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李守春的尴尬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3元/月)

 “桃园李家村”,昆明市很小的一个村子。

  台商李守春喜欢这儿。当人们提到这个村子时,会称呼“桃园李家村”。他感觉亲切,似乎到了家。于是,10多年前他留了下来。

  如今,李守春很茫然。企业办理项目用地手续需要多长时间?他陷入了这个问题的迷宫:1999年,开始补办企业用地手续,至今毫无结果。

起因

  早在1996年,李守春委托朋友的女儿李昕与西山区沙朗乡桃园办事处沙靠村签订了《出让荒山使用权合同》——由沙靠村出让荒山共计167.6亩,用于开发种养殖业。

  “由于该荒山土质及自然条件无法开发种养殖业,在未办理建设用地审批手续的情况下,将该地开发为旅游、度假山庄(玫瑰园山庄)。”李守春承认。

  1999年,西山区土地监察中队对李昕作了“土地违法案件行政处罚”。在上缴罚款后,李守春按照要求开始补办非农业建设用地手续。2000年,他投资成立了昆明巨匠经贸有限公司(下简称巨匠公司)。

  从那时起,李守春走到了“补办手续”的十字路口。

尴尬

  “难道我公司的土地手续复杂到要办11年?难道省国土资源厅下发的,以出让方式给我公司作为项目用地的批文作废了?难道省厅、昆明市土地局建设用地的批文作废了?”月初,李守春向本报述说了多年的尴尬。

  此时,距昆国土资五华[2007]17号文的下发已1年。

  该文件以“鉴于当前国家有关供地政策已经发生变化,不能执行市局2006第十三次局务会协议供地的意见。”为依据,对巨匠公司项目用地手续提出办理意见:你公司重新向规划部门申请规划条件,明确具体的用地功能;根据国家现行供地政策,不能再按协议方式办理出让,必须以公开招拍挂方式供地。

  这个文件反映了什么?李守春列举了2000年的事实:

  ——7月,西计经贸(2000)第427号文件。《关于昆明巨匠经贸有限公司补办综合性生产基地的计划批复》,同意补办巨匠公司综合性生产基地计划。并得到西山区规划、环保、消防相关部门的批准文件。

  ——8月,云南省国土资源厅,向昆明市土地管理局下发了云国土资复[2000]35号文件。《关于昆明巨匠经贸有限公司补办用地手续的批复》,同意为巨匠公司补办用地手续,征用西山区沙朗乡沙靠村荒山167.6亩为国有土地。并将所征土地以出让方式提供给巨匠公司作为建盖办公用房及有关配套设施建设用地。

  ——9月,昆明市土地管理局在《昆明市基本建设用地审批表》上做了“同意补征,以出让方式供地。”的批示。

  显然,2000年的相关文件,明确了巨匠公司土地的性质、供地方式。而到了2007年,昆国土资五华[2007]17号文又让其重新“规划”,而供地方式变为“招拍挂”。

焦点

  李守春的尴尬在于——属于巨匠公司的土地,为什么要以公开“招拍挂”的方式供地。

  2004年,昆明市区划调整,巨匠公司的土地划属昆明市国土资源局五华分局(下简称五华分局)管理。2005年4月,李守春在五华区规划、环保、消防相关部门补办了审批手续。

  李守春认为,巨匠公司的土地不该“招拍挂”。他的理由很简单:2006年7月的昆国土资五华[2006]49号文件,已经同意按照历史遗留问题处理,不纳入招、拍、挂,仍按协议出让方式供地,出让金按照评估地价的21%收取,用途为工业用地。

  “当时五华分局局长王晓云、利用科科长刘海洋,还向我们传达了会议内容”。他回忆起当时传达的会议结论:该公司2000年8月,取得省国土资源厅同意征地的批复后,已付清了征地补偿费等费用,因该公司前期的土地、规划、环保、水务等手续齐全,因而清非时未纳入完善用地手续之列。

  按李守春的诉说,当时五华分局意见为:该宗地属招商引资项目用地,不属于“8.31”完善用地范围。实际上,李守春在诉说时表露出另一个尴尬——补办手续的曲折经历。

  诉说中,李守春用了许多事例讲述自己的艰辛,其中:2006年7月,完成土地评估及地籍调查后,向五华分局利用科请求报件,屡次被该科推辞“工作太忙,暂时不收件”。最终报件资料齐全后,该科又要求我们去做勘测定界报告。

  无奈之下,在同年11月,来到云南省国土资源厅地籍处。相关领导查看资料后,告之此种情况属于项目用地,不需要提供勘测定界报告,还找出云南省国土资源厅颁发的文件作为依据。在确定不需提供勘测定界报告,回到该科时又被推到地籍科……

  “原来西山区的文件到五华区就失效了?况且所有证件文本在‘8.31’之前已经交到土地局,怎么报规划?”在他那块“未被认可”的土地上,牢固的挡土墙衬托着未完工的建筑物。至今,他还在那里徘徊,他不明白:“这个过半的工程已投资3000多万元,土地为何要重新规划,甚至‘招拍挂’”。

  “难道我公司的土地手续复杂到要办11年。”如果按照李守春的表述理解,这里的重点是时间概念。实际上,让李守春尴尬的昆国土资五华[2007]17号文,不仅延续着李守春的尴尬,还在叠加李守春表述的时间。

  记者 朱 冰(云南经济日报)


打印 收藏 关闭




推荐文章
推荐专题
图片新闻
热点文章排行
好新闻您来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