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让“城中村”融入都市经济圈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3元/月)

    2006年下半年,大理学院的小赵和许多同学来到昆明实习,在西坝租房,当时一个单间150元左右。2007年11月,小赵再次来到昆明工作,到西坝一问,吓了他一跳,单间租金一个月都要300元或350元,比去年一下多了一倍多。问房东为何这么贵,去年不是还150的吗?“现在城中村都拆了,你不知道房价都涨了吗?”

      “是啊,昆明在加大城中村改造力度,这是好事,我不反对,可我每个月多支出近百元啊?”小赵这样问记者,同小赵一样的外来人员还有很多,他们今后将住哪?

    城中村的“理由”

    因为有这些房,大家不需要为小区中颇高的房价耗去自己来之不易的血汗钱;因为有这么多的农民房,许多打工者有了其暂时的栖身之所。

    对于试图在昆明寻梦的人而言,城中村是其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衣、食、住、行四件事任何人皆无法逃避,寻梦者也不例外,而这之中“住”更是重中之重。住哪呢?高档社区、商品房还是城中村,经济因素将大多数人引入了城中村。尤其是对于初来昆明者和才毕业的学生们,城中村更是他们栖身的首选。

    “在昆明找工作,坐大巴要一块,路不熟悉还要打的,吃一个快餐,平均也得五块多,昆明天干,还要喝水。到人才大市场现场找工作每次门票五块。而且一般去一次是找不到合适工作的,得频繁多次。复印简历又得花钱。这些杂七杂八的费用,只能在住房上降低要求。为此,城中村是其不得不为之的选择。”小赵这样告诉记者。

    而提及昆明的城中村,则不能不提到弥勒寺村,它可算是城中村的代表。03年毕业的小吴在昆明四年多,其中后三年一直住在弥勒寺村。原计划搬家换个地方,然而最后还是没动,至多是从弥勒寺村这边移到那边、从3楼移到4楼罢了。城中村的魅力到底何在呢?

    首先,城中村大多位置颇佳、交通便利。比如从昆明的繁华之地——金碧广场附近沿金碧路西行,步行十多分钟即可到达弥勒寺村,不到两站车程。无论是在哪上班交通是没有问题的,这之中更有多路公交穿行于其间,为上下班提供了极大的便利。离热闹的地方近,大家都喜欢,不仅上班方便,休闲也甚为方便。女孩子逛街,男孩子晚上到昆都酒吧喝酒跳舞路都不远。如果恰好是一个人,如果刚好那天心情还比较不错,如果那天刚好又花光了酒钱,那么徒步回家欣赏月色也是人生的一大乐事,反正行程也不过十几分钟吧,如果还想练个长跑那么时间更短。位置佳、交通便利恐怕是其“迷人”的首要因素吧。

    交通便利之外,经济可能要算是起决定作用的因素。红联村是众所周知的城中村,“接吻楼”众多,一栋与一栋之间连了个结实,“东家做饭西家香,南家开灯北家亮”。部分人对昆明的城中村也有颇多意见,而小吴则觉得其实众人要感谢这些城中村、感谢有这么多的农民房。因为有这些房,大家不需要为小区中颇高的房价耗去自己来之不易的血汗钱;因为有这么多的农民房,许多打工者有了其暂时的栖身之所。虽然这些房子的条件可能差点、管理可能差点,然而在如此便利的交通下这里似乎是比较好的选择。

    盖房就是印钞票

    “我们没了地、也没工作,还没本事,你说我们不盖房搞出租,一家人怎么生活?再说村里几乎每天都有外来人口进来问有没有房子出租。难道我们就不能盖房挣点房租?”

    在昆明市弥勒寺村里,记者发现,这个村里“握手楼”和“亲嘴楼”随处可见,窄的地方前后楼距不到一米,而且楼内基本上都没有消防设施,一旦发生火灾,消防车根本开不进去。狭窄幽暗的街道两旁,布满了各种商店、杂货店、小餐馆等商业服务店面和村民自建的住宅楼。村里出租房屋租金煞是诱人。村民们如今有了一个观念:盖房子就是印钞票。

    在北市区的银河大道上,原来的一栋二层楼房正在加盖。记者问,“你们施工被批准了么?”“在自家院里盖房让谁批啊?房东让盖咱就盖。”施工工人说,给城中村盖房子从不拖欠民工工钱,所以大家都愿意给城中村盖房子。记者问房东知道不知道昆明市关于城中村改造的相关政策,房东说知道呀,但同时却反问记者,“我们没了地、也没工作,还没本事,你说我们不盖房搞出租,一家人怎么生活?再说村里几乎每天都有外来人口进来问有没有房子出租。难道我们就不能盖房挣点房租?”周围的村民告诉记者,村里建房成本一点也不高,花不了几个钱。收三两个月房租就能把盖房的钱挣回来。往最坏里说,就算过几年政府把房子拆了,村民在这几年里也赚了不少租金。

    据记者调查,目前昆明城中村里一间不到十平米大的房子,月收房租在300元左右。以城中村目前一户人家普遍盖六层、出租五层、每层8个房间计算,每家房租月收入都在一万元左右,的确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就这样,在昆明的许多“城中村”里出现了一个规模庞大的食利群体,他们不种地、不上班,主要靠出租房屋为生计。

    城中村一拆就灵吗?

