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赵美 滇国古玉痴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3元/月)

    

    玉是有灵性的宝物,爱玉的人们经常会因玉相聚,那叫做玉缘。

    

    古人常说,玉是有灵性的宝物,爱玉的人们经常会因玉相聚,那叫做玉缘。和古玉翡翠专家赵美教授的相识就缘起于玉。

    

    去年春天的一个早上,开往临沧的飞机晚点,百无聊赖的等待中,我在书摊上买了本《古玉沁色鉴别》的书打发时间,一页页翻开,一只战国白玉璜吸引住了我,上面的黄沁瑰丽如九霄云涌,正看得专心,旁边有人说:“这玉璜的断代时间还有待考证。”惊讶地抬头,说话的是一位戴着细边眼镜,身材魁伟的中年人,能一眼看出这古玉奥秘的定非等闲。攀谈之下才知道,他就是考古学专家,专研中国玉器鉴定,出版了《滇国玉器》一书的云南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赵美副教授。

    慧眼识得滇国玉

    1988年,毕业于云南大学历史系的赵美自愿支边,在怒江州文化局文物管理所工作了八个年头后,怀抱着对考古事业的极大兴趣,他又考上了北京大学考古学系,在我国著名文物鉴定家史树青先生和中国古玉研究第一人杨伯达先生的亲自指导下悉心学习,1997年他获得历史学硕士学位,同年毕业回到云南大学历史系任教至今。十多年过去了,赵美埋头于山川美玉间,撰写了一系列文章为云南的玉石文化梳理出了一个清晰而辉煌的脉络。

    

    在赵美回云南的时候,有人很不解,作为史树青先生和杨伯达先生的得意弟子,赵美完全有条件做另外一个选择:在中原古玉文化最为发达和有历史渊源的地方进行更深入的研究。而他选择了回到家乡,云南古玉在玉文化历史发展上只是一个边缘地带,在这里搞研究会有多大的天地?

    2003年4月,当赵美25万字的《滇国玉器》摆在古玉专家们的案头时,人们明白了,古滇国文化是如此的神秘悠久。

    

    早在多年前,赵美的目光就关注在古滇玉文化上。他细心研究后发现,滇文化是云南重要的历史文化,但之前对于滇文化的研究主要集中在青铜器和漆器等方面。虽然滇国遗址出土的玉器数量和种类都不少,但系统的研究还处于空白。

    赵美用三年的时间跑遍了李家山,石寨山等滇国文化遗址,看遍了云南所有博物馆和许多民间收藏的古玉标本。通过对出土的滇国玉器的玉质、出土特征、类型、纹饰、制作工艺、使用功能的研究,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战国至西汉时期地处中原西南部的滇国,由于受中原文化,特别是中原玉文化的影响,滇国遗址出土的玉器,也出现了以玉为财富、装饰、敛葬的玉文化。同时提出,滇国玉器是中国玉文化在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影响、发展的又一真实记录,是滇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滇国玉器反映了春秋至西汉时期滇池地区滇国的生产力状况、文化和艺术水平。

    

    赵美指出,滇国的玉器文化,是中华玉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滇国出土的部分玉器,如突沿手镯和玉衣、虺龙纹玉片等,明显的表现出中原与滇国直接交往的信息,是滇国与中原交往的重要资料,赵美的研究从一个全新的角度反映了中原王朝与滇国的政治关系和文化交流。

    “折琼枝以为羞兮,精琼靡以为米长;为余驾飞龙兮,杂瑶象以为车”在我们怀想着古滇国遥远的富饶与兴盛之时,《滇国玉器》完满地填补了滇文化研究中的空白,这也是赵美在不惑之年为自己的古玉情怀挽起的一个如意结。二十多年的时间里,赵美还主持研究、参与或编撰出版了《中国古玉研究文献指南》、《珠宝玉石的分类及鉴定方法》、《剑川石钟山考古调查研究与开发》、《怒江州文物志》等一系列课题和书籍,把云南这块土地上科学的严谨与传统的深奥用一方方美玉串连起来。

    

