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段政廷:永不满足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3元/月)

    他来自云南最贫困县份最贫困的“夹皮沟”。

    27年前,他被迫辍学,只因为交不起16元的学费。

    16年前,因为一张“天下第一汤”的照片,他来到昆明,在这个他所向往的“花花世界”,他的第一份工作每天只能挣3块5毛钱。

    10年前,他创办了自己的第一家装饰企业,注册资本10万元。

    3年前,他组建了自己的集团公司,实现了从单纯装饰施工企业到集团公司,从简单的劳动服务业向文化产业的历史性跨越。

    今天,这位初中毕业就辍学的“草根”老板,攻读完了MBA硕士学位,他是全国首批“中国首届高级商务策划师”之一,尽管工作繁忙,他仍然坚持学习英文。

    今天,这位当年靠做家具、盖房子、搞装修出道的“泥瓦匠”,成功打造出了云南唯一的两家主题文化酒店并经营起了自己的广告公司,许多高素质、高学历的人才,在他的企业,受到了这位“草根”老板人性化的尊重与激励。

    他的企业以“分享无限空间”为企业文化,他甚至创办了一份名为《分享月刊》的内部杂志,让“分享”的理念在企业内部深入人心,他坚信,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文化的力量将护佑自己的梦想之树枝繁叶茂。

    

    段政廷,云南威鑫集团董事长,一个因为一张照片的诱惑,从贫瘠大山中走来的淘金者。今天,他旗下拥有6家子公司,坐拥着几千万资产却远不满足,他的历史是永不满足的历史,他说自己最大的忧虑是“辉煌之后如何走?”他最大的梦想,是“打造一家百年老店”。

    “把别人的事当自己的事来做”

    在威鑫集团印制的一本名为《不忘的岁月》的影集中,记者发现了一张取名为《乡亲》的照片。照片上,身着西服的段政廷并没有坐到最中间,在他的身旁,是云南农村随处可见的,戴着蓝色棉帽,灰色毛线帽的老大爷、老大妈们,他被一张张质朴的笑脸幸福地包围着。这张照片与记录威鑫集团许多重要历史时刻、记录省领导视察威鑫以及段政廷游历世界各国的镜头放到了一起。在影集的最前面,段政廷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人生不论是历尽沧桑或是飞黄腾达,都有很多值得回忆的岁月。每一次合影,都有一个动人的故事。”

    段政廷的家乡至今依然很穷。

    

    那是镇雄县云贵交界处绵延大山中的一个夹皮沟,“我家在半山腰,仿佛伸手就能够到云彩,对面是巨大的石岩子,走路5分钟就能到贵州。”尽管离家多年,段政廷仍然可以准确地描述出自己家乡的样子,公司的事务很忙,他仍然会时不时回老家走一趟,家乡水、电、路不通,他为家乡人架起电线,修通了公路,在段政廷的心里,镇雄县中屯乡那个叫做青山村的小山村,定格了他青涩的青春岁月,而那段经历此后影响了他的一生。

    段政廷1980年从青山小学初中部毕业,那时候,一个班能升高中的学生不过3、4个,段政廷尽管考上了高中,却由于家里交不起学费,只好放弃继续读书的念头。“家里交不起一年16块钱的学费,我回到家,心还在学校,想读书。”段政廷说,也许正是当年的被迫辍学,使多年后的段政廷有了学习的源源动力和组建一个学习型团队的坚定信心。

    

    段政廷是段家的大儿子,父亲是党员、生产队长,忠厚的父亲责任心太强,精力全部放在了没有报酬的工作上,到了年底生产队分红,家里什么都分不到。段政廷看到父母辛苦,主动帮父亲承担起了“公家”的工作,搞人口普查、丈量土地……那时候在云南的农村,初中生是很稀奇的,段政廷当时是青山村少有的初中生,此后,他的二弟,成为第一个从青山村走出的大学生。作为村里唯一的读书人,段政廷经常帮乡亲们写对联、写信,多年后,青山村的乡亲们仍然对那段日子念念不忘,也就是在这个偏远的乡村,段政廷被乡亲们那些质朴的感情感动着,年轻的段政廷感受到了帮助别人,体现自己价值的快乐。

    

