行车大国时,自行车是最普通不过的大众交通工具。马路上自行车比汽车多,每当上下班的交通高峰,千百条小巷里涌出无数辆自行车……自行车就像一个个细胞,渗透到社会肌体里的每一个角落。虽然只是两个轮子,但它带着中国高速发展。而当两个轮子的自行车成为健身工具时,很多人可能没有想到,在“三转一响”的年代,自行车代表的是家庭财富,是那个年代的奢侈品,“永久”就像LV一样时髦。

    

    单车“大头贴”

    李昆武,52岁

    关键词:工作 创作 生活

    在创作出《云南18怪》、《边疆风情游》等优秀漫画作品的本土漫画家李昆武的“原汁漫画”中,我们总能看到:戴着顶怪帽子的“李小午”或扛单车,或骑单车的情景。其实,“李小午”与车的形象正是李昆武当年采风时的形象写照。

    

    “三转一响”的“永久”记忆

    赵健康,47岁 关键词: 奢侈 永久 珍藏

      对于60版的赵健康来说,小时候骑自行车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当时家庭是十分困难,父亲月收入不过28元,还要养活全家,哪有钱买自行车呢?

      “自行车是家庭生活水平和女性择偶的标准中的第一转,不但价格昂贵而且买不到。”那时邻居有一辆自行车。有一次,停在家门口第二天被偷了。三天后,一张汇款单寄到了邻居家,留言栏内写着:“对不起,我要结婚了,买不到自行车,只能向你‘买’了。”

      而说到自己买车,那是1976年,赵健康到农场工作,离家很远。家里十分紧张,父亲从20多个亲朋好友处借了钱,高价排队买了张自行车购买券后,才有了那辆黑色二十八寸的“永久”自行车。之后,他对爱车进行了精心修饰,把红色的塑料布剪成五分硬币大小,夹进前后轮子的辐条中间,车轮一转起来,形成一个红圈。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他的“宝马”。之后,谈朋友、结婚、生子,换单位……他的生活就是在这辆“永久”的叮铃铃声中度过,直到现在,那辆车还像古董一样收藏在儿子花园别墅的车库里。

    “套裆”骑车 最幸福的童年

    肖勋,33岁  关键词:套裆 环滇 快乐

      在肖勋还不会骑车时,很羡慕别人,特别羡慕能“套裆”骑自行车的同学。“那时总找机会借别人的车,将左脚踏在左侧脚蹬上,右腿则从自行车横梁下穿过,弯曲着将脚踏在右脚蹬板上,我们叫‘套裆’。”他开始能半圈半圈地蹬着走,再后来就能一整圈地蹬骑。没过多久,就能上路了,晚上睡梦中也经常出现骑车的情景……

      高中时,和一群同学,骑车往返20多公里外的滇池游玩。时值盛夏,一顿曝晒,但沿途的美景和清澈的滇池水让我完全忘记了被晒黑的懊恼。

      现在,他一直喜欢骑自行车的感觉。当然,不是在嘈杂的城内,而是在那有绿有黄有红的乡间。纵使沙路颠簸,也喜欢。我们的采访,忽然让他有了想骑自行车的“冲动”。想约上一起冲海埂、一起环滇池、一起杀澄江的同学和朋友放双手,感受原来微风拂面的惬意,那汗流浃背的痛快……

     《大观周刊》2008年 第一期



打印 收藏 关闭




推荐文章
推荐专题
图片新闻
热点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