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女书”里走出的尚书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3元/月)

    直率,传统,跳跃,时尚,矛盾,尚书就这样书写自己的人生。这或许就是人们不叫她姝含的原因吧,因为尚书更为抢眼,更为让人难以忘记。

    

    尚姝含,当熟悉她的人习惯叫她尚书的时候,或许已经习惯于她舞动的时尚内涵,习惯了她在悠然自得中的矛盾个性。她喜欢学习,却只是为了回归家庭;她研究“女书”,在“女书”里看到女性的智慧,于是,书写小说,只是为了表达对女性自尊的见地;她经营茶馆,却倡导读四书五经;她关爱生命,关注健康,只是为了与人分享。她说“女人要‘闲’,才会草木皆生,若忙了,心灵就死亡了。”

    尚书自认是个矛盾的女子,她一面极力推崇中国传统的女人修养,一面又极力反对现代婚姻状况的局限与束缚。偶尔,面对人们对她个人生活的质询,她也会说:没办法,我离校得晚,没赶上时髦的尾巴。这或许就是她跨学科不断学习的后遗症吧,突而文,突而理,突而感性,突而理性。

    最痛苦的经历 写小说

    

    2006年底12月,一场别开生面的庆祝活动在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展开,在清华大学教授赵丽明的主持下,尚书的处女作《女客》在这里举行首发式。作为第一本小说体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女书”的研究著作,《女客》的首发式吸引了大批“女书”研究者的眼光。尚书说,书名《女客》,不仅寓意几千年来男人一家之主,女人是堂客,也包含书内主人公在旅途中寻找幸福、寻找成功、寻找自信寻找尊严的过程。

    清华大学,尚书与“女书”的结缘地。2002年,在北京大学读工商管理的尚书因为文学的吸引,走进清华大学“非物质文化遗产”学术会场,第一次听到了“女书”研究专家赵丽明教授的“女书”研究报告。也就是这样的邂逅,使得一直着迷于女性文化的尚书追随赵丽明、追随“女书”研讨会到了香港,“‘女书’吸引我的除了文字本身的稀缺性,还有研究者尤其是女性研究者身上的独特书卷气,我认为那种修养才是女性应该和必须拥有的,简朴中流露高贵,既娴静雅致,又阳光慈祥。”短短数天的陪伴,到会议结束回昆明时,她的行囊中多了五大本厚重的《中国女书合集》。那时的她甚至还不知道会为“女书”做点什么,“觉得里面有太多神秘的吸引我的故事。”

    2003年开始,湖南省江永县永州,陶渊明笔下的桃花园,在当地人熟知的女书河畔,在永州人熟知的普美岛上,在永州的村寨之间,尚书追随着赵丽明教授的脚印,一次次敲开“女书”传人的家门。她控制着被狗追咬的恐惧,因为门后的“女书”传人——那些老人的身上留存的故事充满巨大的诱惑;她甚至拖着刚刚掉进女书河的狼狈相去见采访对象。“‘女书’”又叫‘女字’,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种独特的女性文字符号体系,当前只在江永县发现这种文字。千百年来,只流传在江永县及其近邻一带瑶族妇女中,它靠母传女、老传少,一代代传下来。它的特点是书写呈长菱形,字体秀丽娟细,造型奇特,也被称为‘蚊形字’。因为时代的发展,当时懂‘女书’的只有那些五六十岁的少数老人才懂得其中的内容,也只有她们才会使用。所以,要知道和了解,只能找她们。”

    

    一次次采访交流,一个个“女书”背后的故事开始呈现,尚书渐渐被故事中的人物吸引,被前辈女性的命运拉伸。“‘女书’作品主要内容是写婚姻家庭、社会交往、幽怨私情、乡里逸闻、歌谣谜语等。很多作品完全用写实的手法自叙自叹心比天高、命如纸薄,美好意愿在黑暗中化作泡影的悲苦境遇,并请出民间传说中的神灵帮助逢凶化吉。这些作品的女主人公不仅都是个性张扬的‘女强人’,强烈要求和男性地位平等,而且她们极端厌弃和鄙视男性所热衷的功名富贵。”

    对“女书”了解多了,尚书便萌生了以“女书”和“女书”传人为背景创作小说的念头。“我把这个想法和赵丽明教授说了,她开始都不相信,直到我把初稿放到她桌上……”尚书回忆说。对于创作经历,尚书的回忆里满是主人翁的影子,主角不幸的爱情、婚姻、家庭遭遇,就是那传承千百年的“女书”故事里女性的遭遇,而她们却用宽容与慈爱,书写了母性的光辉一生。“因为这本书的经历,我很害怕再写小说,但我尊重她们,尊重‘女书’创作者、传承者甚至‘女书’故事里的每一个女性,她们让我看到了母性的伟大,看到了女性应该拥有的胸襟。”

