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公车改革需要釜底抽薪(下)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3元/月)

    记者就车改补贴随机采访了一些市民,大多数人都认为补贴太高了。市民刘先生是一个下岗工人,他说:“本来当公务员就有很高的收入,而且收入很稳定,他们上下班或者外出办事是职责所在,在他们的工资里面这些费用应该已经包括了,为什么还要单独再发补贴,而且一发就这么多?我们失业工人一个月的最低生活保障费才210元钱,就是在岗,每个月最低工资也才只有470元。”类似的反对意见在补贴标准公布后不绝于耳,市民普遍认为这是变相分级别给公务员涨工资。还有人担心按级别而不是按工作需要发放补贴更加强化官本位意识,不利于政府职能的转变。

    事实上,相对于内地发达地区同样的公车改革发放的补贴来看,昆明市的标准不算高。昆明市车改办事先也多次“吹风”:既要发放补贴给车改以后的公务员办公提供必要的出行条件,又要考虑昆明的经济发展情况,不宜过高。但即使这个不算高的标准仍然遭到了市民的质疑。

    张先生是昆明市一家国有企业的总经理,他的企业也准备进行车改。他认为,三个主要原因导致市民议论纷纷:一个是市民收入普遍偏低,虽然近年来昆明市民的收入有所增加,但对大多数企业职工来说还是相当低的,因此最高年补达21600元的车贴容易让人浮想联翩;其次,车改后官员得到的实惠出现在“明处”,而且公布了一个具体的数字,这个数字对人的刺激尤其是对下岗失业工人的刺激太大;第三是市民不知道一年下来全市的公务用车要支出多少,信息不对称造成了误解。

    张先生认为,政府进行车改应当透明化,把实情告诉市民,请大家讨论,因为无论改与不改,这些开支都是靠税收支付,涉及全体市民的切身利益,相信公车消费的支出和车补两个数字一公布,对公务员发放适当的车改补贴会得到市民的理解和支持。

    公车贴标志,有效但作用有限

    靠把公车贴上标志来防私用,其结果治标不治本。公车私用现象由来已久,是一种痼疾,更是一种腐败。

    据新华社报道,浙江平阳县制止公车私用出新招:全县除了公检法司等具有特殊标志的车辆外,600多辆公车都被统一贴上“公车”标志,同时公布举报电话,让群众一起参与公车监督。

    近年来媒体关于“公车腐败”的报道是个热点话题,公车私用、公车违章、公车肇事等新闻屡见于报端,海南省一辆“特权车”两年内闯红灯158次的报道,又有报载湖北宜都市长公车私用撞死学生。公车私用及昂贵的维护费用滋生的“车轮下的腐败”确实到了非根治不可的时候了。如何才能有效遏止泛滥成灾的公车腐败现象,浙江平阳600辆公车贴上标志防止私用的办法可说是一个有益的尝试。

    据报道,采取这一举措后,平阳县的大小排档、饭馆前已很难见到公车的影子。当然,成效还有待进一步检验,但这毕竟是一个进步,起码说明贴上标志的公车对车主产生了一定的心理压力,让他不敢肆无忌惮地滥用公车。而且这种作法简便易行,成本很小,值得进一步推广。

    记者在采访中,市民何先生说到,各地对公车私用的开展的专项检查或突击检查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要么是流于形式,要么是运动化,风头一过就没事了,取不到令人满意的效果。贴标志的作法能起到一定效果,关键在于这种监督是一种广泛的异体监督,监督权力不再是只掌握在少数部门手里,而是扩大到了社会公众。公车贴上标志好比是在道路上安装了无数的摄像头,公车私用随时随地都可能暴露在公众的目光之下,其监督效果自然大大增强了。