    辍学在家的日子里,段政廷总是有心事,他觉得自己的生活不应该就是这样。段政廷成了村里第一个订报纸的人,从他订阅的《云南科技报·农村版》中,他学会了科学种烟、科学养鸡。一次偶然的机会,段政廷到镇雄县参加首次民兵训练,中途武装部部长派他到县城出差联系印制纪念衫,在印刷厂里一“参观”,他萌发了用厚塑料纸自制印花版,为农村的婚嫁印枕头花的念头。段政廷当时想,有了这门手艺,自己可以走遍天下了。但是他没想到自己的“客户”都是熟人,都是和自己一样的穷亲戚、穷朋友,他不忍心多收他们的钱,根本做的就是亏本买卖。段政廷真正意义开始挖的“第一桶金”,就因为这样一个充满温情的原因而放弃了。此后的段政廷到贵州水城卖过白糖饼、到贵阳做过小工,“从1980年到1987年的几年间我的精力几乎都耗费在了这些事情上。”一个农村少年为改变自己的命运,在大山中执拗地努力着,今天的段政廷回想起自己的那段经历,他认为自己的那段努力虽然获得的是微乎其微的回报,但是,他看到了只要自己在做事,生活总会一天天好起来的希望。

    

    少年时代的段政廷体重只有40多公斤,村里的老人们总说这个娃娃身体太单薄,以后恐怕很难自食其力。然而身材瘦弱的段政廷向乡亲们证明了自己的不一样。1988年,段政廷通过自己的努力争取到了到贵州代表烟厂收烟的机会。当时云贵两省边界争夺烟叶很严重,而段政廷因为在定烟叶等级时很公平,朋友多,许多云南的烟农也把自家的烟叶送给段政廷收。这惹恼了当时家乡的领导,县里让乡政府传话给段政廷,他再不回云南,就断了段家的煤油、化肥供应。那时,不得不回到家乡的段政廷在农村人的眼里已经是小有出息了,家里光烟叶的收入就有4000多元,还养了3头大猪,1988年时,他家总收入就达到了1万多元。

    段政廷那时本来可以在他熟悉的村庄中,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享乐生活,但是这个在乡亲们眼里已经很不错的农村少年,有着更多的想法。1989年,段政廷看到了一张朋友在安宁温泉照的照片。那池神奇的冒着白汽的“天下第一汤”深深地触动了段政廷,他开始抑制不住地想象,拥有“天下第一”的昆明会是什么样子。

    

    1989年3月1日,多年后段政廷仍能准确地回忆起这一天具体的日子,24岁的段政廷来到昆明。这个从乌蒙山深处走来的少年,来到昆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菊花村的一家工地刷石灰浆。很快段政廷便不再满足于这份每天只挣3.5元的工作,他开始跟随一名江苏老板打家具,尽管当时江苏老板问段政廷会不会打家具,从未打过家具的段政廷说了谎,但这并不影响段政廷一个月学会了木工,第二个月他的工资涨到了每天5元钱。很快,学会木工的段政廷决定离开“东家”,自立门户。此后,他到过昆阳磷矿做木工,而最后到巡津街5号院建设银行、财政厅的家属院做木工的经历,令段政廷终身受益。

    段政廷的第一个订单,是建设银行的办公室主任家订做的家具,这个客户一次付给了他2000元的费用,客户的信任,让段政廷深受感动。为了不辜负这种信任,段政廷千方百计地为客户节约成本。每次去买木材,本来可以用客户的钱雇三轮车的段政廷,总是选择自己用单车把木材拉回来。“把别人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来做”,这一段政廷当年出于感激本能而简单的想法,不但为他当年的生意拓开了市场,也成为了此后段政廷企业越做越大的行动指南、基本理念。第一个订单完成后,段政廷在巡津街5号院打响了名声,许多客户排着队找他打家具,最长的一家等了半年。此后,段政廷进入昆明当时最有知名度的现代家具厂工作,在厂里的100多个木工师傅中,他很快脱颖而出,许多重要领导定制的家具,都找他做。

    “站在客户的角度考虑问题,虽然只是几块块木头做成的家具,但是看到客户满意,自己心里很有成就感。”今天在段政廷的威鑫集团,消费者满意成为了集团打造“五满意企业”的第一信条,威鑫的“五满意”并不是口号,它来自于当年段政廷在5号院中,成为被大家“追捧”的“木匠明星”的真实实践。

