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四二一”家庭,路在何方?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3元/月)

    两个独生子女组成了家庭,附加而来的就是四个老人和一个孩子,这就是“四二一”家庭,而这一种家庭构成模式将会成为社会细胞的克隆模板。第一代独生子女正在逐步成熟起来,他们有了自己稳定的工作、社会地位、交际圈子,总之,他们正一步步成长为社会的中坚力量,并开始组建家庭、生儿育女,为社会的可持续发展铺“砖”添“瓦”。但每种新事物的产生都会伴随着新的问题,“四二一”这种新的主流家庭模式无疑也会携带着许多亟待探讨和解决的问题,而这些问题也会伴随着这种家庭模式的主流化逐步浮出水面。

    

    直面“四二一综合症”

    成为“四二一”家庭的标志就是孩子,这个新生命的诞生将预示着两个由孩子成为父母的“独生子女户”将承担起对家庭对社会的责任,成为“社会细胞”的主体。

    对于“四二一”家庭来说,其核心就是孩子的教育问题,而所谓“四二一综合症”指的就是由祖父母、外祖父母、父母和独生子女构成的家庭“生活群体”所演绎的教育问题。在这个“生活群体”里,独生子女成为家庭运转的中心,从而造就了他们的心理、性格特征的唯一性;其次,有些培养方式助长了某些孩子无止境的欲望,甚至扭曲了他们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成了相当普遍的现象;再者就是某些错误的教育方式和以分数衡量“乖孩子”的标准,背离了孩子们宽松、丰富多彩的生活内容,使某些孩子形成极端、孤僻的性格,极易使这些孩子在“病态式”的成长路上越走越远…… 有关人士称:“四二一综合症”是造成某些青少年不健康心理的主要原因。在当今急速变化的社会里,一些家长在学习方面对孩子的期望值过高;过分注重在物质上满足自己的孩子,反而忽略了孩子的内在精神需求;学校教育也存在着重视智育、忽视德育的问题。当青少年们所受的各方面压力不能转化时就形成了逆反心理,他们的脑子里形成从反家长、反老师到反社会主流的道德、行为规范、价值观念等等。当他们流失到社会上,就极易被引诱而走上犯罪的道路。

    

    我们都知道,孩子是社会发展的希望,由四位老人、两位父母所共同培育的独生子女确实面临着更大的心理压力和成长压力,如何规避这一独特的家庭模式潜在的教育误区,使孩子走上健康成长的道路,是需要家庭和社会共同努力的。

    对于第一代独生子女,当他们又有孩子的时候,可能就面临四个老人要争着抢着来替这个家庭照顾孩子,来负担他们,实际上可能他们的父母还想延迟他们做孩子、做独生子女的特权。但是越是延迟,最后带来的让他们独担的最后的重任也就越大。据调查,独生子女组成的家庭,孩子由祖辈抚养成为普遍现象。这一比例远高于非独生子女家庭。统计数据表明,45.7%的独生父母家庭由祖辈照料孩子,而在非独生父母中这一比例只有28.1%,有超过一半的“独生父母”家庭是三代同堂。这里的“三代同堂”,不仅限于住在同一屋檐下。如果家庭经济条件允许,很多老人选择在自己的隔壁,或者上下楼、前后楼为孩子购置住房,这样,既不会像住在一起那样容易产生摩擦,又能互相有个照应。而由此产生的负面影响就是四个老人对一个孩子,这种“隔辈疼”是双倍的,老一辈看到孙子孙女的时候,乘二的那种父爱或者母爱就更加旺盛,所以他对孩子通常迁就的多,约束的少,这是爷爷奶奶带孩子比较普遍的一个现象,造成这种过分溺爱的原因,一个就是说确实非常疼爱孙子辈的;再一个认为这孩子不是他的,他好像替子女带孩子,他对孩子呵护的多,要求的少,这种要求的少,就是违背他意愿的情况少,他要什么就给什么,时间长了以后,会造成孩子没有责任感,获取欲望更明确。

