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为百年云铜梦想插上腾飞翅膀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3元/月)

    ——写在云铜集团技术中心获国家认定之后

    2007年“十一”黄金周即将来临之际,一条令人振奋的消息通过电波飞越千山万水,传到了位于昆明市人民东路的云南铜业(集团)有限公司总部:云铜集团技术中心顺利通过国家发改委、科技部、财政部、海关总署、税务总局等5部委的评审,成为获得国家认定的企业技术中心。

    对于目前正奔驰在加速发展快车道上的云铜集团而言,国家认定企业技术中心获评通过,标志着企业多年来牢固树立“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观念,走具有云铜特色的技术创新之路已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把“科技进步领先”作为培育企业核心竞争力重要内容的理念已经开始变为实际;“靠创新占领资源、靠技术占领市场、靠技术创新实现跨越发展”的战略构想已获得了最坚实的支撑。

    几年以前,有人曾这样描述过1996年云铜集团成立之初的状况:一个由资源枯竭矿山和老冶炼厂重组而成的企业,服役年限超过30年,资产、产品、人员、机构、技术装备、管理体制等诸多“器官”都已严重老化。

    由于上述原因,云铜集团成立不久,年亏损额高达1.5亿元,发展一度陷入困境。

    仅仅10年之后,到2006年,云铜集团销售额一举突破300亿元大关,达到了326.9亿元,进出口贸易总额13.47亿美元,实现利税38亿元,成为云南省销售收入排名第一的省属企业,进出口贸易总额排中国西部省份企业第一,并连续6年保持云南省第一。

    今年9月初,中国企业家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在武汉发布了2007年中国企业500强名单,已在云南省省属工业企业中列第1位的云铜集团排名一举跃居第115位,比上年提升了88位。同时,云铜集团在2007年中国制造业100强中排名第50位,较上年提升了49位;在中国有色金属行业50强中排名第4位,较上年提升了1位;在中国铜业企业中排名第2位,较上年提升了1位;中国企业效益200佳第102位;中国企业纳税200佳第142位。

    在这一翻天覆地的跨越与发展历程之中,除了借改革开放东风不断深化现代企业制度改革,使曾面临困境的老国企重新焕发生命活力外,多年以来持续不断的技术创新对云铜集团的跨越式发展发挥了至关重要的的推动作用。从某种意义上说,以引进艾萨炉熔炼以及无轨斜坡道开采技术为主要标志的技术创新改变了云铜的历史,也改变了云铜的命运。

    早在世纪之交,云铜集团董事长、总经理邹韶禄就指出:人类社会即将跨入知识经济时代,我们必须把握时代的脉搏,迎接新世纪的挑战。知识经济的核心就是科技创新,我们云铜集团发展知识经济的最佳切入点就是运用高新技术对我们的传统产业进行改造,使我们的传统产业知识化。身处新的经济时代,不能坐失良机,我们必须有所作为。

    为此,多年来,云铜不断引进、吸收、消化国内外先进技术,并通过持续不断的技术创新使企业在铜冶炼技术、冶炼工艺等领域始终处于国内领先、世界先进地位。沿着技术创新这条脉络清晰的发展路径,云铜得以在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并迅速做大做强。

    可以说,没有持之以恒的技术创新,就不会有云铜集团昨天的跨越与今天的辉煌。

    如今,云铜已迈出了向“中国铜工业第一强,世界铜工业前五强”的发展目标快速进军的坚实步伐。

    在此过程之中,云铜经过多年从不间断的科技创新所磨砺而成的技术优势以及所积淀而成的以“创新为魂”的企业文化必将厚积薄发,为企业的发展注入强劲动力。

    10月12日,汇聚当代中国最新科技成果的第九届高交会在深圳开幕,会议期间,国家发改委举行了国家认定企业技术中心授牌仪式,云铜集团技术中心被国家发改委、科技部、财政部、海关总署、税务总局等5部委授予国家认定的企业技术中心。以此为契机,人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以国家认定技术中心为核心的技术创新体系必将为云铜实现打造百年企业的世纪梦想构筑起一个腾飞的强大平台。求生存  创新开拓发展空间

    云铜集团成立之初,面临着矿山资源枯竭,资不抵债、生产工艺和设备落后、环保压力巨大,产业、产品、劳动力结构不合理等一系列严峻形势。

    面对重重困难,云铜集团制定了资源、科技、人才、营销和文化等5大发展战略,在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全面提高企业市场竞争意识和管理水平的基础上,先后组织了一批重大技术攻关和技术创新项目,积极推进技术创新工程。