    

    在现代家具厂,段政廷迅速成为了厂里的业务骨干,并开始带徒弟, 但是和以往他每一次的改变一样,段政廷并不满足。1993年,段政廷离开现代家具厂,以2万元入股,与朋友共同开办了云南金桥工程鑫洋经贸公司。虽然段政廷的第一个公司,只办了一年的时间,刚开始的时候,他甚至自己都没有信心,总是想自己这样的水平还能当副总?然而,一年的时间,他主管的施工和家具厂业务,却搞得风生水起,在第一个“副总”的角色中,段政廷摸索、学习到了企业管理的最初经验。

    1996年,段政廷凭借10万元的资本金筹建云南威鑫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开始了自己新的事业和人生。

    采访段政廷,他用了很长的时间来叙述自己的这段经历。从一个15岁就被迫辍学在家的农村娃一路走来,段政廷的血液里,始终有一种与生俱来改变命运、一路向前的冲动与力量,而这段源自“草根”的经历,恰恰成为了他人生路上的巨大财富,推动他一次次实现对自己的超越与突破。

    

    从家族企业到多元化集团公司

    段政廷的办公室布置得极有书卷气,记者发现他是一个很博览的人,从企业家间流行的吉姆·柯林斯的《基业长青》、易中天的《品三国》,到“80版”青年推崇的《几米作品》,他的书架内容很多。

    威鑫集团的总部设在其旗下的兴昭大酒店,“这是昆明距离昭通最近的地方”,段政廷自豪地对我们说。而当我们走进兴昭大酒店时,我们不得不佩服段政廷对自己家乡,对乌蒙文化的痴迷。

    “住一个酒店,品一方文化”,在兴昭大酒店,这样一段话反复出现,段政廷打造的兴昭大酒店,是一家昭通主题文化酒店,也是云南第一家主题文化酒店。

    记者眼中的兴昭大酒店,更像是一座建在风情博物馆中的酒店。

    绝色风情、堇色资源、七色风光、红色丰碑、古色胜境,这是段政廷为兴昭酒店每一个楼层定制的不同文化主题。兴昭酒店最好的客房,光是家具就价值10万元,然而在这幢装修得精致而不张扬的酒店里,文化是最为昂贵的装饰品。从昭通老艺人的民间剪纸到金沙江奇石、苗家盛装,从昭通的自然资源、旅游资源,到滇东北高原的历史古迹、革命历程,段政廷在兴昭酒店,在昆明距离昭通最近的地方,用一个游子独有的文化话语,触摸着遥远母亲的脉搏,深情讲述着那片曾养育自己的高原。

    从文化的意味,段政廷这样定位着自己的几家企业:水富港务大酒店,一个没有灵性的城市是一座浮华的孤城,感知灵性的存在,住港务,回归心灵的栖息;兴昭大酒店,一切都是与生俱来,文化就是一种生活习惯,多年的记忆重新开启;威鑫装饰公司,在江风经过的地方,用窗去迎接,威鑫装饰,建造一个城市的梦想;元源装饰设计,当意图成为简单的工具,设计也就升华了境界;尚策广告,黑色粉碎一切,尚策创造一切。

    为商之道最忌涉足自己不熟悉的领域,段政廷今天的“做文化”似乎与他当年进入的行业相去甚远,他不但给自己的酒店加注上了文化的注脚,还真正经营起了一家文化产业公司——尚策广告。

    

    “装饰行业是高强度行业,企业文化含量低、从业人员普遍素质不高。我收集了一下当今企业的生命形式:从上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世界前500强企业,有1/3无影无踪,美国1997年经济创历史最高,然而却有83300多家企业倒闭。美国高新科技企业公司有5年以上寿命的只有5%;日本1997年上半年倒闭企业13000家;德国每月倒闭2000多家企业;中国国有企业每年有30%走向亏损;据说昆明,每天关门的企业有25户左右。威鑫要实现真正的基业长青,必须要改变产业发展层次低、产业单一的状况。英国经济学家约翰·霍金斯统计,创意经济已占全球GDP的7%,全球创意经济,每天创造着220亿美元的价值。威鑫把旗下的两家酒店做成主题文化酒店,并涉足文化产业,就是要让创意经济这种新的血液、新的组织结构,这种更有生命力的产业进入原有的老企业中,改变原来企业知识层次低、家族式经营管理对企业做大做强的制约,规避民营企业‘泥足巨人,强而不久’的风险。”对于威鑫从装饰行业到文化产业的“大胆跨度”,段政廷这样解释。

