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论岩画的文字意义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3元/月)

    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发现过史前人类留下的岩画。在我国就有内蒙古、新疆、宁夏、甘肃及广西、贵州、云南等多处。这些岩画的普遍特征是手法拙朴,意思简单,内容相似。勿庸置疑,所有的岩画都有其重要的美术价值和美学意义。一些西方岩画如法国拉斯科洞窟崖壁画、西班牙阿尔塔米拉洞窟崖壁画等更为精美。在传统的岩画研究中,也主要以其美术价值为研究对象。这种思维方式成为岩画研究的主流方向。本文提出一些设想,或许对岩画的研究思路能有所补充。

    在甲骨文研究中有一个重要命题,即甲骨文的起源是什么?笔者认为,岩画当是甲骨文的原始形式之一,甚至可以说岩画就是最原始的文字雏形。

    所有的文字都具有表达思想、记录事件的动机和作用。早期的岩画也同时具备了这些条件,因此可以说岩画是最原始的文字形式。远古时代的人们还无法将事件、思想抽象到用简单的符号来表达,采取绘画形式记录生活中的事件,是一种合乎逻辑的行为。很多早期岩画都有祭祀、狩猎等内容。这种在不同地域、不同文明背景下不约而同地出现的内容,不能说仅仅是绘画者的创作冲动使然,其更重要的作用应该在于记录生活中的某些重大事件或部族生活的某些特定内容,犹如比这更早时代的结绳记事,刻木记事。因此,岩画的记录功能应该远大于其美术表现功能。很多岩画里出现了一些可以用今天的文字表达的事物特征,如男人,女人,牛,射猎等。某些场景可以明确地用今天的汉字词汇来表达,如“围猎”、“采集”等等。在岩画中则是用一幅人物众多的复杂画面来表示。宁夏大麦地岩画中,已经出现了大量的抽象符号,其中有一些已经具有汉字的象形、指事、会意的特征,与后来的汉字具有相同的功能。据学者考证,在内蒙阴山岩画中,更有了原始的数字。云南丽江纳西族的东巴(祭司)们则直接了当地说当地的岩画就是他们的祖先留在山崖上的东巴文。 

    在一些岩画中,有一些简单、固定且重复出现的符号。如沧源岩画、元江它克岩画,另一些则出现了更为抽象的符号,如宁夏大麦地岩画里类似甲骨文的文字符号和内蒙阴山岩画里原始的数字符号,等等。这些事实更说明岩画已经作为原始形态的文字在发挥着其记录事件、表达思想的功能。

    无论北方或南方的岩画,都有大量的多种生活场景。在当时这可能是为了表达某些更为复杂的思想或某些重大事件而作为一种纪录留给本民族的后代的,与某些民族用口耳相传的史诗来记述历史相似。然而由于作者(推测应是部族的祭司)绘画手法的拙朴、原始和人类生活方式、思维方式的巨大变化,我们可能永远读不懂这些岩画的真实意义。但不容否认的是,它们的确是当时人类生活的真实记录。也不排除很多岩画同时也具有用于祭祀的神圣象征意义。

    另一方面,大部分岩画都被画在日常生活难以到达的高处,说明它们不是即兴的随意涂抹,而是由部落里专职人员(应当是祭司)去完成的。完成之后,也不能任由部落的其他普通成员随便触摸改动。在当时,岩画作品应不像今天一般意义的绘画那样平凡,而是具有某种神圣的意义。绘画的颜料,据考证是用动物的血调和矿物粉末(一般多为赤铁矿或褐铁矿)制成,各处岩画多有雷同。这也不是普通部落成员信手拈来的普通物质,而是专门制造的特殊产品。在这种庄严神圣的气氛下,如果说一个祭司仅仅是为了发挥业余爱好而爬上悬崖去涂抹,显然不太符合常理。岩画有更为重要的目的,即记录部族的生活、事件,作为留给后代的历史以及作为祭祀的象征等等。