     云南财经大学的李波教授认为:“城中村”改造不是一个简单的拆除、重建问题,它是一个涉及社会、经济等方面的复杂问题,必须稳妥推进,逐步解决。对此,他根据对“城中村”问题的调查研究,提出一些改造的建议。

    在“城中村”改造前,应对“城中村”的户籍制度、行政管理体制、经济组织形式和土地所有权按城市模式进行彻底变革,从法理上使“城中村”农民变为市民,消除“城中村”存在的法理基础。同时,既要冻结“城中村”的一切建设活动,坚决查处“城中村”违法用地、违法建设的行为,为“城中村”改造创造条件,又要稳步推进“城中村”的改造,通过环境居住的改善,使“城中村”原住民看到希望,积极主动地支持并投入到“城中村”改造中去。

    如何让城中村中的租房食利者变成劳动者,云南大学的石鹏飞教授认为,在城中村改造政策上要充分考虑到集体经济的重要性。应该规定专门对集体经济作政策性引导。比如“城中村”改造的实施主体是村民、村民委员会。针对“城中村”村民感觉以后生活没着落的担忧,可以在城中村集体经济改制后,确定村民依旧是所有者。对“城中村”目前数量可观的集体经济,可以通过推行组建股份有限公司和有限责任公司等形式,改革城中村集体企业。集体净资产折股量化,村民按股份分红。按“撤村建居”批准之日的在册村民人口和在经济组织内的“农龄”为计算依据,设立“人口股”和“农龄股”两种股份。村民变市民后,各区劳动部门除对原村民进行技能培训外,还将优先为就业困难的“农转非”居民提供就业服务。符合有关规定条件的,政府可为其办理社会保障手续,享受与城市居民同等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和最低生活保障。在子女入学问题上,原村民子女也将享受与城市居民子女同等的待遇。城中村改造后,市政、园林、供热、供电、环卫等部门还要把“城中村”纳入城市公用设施维护和管理范围,村里的“脏、乱、差”环境将得到改善。

    记者调查得知,在集体经济搞得好的“城中村”里,房租并不是村民的主要收益,村民也不像吃租者一样对未来充满恐惧。

    让外来工有房住

    只有安居才能乐业。在昆明的外来工中,农民工占了绝大部分。要想让他们在城市里稳定下来,首先要有固定的收入,其次要有固定的居所。

    小李在昆明做钟点工已经3年了,目前和丈夫租住小菜园附近的城中村的一房一厅中。但是,近日物价不断上涨加上房租同时上涨,已经让她觉得在昆明生活越来越艰难了:“上两个月房租从原来的500元涨到了现在的600元,生活真不容易啊。”

    随着城中村改造的推进,没有了提供大量廉价出租屋的城中村,又因为没有昆明市户口而未被纳入昆明居住保障体系的庞大外来打工群体该怎么办?

    据了解,目前在昆明的外来人口已经达到100多万,而昆明正在努力建设的居住保障体系的准入门槛的第一条就是“必须拥有昆明市户口”。仅此一条,就已经将这一百万在昆明同样辛勤工作的外来打工者排除在外。

    “改造了城中村,拆了出租屋,他们住得起小区吗?租小区的房子,除了要交租金、还有交物业管理费,各种分摊费等等。老实说,没有每月一千元的支出,压根就别想住进去。”云南大学的石鹏飞教授认为,对于铢锂计较,恨不得一分钱掰开二半花的低收入者,小区不是外来务工人员住得起的地方。城中村改造完了之后,让现在居住于此的近百万外来务工人员居住于何处?这是一个不容有关部门回避的大问题。要改善他们的生存条件,就必须提高他们的收入水平。可是,谁来给他们加工资呢?他建议应改变过去只为本地户籍特困人口提供廉租房的做法,在未来建设更多的廉租房,并打开闸门接纳符合条件的外来务工人员,给予他们市民待遇。“只有安居才能乐业。在昆明的外来工中,农民工占了绝大部分。要想让他们在城市里稳定下来,首先要有固定的收入,其次要有固定的居所。可对于很多在城里工作了多年的农民工来说,他们虽然有了一定的劳动技能和稳定收入,但要想买房却很困难,恐怕倾其所有都难以实现。他们为城市发展作出过贡献,因此城市政府有责任把他们留下来。”他建议,除在工业区、商业区内预留土地给企业建设员工宿舍外,政府还应同步在工业区或商业区的周边以免除地价的方式建设廉租房,其对象既包括城市特困家庭,也应包括那些在城市打工多年,已有一定工作业绩,且居住条件较差的外来工家庭租住。他甚至已为这些人构想了一个准入门槛:在本市打工连续3年以上,并符合一定文化、年龄、技能条件的,可考虑允许其申请廉租房。“这一制度设计还可以与户籍制度相配合。例如,符合打工3年条件的,可转入蓝印户口,起码可以享受与城市居民一样的申请廉租房待遇;打工者再过若干年,连续工作成绩优良者,可以转为常住红印户口,可享受的市民待遇更多。”■本报记者 韦 鲤(滇池晨报)


打印 收藏 关闭




推荐文章
推荐专题
图片新闻
热点文章排行
好新闻您来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