    以玉树人

    乱世藏黄金,盛世玩古玩。聊到现在玉石特别是翡翠价格上涨的现象,赵美说其实这是一个对中国传统文化价值的认可和回归。盛世之中如何把云南的玉石文化继续发扬光大呢?赵美认为,应该培养出一批俱有“君子之德”的后继人才。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赵美给研究生上的第一课不是专业课,而是教他们怎样做人。他始终认为要做学问首先还是要学做人。中国人自古爱玉,以玉喻德,以玉养德,中国传统的儒家思想就与玉文化融为一体,儒家提出“君子比德于玉”,认为“玉有十一德”,即“仁、知、义、礼、乐、忠、信、天……”所以,玉之美不只是因为它外在的美,玉作为自然界中的一种硅酸盐无机物,它自身并没有什么神通。但经过人工的碾磨雕琢和赋予了它深厚的文化内涵之后,它的坚韧、纯洁、朴实、稚拙、灵透、温润便充分地显现出来,“温润而泽,仁也”,这才是中国历代文人所奉行的操行准则。

    当年在北京学习时,老师们的为人与操守给他留下了至深的印象。一次,赵美和史树青先生一起吃饭,饭毕,桌上还剩下两个馒头,老人小心翼翼地用纸包好说带回去晚上吃。要知道,史先生可是手头流经过无数价值连城国宝的大家啊,他尚且要珍惜两个小小的馒头,何况我们后生呢。

    

    还有一次,赵美和同学到杨伯达先生家拜访,行内人传说杨先生家藏美玉无数,可到了一看,家里的玉只有两件,一件是新料的样本,另一件也是样本。

    赵美说,做学问的人只有把“德”字放在当头,才能深研进去。

    他家的客厅临窗下有一张天然树根雕大茶桌,茶桌上除了杯杯壶壶外,最特别的就是随意放着的一块块玉石,有温润腻滑的和田玉,有尚未雕琢的翡翠,有绿如云的蚰玉,还有带着石皮的毛料,这些玉石并不贵重,却是教学的好样本。

    茶喝得高兴时,赵美会翻出几件滇古玉文化的代表器物的带乳突的玛瑙扣,或者是一本本古玉图册。史树青先生的题字就挂在主人坐位的后墙上:“学莫便乎近其人,而隆礼次之。”赵美说,这是自己最喜欢的一句话,为学之道,真的再没有比接近良师更便利的了。这良师是史树青先生,是杨伯达先生,也是一方方传世美玉,玉无语,却有良音,最能言。

    

    赵美笑言:中国人的老祖宗很了不起的一点,就是把一种本来并没有实用价值的石头,赋予了文化内涵后,使之变成了价值连城的宝贝。玉为何物?古人云:“石之美者”。中国人用玉,最早可以追溯到远古时期,从广义上讲,玉也是石,是石材中的一种。它们之间的不同就在于一个字,玉比石“美”。玉有着丰富浩瀚的文化内涵。所以说,文化就是载体,玉石文化正是云南这一古老而新兴产业的点睛之笔。

    数千年前,中原玉文化进入云南后,由于云南特殊的区位、资源,使之马上成为中国与东南亚、南亚之间翡翠、珠宝集散、加工和销售的重要核心区域之一,天时地利的因缘促成了云南独特的边陲珠宝文化。其中,云南的玉文化更是源远流长,广博精深,上可追溯到古滇国时期,下到今日颇具规模的专业玉石珠宝店,“云南翡翠”、“云南珠宝”已成为蜚声海内外的知名品牌,有专家认为,“云南珠宝”目前在国内的商业价值在全国珠宝品牌中傲居第一,价值200亿元!

    

    “云南有着丰厚的玉文化历史和资源,“云南翡翠”、“云南珠宝”已成为国内外的知名品牌,爱玉、识玉的人在增多,消费玉石正成为一种新的珠宝时尚,我们完全有理由把玉石打造成云南云烟、云花、云药、云茶之外的另一朵金花。”这就是赵美孜孜不倦追求的美玉人生。

    从永胜的青翠山谷到怒江的滔滔江水,从北大的苦读寒夜到古滇国的点滴星火,爱玉的赵美和玉一同在天地间吸纳精华、在山水间吞吐灵气,在岁月里完善着圆融的生命。本刊记者  王迎新/文 摄影《大观周刊》2007年 第四十七期



打印 收藏 关闭




推荐文章
推荐专题
图片新闻
热点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