    在此过程之中,云铜集团通过引进国际先进技术装备改造铜冶炼系统和发展铜深加工,在自主开发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铜电解控制技术,创新矿山采、选工艺等方面走出了一条独具特色的技术创新之路。

    持之以恒的技术创新不仅为云铜赢得了宝贵的生存空间和发展空间,彻底改变了企业面貌,更重要的是,长期以来,由于在不断的改造与创新中昂首前行,云铜不仅成功培育出了一批勇于创新,敢为前人所不敢为之事的企业领导及科技人员,而且,通过他们的身体力行和不断传导,创新意识和创新理念不断发扬光大,并在长期的生产和经营实践中逐步积淀、固化为企业的文化,成为企业的灵魂。

    这里有一组数据,可以明确反映出技术创新在云铜集团做大做强过程中所发挥的巨大推动作用:2006年,云铜集团在职工人数比成立之初减少一半的情况下,产量提高了4.2倍,劳动生产率提高了31.7倍。并且,还在产量仅列全国铜工业企业第3位的情况下,创造了销售收入及利润居全国第二,全员劳动生产率名列全国第一的好成绩。如果没有多年来坚持不懈的技术创新,地处西南边陲的云铜要想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占据制高点,这是一件难以想像的事情。

    以云铜集团核心企业云南铜业股份有限公司(其前身为云南冶炼厂)为例: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在国民环保意识迅速提高以及企业可持续发展理念逐渐深入人心的大背景下,云铜股份原电炉熔炼工艺所固有的低空污染、高能耗等两大弊端成为了决定着企业生死存亡的两条“高压线”——随着产能的提高,低空污染现象必然进一步加剧,作为国内新兴旅游城市而正在崛起之中的昆明市不可能容忍这样一个“污染源”再长期存在下去;工业用电价格的提升,必然会大幅度增加云冶的生产成本,使企业在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失去立足之本。

    当时,云铜股份所面临的形势十分严峻,敲敲打打、修修补补的小补充、小改良已经无济于事,只有对整个生产系统、工艺流程进行一次伤筋动骨式的大规模技术改造,才有可能从根本上改变企业或者被清理出昆明市区,或者被迫退出市场的“灭顶之灾”。

    2002年5月,世界最大的艾萨熔炼炉在云铜股份建成投产。与此同时,在经历了近半个世纪的“幸福生活”,完成了历史所赋予的阶段性使命之后,在昆明这座四季如春的南方城市里,铜金属冶炼业的电炉熔炼工艺终于走到了尽头。

    与电炉熔炼工艺相比,艾萨熔炼工艺在节能降耗以及减少排放、减轻环境污染等方面的贡献极其显著——

    在氧浓度较高的强氧化气氛和高湿条件下,铜精矿中的硫、铁元素必然发生放热反应,并在此过程之中用自身化学反应所产生的热量来熔化“自己”,从而使能耗大幅降低;

    由于艾萨熔炼属密封式熔炼,电炉熔炼工艺中的烟气泄漏的问题得到解决,低空污染现象也得以杜绝,二氧化硫回收利用率大大提高;

    采用艾萨熔炼工艺后,原电炉熔炼工艺中的烧结系统被淘汰,大大缩短了工艺流程,使生产成本显著降低,烧结过程中的粉尘污染现象被彻底根除;

    在艾萨熔炼工艺流程之中,在蒸汽高压的作用下,铜精矿里所携带的砷、铅、锌等有害杂质99%以上均进入烟尘综合回收系统,有价金属的回收利用率得到极大的提高。

    与电炉熔炼工艺相比,目前,云铜的艾萨熔炼工艺在铜精矿年处理量增加了70%的情况下,粗铜能耗下降了54%,硫酸能耗下降了40%,总硫利用率提高了10%,二氧化硫排放量削减了42%。艾萨炉建成投产5年以来,云铜股份仅从能耗下降中就获得了4亿元收益。

    从这些事实和数据中人们当不难看出,以引进、消化、吸收艾萨熔炼工艺为主线的技术创新,在为云铜股份重新赢得生存空间的同时,为云铜集团的迅速做大做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对于有色冶金行业而言,以艾萨熔炼工艺取代传统的电炉熔炼工艺,这是一次近乎“推倒重来”的革命性技术创新。

    然而,在实施艾萨熔炼工艺技术改造的过程之中,云铜并没有将原来的电炉熔炼设备“一棍子打死”,而是在引进、消化、吸收新技术、新工艺的同时,对原有工艺、技术和设备中众多“有效成分”进行巧妙的嫁接和改造,对旧工艺中有价值的部分进行再次利用,对新工艺中的不尽完善之处进行再次创新。