    企业的多元化发展,同样也是段政廷对自己的一次超越。

    1996年威鑫公司成立,段政廷用了3年的时间,把一家注册资本只有10万元的小装饰公司,发展为在全省具有知名度的装饰企业,并承接了一批在全省较有影响力的工程。在威鑫公司成立的当年,段政廷成功组建兴昭酒店,实现了企业发展的规模扩张。从未涉足过酒店管理的段政廷,在短短几年里,把兴昭酒店从一个连续3年亏损、一度连热水都无法及时供应的小招待所,经营成了年平均入住率达65.4%的酒店,这一入住率甚至高于当时昆明88家星级酒店平均入住率52%的水平。承接建设银行全省范围内的门楣建设工程、承接云南省博物馆内外装饰、承接玉溪卷烟厂科技大楼、云南省消防总队培训基地、财政厅宿舍楼、临沧中院、昭通西格玛酒店、昭通人大、政协办公楼、云南日报广告中心、网络中心等工程的装修……威鑫用了6年时间,发展成为了一个以装饰工程、宾馆、娱乐为主业,年产值达3000多万元的企业。

    然而永不满足是段政廷的个性。

    在威鑫2002年的一份《六年来总结发展报告》中,段政廷写下了这样一段话:威鑫同其他企业一样也困惑过,到底如何走出去,如何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难题又摆在了大家面前。为此,公司专门对企业的现状和发展作了专题讨论,最后统一了思想,我们重新调整和组建了核心领导班子。在新领导班子中,专业化、知识化更加明显和突出,并实现了责任和权力的分工负责制。管理人员真正实现了按劳、按能力、按责任的分配制度,找出了适合威鑫公司发展的路子。在这份报告中,段政廷提出了几点发展反思:科学的管理是企业发展的关键;企业文化的建设决定企业的未来,而建立学习型组织是企业文化建设的关键。

    此时的段政廷正在为威鑫的下一步扩张做企业软实力的铺垫。

    2003年8月,威鑫公司最大的投资项目,与另一家企业共同投资千万元的水富县港务大酒店正式开业。港务大酒店是云南第一家以航海文化为主题的酒店,在著名的万里长江第一港,宛若一艘即将启航远行巨轮的港务大酒店,仿佛成为了新威鑫的标志。2004年1月,威鑫组建港务大酒店和尚策广告公司,成立集团公司,威鑫集团的成立,意味着段政廷的企业,实现了由一个单纯从事劳动服务业的装饰公司,向文化产业的突破。

    “把酒店做出文化来”是段政廷的目标。接手兴昭后,段政廷很清楚地看到,兴昭包括云南的大部分酒店都只是传统意义上的服务业,以星级论英雄,很多酒店是高星级的外表,低品味的内容。世博会之后,云南酒店业竞争惨烈,段政廷在想,酒店业要做成百年基业,需要打造一种别人学不来,拿不走的竞争力,在国外,主题文化酒店是一种更高品味的服务产品,走差异化的道路,段政廷以文化为自己的酒店业加力。

    从单一酒店服务到用文化理念打造品质酒店,港务大酒店和兴昭大酒店的文化转型,是段政廷对旗下酒店产业的一次品质提升,而尚策广告的成立,则是段政廷从整个威鑫集团发展考虑的一次多元化整合。与以往装饰公司提供高强度的劳动服务不同,尚策广告提供的是知识与智慧的服务,尚策公司成立,一批由大学生构成的、高素质的团队进入威鑫,段政廷要让这股最新鲜、含氧量最高的血液,流淌进威鑫传统家族式企业已显陈旧的肌体。在他的设想中,尚策广告将成为威鑫迈向现代化企业的包装师与策划师,尚策与集团公司的资源整合,将使威鑫在最具吸引力的创意产业中,获得新的源动力。