    但也是市民认为,也不能过高估计公车贴标志的效果,这种作法有效但作用亦有限。市民梁小姐说,“上有政策,下游对策”是官场常见现象,为了应付监督,有人必然会想出种种办法。比如媒体曾经曝光的娱乐场所为停放在附近的公车“穿上外套”,公车迎亲时将车牌遮住等等。一些地方的公车私用甚至玩起了“变脸”的游戏——给一部公车上两副牌照,工作时挂公车牌,节假日私用的时候挂普通私牌,媒体称之为给公车穿“休闲装”。车牌都可以作假,要对付一幅不大的标志也不会很困难吧。

    更何况,发现公车私用还只是监督的第一个环节,更重要的还在于对公众举报调查落实,并对违纪者予以严肃的处罚。前不久媒体报道海南公车违章现象屡禁不止时就提到过,“某市领导的夫人要求到高速公路上练车,几个交警陪着,谁敢说个不字?”如果违规违纪者是高层领导或其亲属,监管者是否能予以有力的处罚呢?这才是公众最为担心的问题。

    云南大学的石鹏飞教授风趣地说,公车贴上标志就能防私用?我看未必。首先,“不允许酒后驾驶”也就意味着“不喝酒允许驾驶”;“不允许领导干部驾车”也就意味着“允许非领导驾车”;“不允许公车外借”也就意味着“允许公车内部用”;“不允许用公车学习驾驶”也就意味着“会驾驶的允许用公车”。领导真要公车私用的话,何患借口和理由,仅靠4句警示语,显然并不能阻挡公车私用。

    其次,车外印上“公车”字样,固然能让群众认清哪个是公车,但这没有多大意义。因为通常跑在路上或停在路边的公车中,谁能说清究竟哪一辆是在办公哪一辆是在私用。一般的群众怎样辨得清真伪?坐在公车里的人的脸上恐怕都写着一个“公”字,谁也不好以自己的猜疑作为人家公车私用的依据。

    再者,“饭馆前难见到公车的影子”不能说明公车私用现象就消失或减少了。“饭馆前难见到公车的影子”也许只是一个假象,说不定那车就在离饭馆不远的某个地方悄悄藏着呢。在风头上,再笨的司机也不会把领导坐的公车像以前一样毫无顾忌地开到酒店门口。有的领导干脆提早下车,完了再让司机过来接,这样隐蔽得多。

    石教授认为:与形形色色的腐败公车的种种腐败伎俩相博弈,靠把公车贴上标志来防私用,疗效甚微。其实,公车私用现象由来已久,是一种痼疾,更是一种腐败。既然是腐败、是痼疾,那么我们对应的反腐措施就不能那么简单,更不能只图形式。“没有金刚钻,哪可揽瓷器活儿”,怎样切实遏制公车私用,恐怕还需深入地研究,在实效上狠下一番功夫。

    公车管理思路应转向减少公车

    正如维护农民权益的最好办法是减少农民数量,治理超标配车、公车私用的最好办法也就是减少公车。

    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和中共中央直属机关事务管理局近日发出通知,要求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门、各单位切实做好公务用车节能减排工作,带头使用经济、节能、环保的自主品牌汽车,原则上不配备越野车,严禁公车私用。

    公车消费一直是公务消费中的大头,社会舆论对此一直存在诸多非议。去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引用的一组数字显示,这几年每年各级政府官员公车私用费用高达2000多亿元,几乎和当年的国防开支相近。《中国青年报》引用知情者的测算称,许多公车真正用于公务的时间仅占三分之一,其余时间分别被用于领导和司机的私事上。针对长期以来公车消费中存在的超标配置、公车私用等突出问题,近年来从中央到地方、从各级政府到有关部门不知下了多少道通知、发了多少个文件,但超标配车、公车私用等违规现象并未得到有效遏制,那么,这次“通知”下发后,结果又将如何呢?