    其实,教育咱们通常都分成两块,社会教育和家庭教育,现在看来家庭教育还是再分两块,隔代教育和父母的教育,二者缺一不可。父母的教育、祖父母教育和社会教育都是缺一不可,互相弥补的。对于一个孩子,首先从现实来说,一对独生父母不借助自己的父母来养育自己的下一代,是很难做到的,但是让他们完全不教育子女,恐怕也很难做到。因此,如果父母教育和祖父母教育力是一致的,形成的是一种合力,那么对孩子的成长是有利的;如果他们的力量是分着的,对孩子的发展就会不利,孩子就会讨巧。有时候我们可以看到父母离异的孩子有这种情况,同样三代同堂家庭里面,如果说父母辈的教育观念和祖父母辈不一样,孩子在中间也会耍滑头,当着爷爷奶奶是一种表现,当着父母又是另外一种表现。

    

    压力没有分担,而是加倍

    让我们来算这样一笔帐,“两个独生子女结婚了,得有房吧,连装修,40万。孩子,从出生到大学,以现在算来也得20多万。还有父母呢,以前是两个现在是四个,赡养费怎么说也得20万。再加上每月支出1200元,算到30年后,两人的总收入为(2000+1500-1200)×12×30=828,000。这还得是工作稳定,不能做别的事儿,不能生病,也许有人会说要是以后赚的钱多,但想想以后的物价也会高,日子得紧巴巴地过了。”

    随着我国第一代独生子女陆续进入婚育年龄,开始担当起赡养老人的重任。一对夫妇要同时供养四位老人,还要抚养一个孩子。而社会竞争的加剧,让相当数量的子女在自身条件的限制和压力下,没有时间或者能力照顾老人。这种“四二一”家庭结构的现实,对传统的家庭养老模式造成明显的冲击。由昔日的“小皇帝”变成今天的“责任人”,这种“角色转换”在中国构成了令人瞩目的社会现象,学者们将这一群体定义为一个新词汇——“独生父母”。“独生父母”使中国的家庭结构发生了变化。人口专家预测,未来10年,包括独生子女与独生子女、独生子女与非独生子女组成的“独生父母”家庭在中国至少会达到上千万个,并将成为社会主流。数据测算,到2035年,双方都由独生子女构成的家庭比例,北京为70.54%,上海达72.88%。“独生父母”作为家庭主力,对上要尽到做子女的责任,对下要尽到做父母的责任。而年龄在30上下的“独生父母”,往往在单位里也属骨干,这就是说,他们在家庭里、在单位里都要承受一定的压力。

    

    相较而言,城市中的“独生父母”比农村中的“独生父母”压力要小一些。因为大部分城市中的“独生父母”其父母辈都有一定的经济能力,不但能养活自己而且还能给他们提供一些支持,而农村中的“独生父母”大部分都要独立承担经济压力,有的甚至还要过早地担负上父母辈的经济压力。

    据了解,有很多有一定经济能力的父母,不但要为“独生父母”照顾孩子,甚至还要提供经济上的援助,尤其是在购买住房的时候,有的是提供首付,有的干脆双方父母全包了,一方买房,一方买车。有调查显示,25至28岁的年轻人是近年来购房的中坚力量。专家指出,在欧美一些国家,年轻人一般毕业大概十年以后才买房子,购房主力是35岁以上的人。而我国买房的不但大多是25岁到30岁的年轻人,而且是一毕业就买房,买房就要一步到位买大房子。对于20至30岁的购房群体,我们至少可以认定两点:第一,他们主要是为结婚安家而购房;第二,就其中大部分人来说,即使考虑到按揭的因素,也并不具有这样的购房能力。买房的人越来越年轻,很多年轻人身后都跟着双方的父母。这样的情景象征性地揭示出我国目前房地产购买力的来源:前面的一对小俩口,加上后面的双方的4个父母。于是,在许多地方,实际上形成了这样一种标准购房模式:首付由一方或双方的父母来出,小两口承担按揭。有的小两口实际上连按揭也无法承担,必须靠一方或双方的父母亲帮助支付按揭款。这样,就有了我国社会中一种独特的购房模式:3个家庭,或6个劳动力在共同购买或供养1套房子。可以说,正是这个因素,使得收入房价比彻底失去了意义。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一定要勉强使用收入房价比这样的指标,也需要在家庭收入后面乘以2或3。

