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在丙中洛过圣诞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3元/月)

    不久前我走进怒江,走进贡山,走进丙中洛,在远离城市喧嚣的村庄里找到了圣诞的答案。圣诞是新生,是祝福,是心灵的洗礼……

    一个村子,一个教堂,二十来个人,让精彩开始。而我,在2007年的圣诞节无意间闯入了这个宁静的世界。当藏族老人敲响了圣诞的钟声时,第一次感觉钟声是那么的清脆悦耳,心静了,思绪停止了,惟有余音缠绕,久久不散。第一次听到赞美诗,感到激动,看到村民们十分虔诚的膜拜、诵读、歌唱,没有浮华、没有金钱,有心就够了。灵魂在这美丽的夜空下、歌声中悸动。

    

    世外桃源——丙中洛

    很早就听说在怒江深处有一个世外桃源——丙中洛,那里桃花纷飞,青山绿水,四周数座有姓名的神山围绕着它,丙中洛是“人神共居的地方”,真正是“雪山为城,江河为池”。她是没有被现代文明所影响的,纯朴自然的一块净土,被誉为三江并流腹地的香格里拉。每每圣诞之时,丙中洛都会传出祝福的颂歌,令人神往。2007年圣诞节,有幸在这桃花园聆听了这世纪颂歌。

    

    从六库到丙中洛,沿怒江水而行。一路上,冬春之季才能看到的蓝得发绿,绿中透蓝的江水陪伴着我们,大山的掩映下,犹如一条梦幻翡翠项链的江水,挂在高黎贡山的脖颈上,配上两岸火红的攀枝花和凤尾竹,风景美丽得让人陶醉。经过了“U”型“怒江第一湾”后,没过多久,一块“丙中洛”的石碑出现在眼前,路边走来一伙藏族人,小伙子手持“达变”(怒族人常用的传统乐器,其形似琵琶,呈椭圆形或三角形,以四根丝线为弦,其音质格外清亮,韵味异常独特)弹着美妙动听的音乐,姑娘们为我们献上圣洁的“哈达”,并随着音乐舞翩翩。我们就这样静静地站着、静静地看着,体味着这份恍如隔世的恬美。

    

    6个民族3种宗教的丁大妈家

    丙中洛中有个名叫重丁的村子,位于怒江峡谷罕见的开阔地带,是个多民族聚居的“藏族村子”。重丁村有44户人家,居住着8个民族,以藏族为主,还有独龙族、傈僳族、回族、怒族、纳西族、白族和汉族。这里不但民族多,宗教信仰也多,藏传佛教、天主教、基督教和原始宗教都在这里盛行,这里,真正是人神共居的地方。

    

    重丁村有一位慈祥的藏族老阿妈,人们都管她叫丁大妈。知道丁大妈是因为看了纪录片《德拉姆》,影片中记录了丁大妈大家庭的生活。丁大妈在当地很有名,凡到过这里的人都认识她。车子停在丁大妈家门口,只见铁门上书“丁大妈家”四个字。丁大妈家院子很大,院落分两个区域,一边是自己住的旧院子,泥巴地木楞房;一边是水泥院子,两层木楼的砖混房。屋后有一株板栗树,据说是法国传教士带来的种子栽培的。

    丁大妈说起她的特殊家庭很开心。老伴是怒族,大女媳是兰坪白族,二女媳是傈僳族,三女媳是广西壮族,儿媳是纳西族,全家十几口,共有六个民族,是个真正的民族融和的大家庭。这个家庭信奉3种宗教,天主教、基督教、佛教,大家互不干涉,互不影响,相处十分融洽。不仅如此,丁大妈还说她是贡山第一个开农家乐的人。原因是以前碰到一个游客来家里要水喝、买吃的,找住宿,由于方圆几里没有住的地方,只好把年轻人安排在自家的麦草上过夜,心里很难过。在游客的启发下自家办起了农家乐。由于游客们的口碑和网络的传播,这里逐步变成旅游者眼里的天堂。

    到了下午五点,丁大妈突然想起件什么事,带着我们奔出去。在丁大妈家对面,岩石当瓦盖屋顶的房屋中,一座庄严的天主教教堂赫然出现在我们面前。丁大妈边走边说,“我是这座教堂的管理人,只有我才有钥匙,是为了方便参观教堂的游人。平时只有周末才开放。今天是圣诞节,晚上12点会有许多村民来祷告。”早忘了时间慨念的我们,居然能在这神仙宝地度过不一样的圣诞节,不禁有几分欣喜。

    

