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我们需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孙世范与卡佳“阳光灿烂的昆明生活”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3元/月)

    坐在工作室里的孙世范显然有点“衣冠楚楚”的意思,后来他告诉我采访结束后,他还有一个重要的约见,是政府的一个项目。看来他的事业的确做得很不错,之前听说的多是他的“魅力人生”故事,但是自我走进他位于翠湖畔的工作室后,看见散布四处的资料、图片、图纸等等与设计有关的东西后,我基本可以判定他从事的工作不仅与“创意、设计”有关,同时让他具有了“忙着的男人有魅力”的特征,何况还是“忙着与艺术打交道”。

    他开着玩笑说“我老婆好像是挺崇拜我的!大老远的飞来嫁给我,只是没想到她比我还忙,她是个外国劳模,我们有些日子没见着了,哈哈……”

    话题既然已经“出国”,我们一人给自己点了支烟,孙世范的脸上洋溢着轻松的微笑“有时感觉还是很奇妙,我们居然是夫妻,传说中的白天鹅(芭雷舞剧《天鹅湖》)卡佳绕了地球一大圈然后在中国西南的一个破“仓库”(创库,艺术家聚集地)里找到了她的中国老公,而彼时她老公正在聚精会神的和几位艺术家“斗地主”(打牌),难道缘份真可以产生在任何地方?

    原来几年前,卡佳作为被邀请来云南演出的俄罗斯国家级芭蕾舞演员来到昆明演出,而那时孙世范作为舞台设计师正在为即将开演的“世博天地山水情”进行着紧张的舞美设计工作,大家各自做着属于自己的事情,卡佳为开幕式紧张的排练,孙世范为开幕式做舞台设计和规划,按道理他们应该在那时就遇见,可这或许就是“缘”的不可思意,卡佳如今对中国的这句话理解得最透彻——有缘千里来相会。

    “她有自己的一套思维模式,很有意思,在婚姻里,绝对不要试图给谁洗脑或者灌水,然后你会发现其实这样更好,视觉更宽广,有惊喜与幽默伴随的婚姻质量不错……”看得出来,他和卡佳的婚姻生活愉快和谐,因为它建立在相互尊重和“求同存异”的基础上。于是,我把目光转向照片里美丽的白天鹅,那只从圣彼得堡追寻她的王子而来的天鹅。

    佳人“卡佳”

    其实卡佳的名字非常长,有13个字——哈尔斯卡娅·波伊果·叶卡婕列娜(简称:卡佳)“我开始根本记不住她的名字,她一大串报出名时我听得几乎窒息,后来我建议她用了现在的简称名,既好记又保持着俄罗斯感觉,在这件事上,她很配合,达到了夫唱妇随的境界!”孙世范颇得意的把这个俄罗斯美女推向了我们的视线。

    1974年12月,卡佳出生在美丽的俄罗斯城市圣彼得堡,与身俱来的条件和禀赋让她注定就是为芭蕾而生。1985年考入世界闻名的俄罗斯“瓦格诺娃”芭蕾舞学校,接受了整整8年的严格典范系统的芭蕾舞训练及舞台表演。1993年毕业后,她以优异的成绩和出众的条件先后被俄罗斯著名的“马林斯基”大剧院和“穆沙斯基”芭蕾舞团录取,担任过世界经典舞剧《天鹅湖》《海盗》《埃斯美拉达》《吉塞尔》《睡美人》《唐吉柯德》等剧的主角、领舞、独舞。她那轻巧的足尖旋转了大半个地球。

    可是我面前的名片上她现在的头衔是:昆明艺术学校芭雷舞教师。这似乎和上面她的那些闪着金光的带着浓浓“国际”味的头衔不太搭调?可是她自己从来没有这种想法,在这位“明星”眼里,所有的明星都是从学生开始的,她更愿意在孩子里发现好苗子。刚来当老师时,因为语言的问题很让她头疼过,(现在她已是中文教学)她不知该怎样表达和纠正学生,她告诉孙世范,“我也许记不住孩子的名字,也叫不出他们的名字,可是,只要看见他们的腿和脚我就知道了,芭雷舞演员是在用足尖表达艺术,就像你们(指孙,孙世范还是一位颇有名气的画家,与如今火透世界的当代艺术家张晓刚为同班同学和好友)用画笔描述一样。我相信自己看见的,只需在我面前跳跃,旋转……

    “劳模”卡佳理解的“中国古典浪漫主义”