    但实际上,这样的模式也存在潜在危机,很多“独生父母”把自己的责任压力转嫁到了双方父母身上,当3个家庭来共同支撑1套住房的时候,高昂的房价事实上也就抽干了3个家庭的积蓄或未来的储蓄能力。这对于父母一辈的两个家庭来说,含义尤为严重。父母一辈的人,生活在低工资低收入的年代,其中的大部分人积蓄非常有限。从许多有关的报道可以看出,许多父母在为孩子购房时,就已经倾尽了一生的积蓄,由此带来的问题将是长远的。

    

    “四二一”家庭结构呼唤社会化养老

    我国是一个正在迅速老龄化的社会。独生子女与人口老龄化是互相联系的两个方面。我国的老龄化主要是1950年代的生育高峰与70、80年代的计划生育急刹车相结合在一起的产物。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我国无论是老年人口的绝对数,还是老年人口在总人口中的比例,仍然会迅速增长。与世界上发达国家相比,我们老龄化的特征之一是未富先老,当我国进入老龄社会的时候,社会保障特别是养老保障则处于高度不健全的状态。即使是在不久的将来就会相当普遍的“四二一家庭”中,自我养老或家庭养老,仍会是养老的主要模式。在这样的情况下,以现在的购房模式吸干老年自筹的养老金,将会产生严重的后果。

    随着人口老龄化,高龄老人日益增多,三世健在的家庭比例很大,呈“四二一”型。家庭“少子化”使家庭赡养老人的功能弱化,急需社会养老功能极大发挥,以弥补家庭养老功能的不足。据从中国老龄人协会和劳动保障部获得的最新人口统计数据显示,目前65岁的老人中,有64%与自己的子女住在一起,这一比例在农村显得更高;而在老年妇女中,65岁至79岁的有67%与子女生活在一起,相比之下,80岁以上的则有80%与自己的子女同住一个屋檐下,他们对自己后代的经济依赖也更强。对于“四二一”家庭中的“独生父母”而言,这无疑才是其最大的压力和责任。而连住房都需要父母支撑的他们,又如何支撑其赡养四位老人的重任?因此,呼吁社会养老的呼声在“独生父母”中间开始蔓延。有调查显示,“四二一”结构家庭成员表达的养老方式是:有近八成的人认为“四二一”结构家庭中的老年人应加入社会养老,高于一般有老人的家庭选择,依靠社会养老程度较高。其中,57.1%认为老年人应选择到养老院或老年公寓;19.0%认为老年人应选择加入社区居家养老;2.4%的人认为老年人应选择加入社区托老所,合计占78.5%;只有21.5%的人认为老年人应选择在家中靠子女照顾或雇用保姆。同时,调查结果还显示,在老人能够自理生活的时候:14.3%的人认为老年人应选择到养老院或老年公寓、28.6%的人认为老年人应选择加入社区居家养老、2.4%的人认为老年人应选择加入社区托老所,合计占45.3%;另有,40.5%的人认为老年人应选择在家中靠子女照顾、14.2%的人认为老年人应靠自己或雇用保姆。

    由此可见,目前依靠社会化养老制度是解决老龄化问题,尤其是缓解“四二一”家庭结构的潜在危机的有效途径。对社会而言,除了完善社会养老机构和养老设施,丰富老年用品等硬件条件外,还应加强培育社会涉老中介组织和成立养老护理职业技能鉴定机构,构建社会化管理服务体系,不断完善养老社会化运行机制,健全社会保障体系,建立老年医疗健康保险制度,在农村实行家庭养老为主与社会扶持相结合的养老制度。逐步妥善解决老年人物质生活的同时,强调并重视老年人的文化养老,提高老年人的生活质量,促使老年福利、老年教育、老年文化、老年卫生、老年体育等事业有一定的发展,为广大老年人安度晚年创造条件。

    通过一系列的社会支持,一定程度解决“四二一”家庭的延伸问题,为其向成熟模式过度减轻障碍,才能为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资源。

    本刊记者  李雯/文(影响力 2007 1、2月)


打印 收藏 关闭




推荐文章
推荐专题
图片新闻
热点文章排行
好新闻您来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