    别样的圣诞晚宴

    在这清幽静雅的世界中,时间过的飞快。夕阳把最后一道光线射向雪山之颠,雪山映着红霞,发出耀眼的光芒,随即慢慢消失在暮色之中。一团火光冲天而起,丁大妈家的院子里燃起了很大的篝火。大伙围着篝火,吃着丁大妈烙制的“鸡蛋石板粑粑”,也许是天冷,也许是饥饿,一个个狼吞虎咽的样子,完全忘了城里人的斯文,丁大妈看着笑眯眯地连声说:“爱吃就好,爱吃就好……”。问候喧哗声弥漫在这冬夜里,让人倍感亲切与温馨。

    

    就这样,我们在一个地图上几乎找不到的雪山小镇,围在火塘旁吃着丰盛的农家年夜饭,喝着暇拉酒,玉米酒,藏密酒,等待平安夜的来临。少数民族独有的热情使我们身旁的酒很快见底了,带着一丝醉意,仰头看着满天的星斗。今日是难得一遇的十五与圣诞同日,皓月下的重丁村有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吸引力,美丽、圣洁、广阔……

    唱圣歌的卓玛

    饭后,怀着期待的心情我们来到了教堂。一位身穿鲜艳服饰的藏族少女吸引了我们的镜头。那明亮、华丽、整洁的藏装把她衬托得美丽、大方。姑娘叫卓玛,今年18岁。卓玛说:今天是这里的人们一年中最重大的节日——圣诞节,要穿上新衣服,表示新的开始。接着她与同伴打扫教堂、装花灯、挂饰品,虽然是简简单单的几件东西,却把教堂扮亮起来。小伙伴说,卓玛今晚要唱圣歌,她是当地有名的好嗓子。卓玛告诉我,小的时候,和爷爷一起来祷告,那时只是觉得新奇,懂事后,才明白了其中的真理,就经常来为教堂打扫。听爷爷讲,在1898年,一位法国的传教士来到这里,建教堂传教,他的真诚感染了这里许许多多的人。步入静寂无声的教堂,暗香阵阵,烛影摇曳,幽暗的教堂内,两侧墙上挂满了宗教壁画,圣台上供奉着耶稣受难像,圣台两侧悬挂着对联。

    

    天色渐晚,教堂前的人越来越多,大家燃起篝火。卓玛告诉我,平安夜礼拜前的时间,是村民们唱歌跳舞的时间,这是人们一年中最快乐的时候。说完,拉着我们一同融入了人群中。各民族的姑娘、小伙围着篝火跳起舞来,不时还来段男女对唱,歌声此起彼伏,欢乐之极。卓玛的歌声最为清脆,洪亮,让黑夜的重丁村燃放出耀眼光彩。篝火把所有人的脸映得通红。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两位神秘的嘉宾——两位外国女背包族。用不流利的英语交谈后,知道她们来自澳大利亚,今天特意赶到这里参加平安夜礼拜。

    11点50分,村民们纷纷走进教堂,充满笑容的脸庞变得严肃起来,女左,男右地分开坐下,有藏族,傈僳族、白族等好几个民族。12点正,教堂门口传来“铛、铛”钟声,回头望去,只见一位藏族老人,手拉长绳,强劲有力地敲打着教堂顶端的铜钟,一声又一声。钟声响后,神甫上前,讼读着福音,我不懂怎么祈祷,只有心里默默祝福。接着,所有村民念起赞美诗。随后,《欢乐颂》、《平安夜》等圣歌在我耳边响起,卓玛的歌声显得特别干净,少了几分欢喜之气,多了几分虔诚,像天使般吟唱……

    

    如歌、如诉的圣歌,在教堂里萦绕,充满着沉思与遐想。村民们敞开了心灵,向他们心中的神尽情倾吐。仔细分辩,能听出不同的声音,藏语、傈僳语、怒族语等语言在这里交汇。无伴奏的颂歌像一阵阵温馨的清风,悄然吹开了我们的心灵,那么温润,那么轻柔,那么纯净,那么圣洁,我真正听到了天籁之声!唱圣歌的村民表情各异,他们或在忏悔,或在感恩,或是劝慰……最后,所有的村民相互双掌互击,让所有的世俗繁华、悲伤、怨仇都在24日这一天结束了。

    凌晨1点,礼拜结束了,村民们纷纷离去。两位澳大利亚的女士打开睡袋在教堂前平静地睡着了。明月下,我思绪万分,许许多多的第一次在今夜发生了,第一次感觉新年的钟声离我那么近;第一次在教堂里迎来圣诞节;第一次聆听圣歌……圣诞快乐!

    

  周文璟  文/图《大观周刊》2008年 第三期



打印 收藏 关闭




推荐文章
推荐专题
图片新闻
热点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