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东航云南“颤音”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3元/月)

 时下正是昆明春暖花开、草长莺飞的时节,东航云南公司却因“3.31”集体返航事件首次遭遇了一场难见的“春寒”。

  据东航一知情人士透露,东航“3.31”集体返航事件已有处理结果:此次返航事件的“带头人”将会遭受终身禁飞的处罚。

  但是,这一说法并没得到东航官方的任何答复。纵然在媒体的追问和社会各界的质疑下,关于“返航事件”的一切问题,东航都采取一种战术——沉默应对,以静制动。

  东航唯一做的是为挽回声誉,在表面文章上下功夫。

  继4月7日东方航空公司发表声明,首次承认日前发生的集体返航事件系“人为因素”,向社会公开道歉后,4月8日,东航股份公司召开了员工职业操守誓师大会。

  国内一家权威媒体报道称,东航此次的职业操守誓师大会是“冒雨在上海总部举行”,其目的只有一个:竭力挽回“返航事件”给其带来的巨大负面影响。

敏感

  返航事件给东航最大的影响是声誉,而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客流量的减少。

  在昆明,本报从国航、南航、西航等多家航空公司的售票点了解到,自“3.31”事件发生之后,其乘客量都有明显的增加。

  西航公司一位王姓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近几天她们的工作与以往相比有所繁忙。

  “一些乘客告诉我们,现在对乘坐东航航班不太放心。”

  其实,上述工作人员的说法的确从另外一个侧面反映出,3月31日,集体返航事件的影响造成了乘客在刻意回避东航的航班。

  上述工作人员的说法,本报在昆明机场售票大厅随机采访中得到了证实,大部分乘客向本报表示害怕乘座东航的飞机。

  采访中,一位正准备登机飞往广东的上海人士说,此状况又给还未走出亏损阴影的东航股份“雪上加霜”。

  但是,关于东航受影响的具体程度,由于本报所到之处都因“三缄其口”不得而知。

  4月8日,本报致电该公司党委办公室负责宣传的李露荣。在接通电话后告诉记者,他在一线帮助飞行员工作,至于什么工作,他说不方便透露。  

  他还称,关于东航的事情媒体上都已有多次报道,总公司也发过相关公告,云南分公司在此时此刻,作为被调查和被处理的对象,不方便接受记者的任何采访。

  的确,对于东航云南分公司而言,关于返航事件的所有话题都会触动其敏感的神经。

  随后,本报记者以乘客的身份再次致电东航服务热线,询问次日飞往北京的航班情况,话务小姐告诉了记者次日飞往北京航班的各个时间。

  但是,当记者一说到乘座东航的飞机有点担心的时候,这位话务小姐突然变得很无辜,并给了记者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我们没接到这方面的通知,请问您还需要我们为您订票吗?”

麻烦

  据相关人士透露,东航自2002年相继进入扩张以来,先后对武汉航空、云南航空,西北航空进行了股份注入或兼并,在不到5年的时间内,一共“吃进”5家民航企业。

  经过这一系列规模空前的大收购,东航集团急剧扩张,每周航班量从3057班增至4597班,在国内民航运输市场分额由19%升至24%,员工总数急剧扩充至3.5万余人,以微弱优势落后于国航成为果内第三大航空企业。

  但耗时长久的兼并也让东航后来吞下了自己酿下的“苦果”。

  不少东航内部人士认为,正是由于在重组过程中支付了大量的改革成本,才无可挽回地造就了东航在主业竞争上发生了持续衰退效应。

  主业竞争的持续衰退引发了公司效益上方方面面的问题,进而引发了飞行员待遇的矛盾。

  其实,日前在云南上演的返航一幕,东航早有先例,2005年11月,江苏分公司十名机长集体辞职,2006年6月,山东分公司1名机长和5名副驾驶从青海到上海东航总部静坐绝食请辞。

  事实上,按云南某旅行社相关负责人的话说,“3.31”集体返航事件引出的“麻烦”,不仅给整个东航带了名誉上的损伤,还为云南的旅游产业带来了影响。

  那么,东航集体返航事件到底造成了些什么样的影响呢?