    港务酒店与尚策广告都是股份制公司,这使得这两家企业在成立之初就在体制上成功解决了“老人”的问题。组建集团公司,段政廷把原来跟随自己一起“打江山”,但是个人能力已经不能够胜任现有岗位的“老革命”们,在不影响收入的情况下,分流到不同的公司。“我很感激这些伙伴,但是不适应的人,职务一定要让出来,让有能力的人有施展才华的平台”段政廷说。他的三弟曾经是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由于专业不对口,难以发挥作用,段政廷根据他的专长,与他共同组建了威鑫整体家具公司,弟弟发挥自己的优势,整体家具的业绩一个月做到了三、四十万元。

    段政廷的创业历程中,他始终对企业保有一种惊人的清醒和对自己的高度自省。在公司最初的主业做得如火如荼之时,段政廷果断地组建集团公司,进行多元化投资。新引入的文化产业,不但使威鑫优化产业结构、整合资源,找到了新的利润增长点,也使威鑫在企业发展的关键时刻,走出了传统民营企业家族式管理的体制障碍,成功实现了企业的再度扩张,而在这种扩张中,段政廷也进行着对威鑫企业文化的重新建构与沉淀。

    分享无限空间  打造百年老店

    段政廷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幅字,上书“智者不惑、勇者无惧、明者顺时、愚者逆理、诚者有信、仁者无敌”。

    “仁”是一种境界,也是一种大智慧。

    “很多人喜欢说我曾经拥有,而我认为,没有将来,曾经的拥有的一切都是乌有,我要做的是向前看。”做百年老店,是段政廷最大的梦想,“百年老店,要培养对企业有良好价值观、有高度忠诚度的员工;百年老店,是我不当董事长的时候,一样能不断发展壮大的企业。”段政廷这样解释自己关于百年老店的定义。

    成立港务大酒店、尚策广告,组建集团公司,只是威鑫产业结构上的扩张,而要让这些新输入的血液不产生排斥反应,真正与威鑫融为一体,需要文化的凝聚力量。

    “把别人的事当自己的事情来做”,在威鑫几乎所有的老员工都熟悉这句话,以及段政廷和这句话的故事。而就在2004年威鑫集团公司成立的时候,段政廷提出了一个全新的经营理念:分享无限空间。威鑫集团的《文化纲领》中这样解释这一理念:无限空间意味着以装饰为主的不同的领域,意味着更大的市场、资源、利润空间,更多的成长、发展空间和企业宏伟蓝图。有空间就有可能,威鑫发展的领域在逐步拓展,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我们积极地参与,因为行动成就必然,细节成就非凡。分享——共生共荣,信息共享、利益共享、资源共享是现代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威鑫倡导交流、沟通、合作、分享,与社会各界携手不断壮大。

    “以前我们的企业理念是‘把别人的事当自己的事情来做’,这是一个企业的立业之本,而分享理念,是威鑫在企业扩张后,对企业文化的一次沉淀。”段政廷说,“一个企业要建立良好的制度、良好的风气,企业有发展、有快乐,员工、所有帮助过我们的人与我们共同分享,而企业有困难的时候,大家一起分担,这样建立的企业,才可能是一家百年老店。”2004年,与威鑫集团一起诞生的还有一份威鑫集团的内部刊物,刊物的名称叫做《分享月刊》,在创刊寄语里,段政廷这样写道:“在这里,每一位威鑫人的欢乐会共享,每一位威鑫人的痛苦被分担……”

    《分享月刊》真正成为了段政廷与员工交流的平台。2006年,威鑫成立10周年,为了让员工进一步了解集团在改革发展中所做出决策的缘由和真实过程,段政廷以“内心的直白、真诚的沟通”为主题,在《分享月刊》上连续发表了6篇致全体员工的信。在一篇名为《责任的产生》的信中,段政廷这样写道:“在我心里威鑫的份量已远远超过了我的生命。各位员工,我也是个普通人,也想知足常乐,有的员工看到我在应酬时的笑脸,认为我是一个无烦恼、无压力的人。其实,大家有所不知,我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快乐。我从小离家出来打工,尝遍了人世间的酸甜苦辣。‘大有大的难,小有小的苦’,我每向前迈一步,都深深感到向前一步的阻力。人的责任感不是与生俱来的。在打工的过程中,我承受了多少冷眼和歧视,也得到了一些相识或不相识朋友的帮助,尝尽了人生的酸甜苦辣,也看到了人与人之间真情的存在。渐渐地我认识到自己作为社会的一份子,应该对社会、企业、家人、朋友承担一份责任。”