    “我觉得她真的够资格当“劳模”。孙世范调侃着说。记者早闻“卡老师”以勤勉负责得到学校家长的一致赞许,更以符合时代特点精神的多样性探索(创作新剧目,传承经典剧目,发掘优秀本土演员重点培养)而得到各界和学校的肯定和奖励,2004年荣获昆明艺术学校优秀教师奖,后又获得云南省政府颁发的有突出贡献的外国专家奖——彩云奖。最近她的两个学生分别考上了国内一线的芭蕾舞团和院校,全国也就几个,而经过卡佳严格正规调教的来自边疆的两个孩子以绝对的高分进入通向国际舞台的前沿阵地。而她创作的一批新舞蹈作品,如《白毛女》《小河淌水》《暗香》等已经成为教学示范。说到这里,孙总穿插了她的两个有趣小事——我们在一起时经常会讨论点“学术问题”,某次她深情的吟颂了俄国诗人普希金的诗然后问我中国古代诗人里你比较喜欢哪首诗?我想了想说可能是白居易的《赋得古原草送别》。然后我也一句句字正腔圆的朗诵给她听,听完卡佳崇拜的看着我问“什么意思?”(晕!)我又一句句解释给她听,最著名那两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又让她陷入迷惑——“是谁放的火?为什么熄不了?”……在我们的笑声里,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东西,(比如中西文化)注定自由生长,各有所长,我们只需各取所需就好,完全不必勉强对方成为自己,这样的生活是他们需要的——简单的快乐。

    因为和昆明男人成了夫妻,卡佳的世界由原来的“满世界跑”的风光女演员变为骑自行车坐公车的“教书匠”。对于此问题,作为老公的孙世范完全有能力给她买辆体面的轿车,他才把此想法说给她听就遭到卡佳的反对——“不,你不能买给我,我有能力自己买!只是还要一段时间”。孙世范试图把中国夫妻的一些观念(他强调是好的,起码是“怜香惜玉”)灌输于她,可是发现她根本没“这根筋”,俄罗斯女人的坚韧与自尊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在卡佳的眼里她老公是她的爱人,是朋友,是才华横溢的艺术家和设计师,是一个“很体面的绅士”,这样就很好了。“我们都有工作,不是吗?可是我很感动亲爱的……”

    卡佳对男女关系或者夫妻关系的理解与执坳让“东方家长”孙世范一开始很不理解甚至有点窝火,后来他渐渐发现这样相处下来两人都很轻松愉快。他对我说“其实他们(西方人)很单纯,特别是从小就学习某种艺术形式的,她大老远跑来和你在一起只说明了一件事——她喜欢你!这是所有关于男女关系最重要的一点吧。现在我们的“分居式幸福生活”非常好,感觉甜蜜,因为每次“团聚”都在期待中渡过,那种滋味产生激情,所谓“距离产生美”应该是正确的论调。只是我申明,适合我们的并非适合别人,我没有误导别的夫妻的意思哦!

    因为都是艺术工作者,夫妻二人经常去昆明的一个很有艺术氛围的地方——创库。在那里他们有一堆志同道合的朋友,那里也曾经是孙世范奋斗思索的地方(85“新具像”艺术家之一,可以说是云南第一批“当代艺术”画家),那里产生了影响至今并燃烧世界美术史的新锐流派,那里是艺术家于市井生活中汲取灵感和感悟的小小栖息地,那里走出过许多影响至深的艺术家——张晓刚,大毛(毛旭辉),叶永青,潘德海,唐志刚……所以不论怎样,这个地方如同一个城市的特殊名片,它记载的是一个城市的文化,是一个现代城市用高楼大厦地铁机器无论怎样都代替不了的东西,我去过许多国家城市,有文化渊源的不用说,就是首尔这样的没什么特色的地方,政府也开辟了大片黄金地区做为“艺术特区”向世界开放,吸引大量艺术工作者聚集此地……为什么?影响力带来各种机会,也体现了一座城市的文化底蕴,人们应该会喜欢一个“艺术的城市吧?……”

    而来自俄罗斯的卡佳对昆明已经产生了很深的感情,因为这里有她的事业,有她的爱情,有她热爱的“烧饵块”(她说几乎每天都要吃一个“昆明汉堡”——烧饵块加一小块自配的黄油),有永远温暖的阳光,有来自家乡的红嘴鸥,有她的学生,当然,还有她的家……

      刘 瑛(滇池晨报)


打印 收藏 关闭




推荐文章
推荐专题
图片新闻
热点文章排行
好新闻您来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