    

    最时尚的概念 文化修养

    没有人会怀疑尚书的美丽,不管是她白里透红的脸,还是那双大眼睛和弯弯眉,都是吸引注意力的焦点。而她时而民族绣花衣,时而国际名牌的着装,总能将自己明媚、清新的色彩与年轻、浪漫的感觉融合得恰倒好处。尽管这样,她却对人们追逐的时尚不以为然。“在这个充满诱惑的社会里,我承认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挡得住时尚的来势汹涌。电视里不也打出了追求时尚、美的开始等广告俗语吗?在时尚生活、时尚文化、时尚追求不断重复的社会,有几个能不受诱惑呢?所以,不管是不是真的喜欢这时兴的东西,人们总会不自主地去追逐去模仿,否则就不能心安理得。仔细想想,生活在新时代的大都市里,人们又怎能不在流行的漩涡里打转?但时尚不是潮流。”尚书眼中的时尚,总有比较一致的规范,一个人的服饰妆扮可以体现出她(他)的审美品味。“我认为,内在的品味更显其智慧和历炼。而今,时尚的‘休闲’同人类开了个玩笑:普通人在人类进步的过程中,追求时尚的方式越来越盲目,忽略了知识文化的重要,因此有好多人成了‘物’的奴隶。有些上层社会的人,为了显示自己的地位,同样忽略了很多属于知识文化的东西,为了保护自己的身价变得自私而敏感。有没有想过,其实知识文化同样也是一种时尚,否则你再怎么走在社会的前端也只不过是一个肤浅的高级动物而已。”或许正源于对时尚的这种认知,她不停地读书,在她的居室里,设置了一个三面墙都摆满书的大书房;她喜欢女红,所以书房隔壁,便有了一个装满各式绣花鞋的屋子。至于那些绣满各种花纹的衣服,成了她翻新的装容。“人每个阶段都会有不同,我喜欢中国元素,所以我曾经的茶馆也用了中国传统的大红大绿,我的衣服会让我总是有不同感觉。”

    

    在这个张扬个性的年代,尚书也会背上行囊,孤身只影,独上征途,或者在茶花烂漫的山野中酣畅地呼吸;或者,留连于香港繁华商场间的名贵服饰之间;或者,在阳光普照的午后,停留于街角的咖啡屋里,一杯浓浓的咖啡,一本随意翻开的书,合着飘荡在咖啡馆每个角落的自选的音乐,释放美丽心情。

    最适合的角色 当太太

    

    每个人一生中都要扮演很多角色,尚书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她一直在准备,书法、话剧、京剧、文学、工商管理、编导,每次学习,她总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惊异。在事业上,自认离校太晚的她毕业后便开起了茶馆,“我们家人认为我太跳跃,所以上高中时就让我学茶艺,希望茶的静养文化能改变我的思维,不想倒成了我的职业。”尚书自嘲说。但与其他的茶馆不同,为了给客人展现茶蕴藏深厚的传统文化,她要求员工学习文学和历史,并亲自备课进行培训。她将茶馆取名“尚书普洱”,她希望不只是自己的员工,还希望所有的爱茶人都能在喝普洱茶的同时,也来读读四书五经,因为茶文化与传统文化是密不可分的。

    茶馆开起来了,小说也出版了,尚书却说茶馆只是一时的兴趣,作家更不会成为专职的职业。她将目光投向了健康产业,当起了昆明本元健康会所的健康形象大使,她说:“现在的人太忙了,太敬业了,以至于忘了生活的真意,所以我想把一种健康的生活观念告诉给更多人。”

    那么,健康产业或者说健康大使会成为终生职业吗?

    尚书否定了这个问题。

    “我最近想学幼儿教育,因为那是与婚姻息息相关的一门知识。女人最终是要回归家庭的,比较了那么多角色,我觉得最适合我的还是做一个最实在的太太。女人最大的任务是经营好自己的家庭,去兴旺男人的家族,因为男人是需要女性成就的。”尚书解释。她认为,任何女人都应该和文化紧紧相连,这样才会比较有魅力。女性只有不断学习,才会快乐和充实。

    在尚书眼里,婚姻和爱情没有选择,只有适合与不适合。“婚姻很神圣,在婚姻面前,女人责任重大,我不会轻易认可一个人。我身边有很多优秀的男性,但我觉得都没有适合走进婚姻殿堂的,当然,我还相信机缘和协调,两个人在一起毕竟要能相互沟通。爱情是婚后才开始的,女孩子要找比自己有学问的的男性才不会痛苦。”戴诚/文《大观周刊》2008年 第三期



打印 收藏 关闭




推荐文章
推荐专题
图片新闻
热点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