    一位叫王春丽的员工,在看了这封信后,在《分享月刊》上发表了一篇致董事长的信,信中这样写道:“去年9月,集团大胆改革,放弃以往股东担任总经理的传统,从员工中提升有潜力的人才担任总经理,虽然结果不尽如人意,但这一举动让我深深地感受到公司唯才是用的管理制度不是一句空话。为了每个公司能够更好地发展,集团承担了巨大的风险。从这件事中,我也更加坚定了努力工作的信心,我相信对公司负责任的员工,一定会得到很好的发展机会。”

    正是以这样的真诚与员工沟通,与员工共同分享企业的成功与坎坷,段政廷在威鑫组建集团,公司多项投资带来资金调配不灵,影响员工收入和大幅度进行人事调整的“危难”时刻,得到了来自大多数员工的支持。

    在威鑫我们感觉到段政廷既是这里的老板、管理者,也是威鑫员工的兄长、老师。每一个月,过生日的威鑫人都会在《分享月刊》的生日榜中读到公司给自己的生日祝福。《分享月刊》每一期都会有一个主题,让全公司的员工参与探讨。公司里年轻人经常会从段政廷那里听到“你们是威鑫的未来,是威鑫未来真正的主人”的鼓励。而威鑫的经理们,则经常会收到段政廷给他们送来的礼物——推荐给他们的读物。在威鑫,员工们攻读学位,只要拿到文凭都可以全额报销,段政廷正在实现着自己建设一个学习型组织的构想,而在威鑫学习型组织中段政廷则承担了带头人和榜样的角色。

    几年来,只读到初中毕业的段政廷,先后读了中央党校的大专,又进入昆明理工大学攻读MBA硕士,由于在攻读MBA和经营企业中有出色的表现,段政廷被中国商业联合会评为“中国首届高级商务策划师”。段政廷经常随身携带一个MP3,他的目的不是听音乐,而是学英语。段政廷先后请过印度、美国、意大利老师为自己教英语,尽管他学习英语的过程异常的艰难,然而,这个只在乡村小学读到初中的中年人,硬是靠着自己一惯的执拗,把英语练到了可以进行简单对话的程度。

    段政廷说,他做企业不完全是为了赚钱,今天的威鑫就像一只大船,船上载着他和他的员工,威鑫实现着他们共同的理想。在威鑫,段政廷在践行着一套中西合璧的管理方法,他说最好的管理方法是“制度管人+人情管人”。制度管人,要像“打双抠”、“斗地主”那样,对所有人一视同仁,坚持原则;而人情管人,要靠真情换真情,靠信任赢信任。一个管理者,应该是老师的角色,授人以渔;应该是一个朋友的角色,把不喜欢自己的人变为喜欢自己的人,化敌为友,把要走的人留下来,而要做到这些,光有权力是不够的,这需要管理者有一颗宽容之心,把员工当成自己的兄弟姐妹来看待。

    采访时,我们几次请段政廷谈谈自己最难的时候,他后来回忆起,在现代家具厂时,有一次姨父来家里,结果家里连下面条的油都没有。“那好像是最难的时候”,段政廷淡淡地说。几次与段政廷交流,我们从未听他抱怨过以前的坎坷,相反,他总是以一种感恩的心态,说起自己的过去。段政廷从不怪自己生长的环境,他认为“适者生存,每一个人都应该找适合自己的道路。”

    段政廷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道路。

    今天的威鑫正在实现着自己的跨越式发展,而此时的段政廷告诉我们,他不怕强势,他可以做到宠辱不惊,但是他最怕别人对自己的信任。段政廷总是给我们讲起一段往事,一次他的员工在昭通为了保护建筑材料,竟然在风雪中,守着材料过了一夜。“员工们把自己的命运、自己的人生托付给了我,企业做不好,他们会面临生存困难,我对不起和我一起做事的忠实的员工。”

    段政廷今天仍然永不满足,他说,企业发展得越大,自己身上的责任就越重。  本刊记者  张莹 刘流 /文(影响力 2007 1、2月)


打印 收藏 关闭




推荐文章
推荐专题
图片新闻
热点文章排行
好新闻您来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