    云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的朱林副教授认为,超标配车、公车私用之所以很难禁止,主要在于缺乏刚性的财政约束机制。由于我们尚未建立“具体部门对财政负责,财政对政府负责,政府对人大负责,人大对民众负责”的公共财政责任链条,使得不少地方对公车购置的审批程序缺乏应有的约束力,有的几乎就是自己给自己审批。既然越高档的车越气派,坐着越舒服,干吗不尽可能买高档车呢?公车私用也是这样,从车辆保养、维修到汽油费、过路费、停车费等等全由公款买单,且没有明确的限额,只要钱花得不是太离谱,就不用担心自己用车费用太高,向单位不好交代或受到处罚。这种“不买白不买、不用白不用”的心态,与许多人买私家车时精打细算,以及开私家车时老是想着怎么省油、省钱形成鲜明对比。

    另一方面,当超标配车、公车私用成为“非个别”现象时,事实上也就成了部门和干部的“路径依赖”——由于有超标配车、公车私用的便利条件,就要轻松自得地享用这样的便利条件;由于已经长期享用这样的便利条件,那么,现在和今后就要继续享用下去。既缺乏刚性的成本约束,又存在着高度的“路径依赖”,要严禁超标配车、公车私用谈何容易?

    朱林副教授说所谓“公车”,顾名思义,其存在的惟一理由,就是用于公务。而事实上,并非所有单位和所有公务人员的公务活动,都必须要用本单位配置的公车来提供交通服务,在大多数情况下,公共汽车、地铁、出租车等其他交通方式同样可以满足。如在韩国首都首尔,市政府只有市长和3位副市长配有专车,其他公务员都无权享受专车待遇。所以,如果严格限于满足公务的需要,我们很多机关单位现有的公车,其实大多数都是多余的——多余到公车使用的三分之二都被干部和司机用于私人事务的地步,多余到“中非论坛”期间,中央和北京各机关单位封存了50%到80%的公车,各项公务活动也能正常进行的地步。

    因此,无论是从降低有关部门和单位监管成本的角度看,还是从打破某些部门和干部业已形成的“路径依赖”的角度看,都必须改变一味“重申”、“严禁”的思路,把工作重点从“管车”转向“减车”。这就需要大力推进公车制度改革,严格按照公务活动的实际需要配置公车,最大限度杜绝非公务用车需要,取消一些干部和司机随意使用公车的福利待遇,从而大幅度减少公车数量。公车数量大幅度减少了,对超标配车、公车私用的监管成本也将大幅度降低;同时由于“僧多粥少”,一些干部和司机一年半载也开不了几回车,久而久之,他们乃可望像戒掉烟瘾或毒瘾那样,慢慢摆脱对公车的依赖。

    正如维护农民权益的最好办法是减少农民数量,治理超标配车、公车私用的最好办法也就是减少公车。只要公车数量不减少,传统的严禁工作只能是不同程度的“扬汤止沸”;只有真正拿出改革的勇气,坚决排除来自传统公车制度既得利益者的阻力,下决心大幅度削减公车数量,才能打开严禁工作的新局面,真正收到“釜底抽薪”之实效。

    外省治理公车腐败举措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今年规定,行政区域内各县区、市直和省直单位及国有企事业单位的所有公车,都要贴上“公务车”标识。不按要求张贴标识的车辆一律收缴上交市财政局,并追究单位有关领导责任。

    ●湖北省京山县今年规定,各单位公务车辆(除军、警牌车外)必须统一在车前挡风玻璃内侧右上角张贴“公务车”标签;派遣公务车辆时,要如实填写公车使用派遣单,并随车携带;法定节假日,公务车辆一律按规定停放固定车库或停车地点。

    ●湖南省永州市从今年5月1日起正式实施《关于机关单位公务用车管理的规定》,全市6000余台公务车按《规定》挂牌上岗,车窗右上角粘贴“公务车”标志。

    ●陕西省韩城市2003年出台禁止公车私用的规定,一年内有3次或3次以上公车私用行为,没收车辆,该单位下年度经费将被扣减10%。

     韦 鲤(滇池晨报)


打印 收藏 关闭




推荐文章
推荐专题
图片新闻
热点文章排行
好新闻您来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