    对比各个地域的不同岩画,可以看出,较早期的岩画比较晚期的岩画,其文字记录功能或曰符号意义更为显著。如宁夏大麦地岩画、内蒙阴山岩画、云南沧源岩画、元江它克岩画等,比起较晚期的作品如云南金沙江流域的部分岩画,更明确地表现出类似文字的符号特征和功能。晚期的岩画,其手法渐趋成熟,对事物的描绘更加形肖,其作用已经逐渐演化为单纯的美术作品。事实上,当时在这些岩画地点生活的民族已经有了某种文字。云南弥勒金子洞坡岩画上甚至有可被今人明确翻译、辨识的古彝文,而丽江地区则已有东巴文。那里的一些岩画生动写实,惟妙惟肖,更接近现代绘画手法。只有在更早期的作品中才有一些抽象图形。在这些图形中发现了与后来的东巴文字中几乎完全相同的某些符号,如日、月、星、百、网、女、草等等。

    需要说明的是,这里所说的晚期与早期,是相对于本地域的文明和历史作纵向比较,而不与同时期、不同地域的文化作横向比较。理由是显而易见的。由于古代生产力极其低下,不同地域互相隔绝,文明程度差异甚远,没有横向的可比性。如内蒙阴山、宁夏大麦地、甘肃景泰岩画均已距今六七千年乃至一万年以上,其中的符号意义、文字功能只对当地的民族文化和中原文化有参照意义。云南沧源岩画、广西花山岩画等,距今仅三千年左右,而怒江流域的匹河岩画,当地怒族传说是四五百年前的祖先所留。它们分别只对相应地域的文化有参照作用。在云南、广西地区岩画时代,中原地区已进入较先进的农耕文明,具有成熟的文字体系。但是由于地域阻隔,云、桂边远民族地区的文明仍在独立地发展进化。当地的岩画启示我们,在当地一些民族历史上有出现某种形式的象形文字的可能。例如金沙江流域丽江境内的岩画,纳西人认为这是纳西祖先留下的东巴文。这些岩画中的某些符号也很近似于东巴文字。在广大彝族地区,还有古彝文存在。但是,在大部分有岩画地方的民族却没有文字。一个合理的解释是农耕生产方式对文明发展有促进作用,农耕生活产生了创造文字的需要,使得两个创造了岩画的民族——彝族和纳西族继而创造了自己的文字,还处于渔猎采集阶段的民族由于没有强烈的需要而失去了产生成熟文字的动力。可是随之而来的另一个问题是:同样创造了自己的岩画的另一个农耕民族——白族,却没有自己的文字,而是采取拿来主义的策略,方便地直接借用汉字来表达本民族的语言。考虑到汉代以后中原文化的进入对当地文明的影响,可能使假设中的原始文字中断进化而从发育中的文字直接变成了孑遗文字,如东巴文。那么,白族的历史上是否曾经有过自己的原始文字,则又是一个难证的命题。在这些出现过岩画的地区,是否能找出除汉、彝、东巴文字以外的任何原始文字呢?在研究中也应当考虑到在长期的历史演化进程中民族迁徙的问题。今天发现岩画地区的民族,可能并不是当初的原住民,很多民族已经经历了多次的迁徙。这些问题需要付出大量艰苦的工作去探索。当然,付出未必一定会有收获。

    世界上唯一保留下来并运用至今的象形文字——汉字,是古老的甲骨文的完全直接的继承者。甲骨文与岩画符号的相通、相似之处,使得用汉字的中国人可以从文字角度来理解、研究岩画,这与长期以来沿袭西方传统,仅从美术角度欣赏岩画的思维方式相比,有了一个更广阔深远的眼界。使用拼音文字的西方人在面对岩画时,本能地想到这些原始的绘画作品是可以理解的。当他们感慨岩画“代表着一种巨大的原始创造力”时,或许他们只想到其中创造美学价值的原始力量而并没有意识到岩画民族创造文字、创造一种伟大文明的巨大冲动与探索精神。作为象形文字的传承人,我国学者理应在岩画的研究领域更多地从文字意义上去思考,给岩画研究一个更加积极的动力和更加广阔的探索方向。□ 黄云松 /文 (影响力 2007.09)


打印 收藏 关闭




推荐文章
推荐专题
图片新闻
热点文章排行
好新闻您来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