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魏崴的大娱乐小人生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3元/月)

    年底的那天,终于告别持续了一个多星期的阴雨,迎来一个艳阳天。

    我们坐在魏崴的办公室,看阳光洒在阳台上,整个屋子通透敞亮。这是下午三点的温莎。魏崴来了,一个与我们同龄的成功者,站在云南娱乐业的巅峰,他用娱乐的方式“论剑”人生。

    

    《大观》:最喜欢的饮料是什么?

    魏崴:苏打水。

    魏崴喜欢苏打水。初见魏崴,觉得他也像苏打水,无色无味,清澈洁净地冒着温文尔雅的气泡。苏打水搭配任何饮料都是可能:碰上烈酒它便同样暴烈疯狂,遇到蜂蜜则柔软安谧。没有混搭自己也恬静可口,自有滋味。魏崴也一样,在朋友中,在公司里,他总是温和而无所不在。

    

    然而,魏崴执掌的温莎却有着完全相反的表现。1996年年底温莎品牌下的第一个店开业。10年时间成为昆明娱乐业的领军者。2006年获得云南文化产业十大企业的称号。2007年的温莎扩张成为在全国娱乐业的航母式企业,拥有固定资产1.1亿元,员工总数超过一千人,无论从体量、人流量还是销售额,温莎都超过了前辈级的KTV量贩,当之无愧地成为昆明业界的翘楚。这也是“中国KTV”唱出的一个响亮音符。

    《大观》:生活中有什么习惯?

    魏崴:随时用手机记录。可能是一句话、一件事、一首诗、一张图片……

    对于魏崴而言,“人生就是一个信息的搜集和处理的过程。”因此尽情体验就好,生命的过程可以坚持自己的信念,却不必执迷于结果。魏崴的第一次重大决策,是自作主张从大学辍学。

    

    那年,魏崴20岁,念大二,开掉了自己不喜欢的会计专业。

    家人动用一切手段劝阻无效后,也就由他去了,大概潜意识里,父母是信任他的。这一次的挣扎抉择,是魏崴尝试寻找内心真正自我,并勇敢地捍卫它的第一步。

    魏崴不否认,自己的创业有家族的背景,但是后来,接触娱乐业时间长了,就冒出自己做的想法。觉得自己可以比他们做得好。于是“吹毛求疵”的玩家华丽转身,成为当时领军昆明夜场时尚的波士芭酒吧的开创者。因为缺乏经验,3个月后经营上就出现了问题。痛定思痛,魏崴转变了经营思路,调整了管理人员。装修、气氛、音乐、表演……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改变,波士芭再次归来时引爆了昆明夜场,俨然王者风范。归根结底,魏崴自己也是一个年轻人,他了解年轻的心需要什么样的环境,年轻的激情需要怎样释放。

    

    1996年年底第一家温莎店开业。这是一家定位给小部分高端人士的娱乐夜店,有好的装修、管理和服务,却没能提供给人们真正快乐的娱乐时光。怎么办?魏崴痛苦地思考着如何让人们快乐。直到KTV量贩的概念进入昆明,魏崴眼前一亮。大众的消费水准,亲友欢聚一堂“歌为心声”的娱乐方式,才是最贴近民众的选择。

    卡拉OK机的发明者井上大佑曾被评为“二十世纪亚洲最具影响力的二十人”。他的发明不仅影响了二十世纪,还主宰了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娱乐业、文化业。但是,真正推动卡拉OK发展的,人们对快乐的追求,是人们的娱乐消费观。由简单的伴奏带开始,卡拉OK已经变化为一种改变人们生活的娱乐方式。对于昆明,卡拉OK是舶来的,KTV也是,量贩式KTV同样是随着时尚的浪潮一波一波涌来的。但是,对于魏崴来说,人生在接受信息的同时,还要处理和创造。对于温莎来说,身处于娱乐业高速发展的时代,只有创新运营模式才能发展。

    

    2000年后,人们消费观发生了巨大变化。从卡拉OK到KTV市场用了10年,从KTV到量贩式KTV却只用了5年。那么下一步呢?KTV将走向何方?

    “温莎做的是综合服务业的事,而不单是娱乐。”采访过程中魏崴“纠正”了我们的一个习惯称谓。温莎KTV就是量贩式KTV的演化方向。这一点从走进温莎的那一刻,就能感受到:大堂灯火通明,休闲区雅致舒适;二楼有小型的购物区,货品堪比超市;美食味道独特,品种丰富,让人超乎想象;顶级的点歌系统和音响设备让你可以成为“Super Star”;还有无数花样翻新的游戏,让人开怀大乐……“综合服务业”、“中国的KTV”,这是魏崴对温莎的定位。

    

    《大观》:除了K歌,你个人最喜欢什么休闲方式?