  当日下午4时,本报带着这个问题走进了云南机场集团党委办公室,但该集团党委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同样只字未提,因为该办公室的领导不在,她无权回答或者请示集团的主要领导来回答记者的问题。

成因

  东航常年亏损的原因,主要在于其管理出了问题。

  自去年下半年东航引进新航和淡马锡后,东航董事长李丰华曾在不同场合表示,引进新航和淡马锡的目的,是为了引进新航先进的管理模式和经验。而当东航云南分公司曝出返航事件后,我们却从侧面得到了一个明确的信息,东航的管理确实存在问题。

  虽说外界关于“集体返航事件”的原由众说纷纭,但专家普遍认为,其根本原因还是来自东航自己。

  众所周知,此次返航事件的导火线是东航“小时费”税收的逼宫,但就“小时费”税收而言,这让东航的飞行员无法接受。

  自两三年前开始,东航云南分公司对于小时费的计算,有一个令飞行员不解的规定,即飞行员每月的小时费不能全额发放,都被扣留几千元,年终时,才全部退还,但因为集中一次返还,所以税收标准相应提高到30%。

  东方航空公司上海总部,通过合理避税,使得个人上缴的各项税费只占收入的5%。但是,这一情况在员工向领导反映后却得不到解决。

  为什么得不到解决呢?在预约无果的情况下,记者一行直“闯”东航云南分公司的办公大楼。

  但在大厅,记者们就给大厅的接待员给拦了下来。按照先前的分工,本报记者“缠”住该接待员,《中国经营报》的彭戈继续前冲。但他还没上二楼,就有两个保安大声吆喝:“少了一个,快上去把他给拖下来。”

  虽然困难重重,本报在4月8日晚还是从东航一内部人士那了解到,东航飞行员的收入是由基本工资、飞行小时、地情、安全奖和其它奖项组成,每月大概有10000元左右,远远低于了其它航空公司,但公司却仍旧在飞行员的“小时费”上打小算盘,这引起了飞行员的极度不满。

  虽然东航在“小时费”上算盘敲得噼里啪啦,但其亏损却仍旧存在,其主要原因就在一些让人难以理解的管理制度。

  据有关媒体报道,东航云南分公司飞行员称,从曼谷到昆明的航班,原是云南分公司执行,无须在曼谷过夜,后改成上海总公司执行,从上海到曼谷,换机组后,再从曼谷到昆明。这样,一个机组必须在曼谷过夜,因此,每月增加100多万元的费用。

  此外,公司接连不断的贪污腐败现象也是员工积怨的一大理由。

  2006年,三大国有航空公司中,仅有东航亏损20多亿元。是年,东航集团公司两位副总经理吴九洪、佟国照,因贪污受贿被捕,其下属公司中国货运航空公司20多人受到牵连。

  “云南分公司在丽江设有一个基地,作为机组休息的别墅,一年的租金就可以买下别墅,但公司就是不买,而是租。拥有的七八辆车也都是租的,一年租金就都可以买下车辆。还养了20多个人,每年接待大量上海总公司来的领导及其亲朋。”一飞行员透露。

  在主观上,东航为飞行员“提供”了太多的爆发因素,从而引发了“3.31”集体返航事件。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4月8日,在东航刚就“3.31”集体返航事件向乘客提出单人最高400元的补偿标准后,东航从昆明飞武汉、无锡的航班又发生长时间延误。原定中午起飞的这一航班,到晚上8点半都没能起飞。东航地服部门和昆明机场总台给旅客的解释是:从南京方向来的飞机一直没能飞过来,造成从昆明出港的这一航班无法起飞。

  记者 张  珂 唐记梁 彭  波  (云南经济日报)


打印 收藏 关闭




推荐文章
推荐专题
图片新闻
热点文章排行
好新闻您来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