    魏崴:没有。但我也会去打羽毛球、游泳、旅游、享受美食……参与这些就像满足客人一样,满足朋友喜好。

    朋友眼中的魏崴,绝对是个随和的人。他爱热闹,总是对聚会充满了热情,在朋友聚会的场合,他总是最简单,最快乐的那个人。大家说去吃川菜就去吃川菜,去唱歌就唱最爱的那首《爱我别走》,朋友说去运动吧,魏崴就换上运动装跟着去了……这个时候,不需要强烈的个性,快乐才是最重要的。

    

    庄子说“至人无己”,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温莎”对于普罗大众其实也起到了魏崴的这种“至人无己”,为大家营造快乐的作用。

    魏崴给公司起名“温莎”,源于温莎公爵和辛普森夫人的浪漫爱情。不过更重要的是倡导一种随性的享受生活的生命态度。人性本质中,总会追求快乐。对于现在这个和谐的时代,快乐不是成王成霸,也不仅仅来源于金钱,更多的还是来自于我们的内心。音乐、KTV可以让人们用平和美好的方式,达到最简单的快乐。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是一种观点,它深深影响了改革开放前20年人们的消费观。但当物质有了一定积累后,消费观会更加成熟,面对生活就会更加从容了。温莎KTV抓住了当下人们的时尚消费心理,倡导“快乐为本,自在为大”。

    

    “唱歌是一种娱乐,也是社会文化建设的手段,KTV不仅是一种歌唱的方式,更是合乎目前娱乐精神和人们文化需求的生活方式。温莎KTV涵盖了经典和流行的音乐,满足不同人群的多层次文化需求。”魏崴说。

    魏崴的工作日程是这样的:早晨九点到办公室,下午六点下班。工作都尽量在白天完成,这和多数娱乐业人士的习惯相反。温莎的每一步发展,都严格按程序进行,该办的手续一个不落。在别人看来他这是自找麻烦,魏崴却坚持自己的观点:“企业要朝着健康的良性发展的方向前进,企业人就该自觉规范起来。即使短期内的不规范可能为你开了方便之门,但那不该是一个企业的所为。并且我相信行业也会逐渐走向规范。”

    夜不代表边缘与混乱,只有阳光下的企业才能走得更远。健康的执业理念,造就了温莎的“阳光印象”,驱除了人们关于夜场“灯红酒绿”的旧观念。也让我们看到了温莎的文化内涵——健康和文化传承者的理念。从这个角度,我们终于明白了,温莎为什么能够获得2006年云南文化产业十大企业的称号。

    《大观》:5年后的魏崴和温莎会是什么样?

    魏崴:5年后,魏崴我还是一样在忙碌着下一个项目,总部在北京的温莎会在全国有30家直营店。

    娱乐业是块丰厚的蛋糕,但不是谁都有勇气去吃它。10年温莎,在娱乐业已经算是老兵了。管理、资金、市场定位各方面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模式,发展不仅是温莎自己的愿望,更是市场的巨大推动的结果。温莎的每家店都有个共同特点——晚上开业的店下午才拆了脚手架,客人进门前服务员刚清洗好地板擦拭完最后一张桌子。现在的温莎KTV已经在引领时尚,而他接下来的相关产业的航母式开发,是否为我们的生活方式创造一个更好的玩场?魏崴表示:“我们只是适应人们潜在的需求,尽量以一流的品质服务消费者,让大家满意。”

    2006年的温莎,把触角伸向了素有娱乐风向标之称的长沙。除了看中那里巨大的消费潜力,也因为它走在娱乐风尚的前沿。半年时间,位于长沙王府井商业区的温莎终于和长沙人见面了。“这几乎是强迫式的开业,因为很多问题要面对,而人遇到困难常常能拖则拖。给自己设期限可以迫使自己迅速解决它。”魏崴坦率地告诉我们自己正在忙全国开店的事。北京店的前期工作基本尘埃落定,预计今年夏天,位于北京CBD(中央商务区)的新店将开业。同时,南京店也在紧锣密鼓的筹备中。

    每年,魏崴都会派人在全国各地甚至国外搜集信息。最新的消费观念和休闲方式,再结合本土的情况,全新的时尚概念便产生了。魏崴觉得,这份事业好像旅行,路走得越远就能看到更多不同风景,自在无拘地经过一站又一站,事业也会越做越大。5年后,总部在北京的温莎会在全国有30家直营店。

    此时,不需要再去追究这是十年前就有的雄心,还是水到渠成的描绘。反正这个水瓶座的男子,既有天马行空的思维,让你时时有惊喜,又有内在的坚持,十年如一日。生命于他,应当是一条自由流淌的河流,安静舒展。一直往前奔去,却不急着到达终点。

    还是回到日本人评价卡拉OK之父的那句话上去:如果说毛泽东、甘地改变了亚洲的白天,那么,井上大佑则改变了亚洲的夜晚;如果说卡拉OK改变了亚洲的夜晚,那么温莎则改变了昆明的夜。

    “唱歌是一种娱乐,也是社会文化建设的手段,KTV不仅是一种歌唱的方式,更是合乎目前娱乐精神和人们的文化需求的生活方式。温莎KTV涵盖了经典和流行的音乐,满足不同人群的多层次文化需求。”姜苏芳 杨榕青/文 王毅 孟志刚/摄影《大观周刊》2008年 第二期



打印 收藏 关闭




推荐文章
推荐专题
图片新闻
热点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