    例如,在艾萨熔炼工艺系统中,原有的电炉被完整地保留了下来,只不过其功能已从过去的粗铜熔炼转移到了艾萨炉的保温和炉渣贫化这两个工艺流程里来。

    这正是云铜的可贵之处:在进行技术创新的同时,始终不忘兼收并蓄、博采众长,在积极探索适合自身特点独特工艺路线的基础上,迅速形成了许多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成果。

    正是因为有了云铜这种深厚的创新传统、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一个令世人惊讶的现象出现了——原生于澳洲大陆的艾萨熔炼工艺之花在远涉重洋,来到中国云南之后,迅速结出了比之澳洲本土企业更加绚丽的生产运行之果——在2002年建成投产之后,云铜艾萨炉项目共创造了8项世界纪录——体积最大、占地面积最小、钢结构最庞大、余热锅炉系统最复杂、工程建设速度最快、汇集技术最广泛、第一期炉寿最长、停产保温时间最长。从而形成了具有云铜特色的铜冶炼技术,云铜股份由此跨入国内一流、世界先进的铜冶炼企业行列,被业界称为“引进国际先进技术工艺装备嫁接改造传统工艺设备的模范工厂”。

    这一现象引起了全球同行业的高度关注,并被世界铜业权威人士定义成为“云铜现象”。

    在经过对艾萨熔炼工艺连续数年消化与吸收之后,目前,云铜股份的冶炼技术、生产规模、经济效益、污染治理等指标跃居世界先进水平:其一,总硫利用率从过去的87.1%提高到了96.8%,已高于95%的欧洲标准;其二,吨铜能耗从934公斤标准煤降低到了430公斤准煤,不仅远远低于1200公斤的国内平均水平,而且比660公斤的国内最好水平以及550公斤的世界最好水平要低,处世界领先地位;其三,过去,云铜二氧化硫每年排放量达1.6万吨,目前,云铜每年向大气中排放的二氧化硫已降至6250吨,减排率达到了45%以上。

    引进艾萨熔炼工艺仅仅是铜冶金企业的核心部分,要想最大限度地发挥核心技术的优势,必须同时创新与之相关的各项技术,推进冶金企业整体的集成创新,这是一个企业实现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的切入点和着力点。

    5年以来,云铜股份先后投资3亿余元,在贫化电炉工艺技术发明和创造、低压变负荷喷枪的研发与创新、精确配料技术、均衡进料技术、烟尘综合利用技术、高效湍冲吸收制酸技术、生产决策数学模型的开发应用等方面实施了引进、吸收再创新与集成创新,取得了多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成果。

    这是一条集核心技术突破与相关配套工艺创新于一体的集成创新之路。

    为此,2006年,云铜“富氧顶吹熔池熔炼技术”项目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在中国铜冶金工业发展史上,铜冶炼技术计有3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每次获奖,都成为中国铜冶金工业技术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因此,云铜此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就显得意义非凡。这不仅表明云铜在科技创新领域走在了全国同行业的前列,而且也反证了云南的有色金属资源优势已经开始转化成为了有色冶金的技术发展优势。

    艾萨炉建成投产之际,国家环保局及中国有色金属协会所做出验收结论是:“云铜艾萨炉是中国铜冶金行业清洁生产的典型。”近年来,在对系统先后进行了20多次技术改造之后,企业整体工艺以及节能降耗水平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目前,云铜已将吨铜耗水量降低到了3.49吨;吨铜废水(达标)排放量降低到了3.23吨;工业用水循环利用率提高到了85%;资源综合利用率提高到了86%。主要经济技术指标达到冶炼企业世界先进水平,烟尘处理工艺等技术和部分指标处于世界领先水平。谋发展  科技兴企步履坚定

    上述例子以及众多国际国内企业兴衰成败的发展实践充分证明,技术创新不仅是企业提高核心竞争力的根本途径,而且在某些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企业的技术创新能力直接决定着企业的生死存亡。

    对于云铜集团而言,要实现打造百年企业的目标,必须走“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小、人力资源得到充分利用”的新型工业化道路。而企业技术水平和创新能力直接决定新型工业化的实现程度。打造百年云铜,必须构筑云铜先进的生产力。云铜先进生产力包括充足的资源、优良的人才队伍和先进的生产技术,三者缺一不可,而技术创新是以资源为对象,发挥人才和技术两个积极因素的综合体。由此可见,在构筑云铜先进生产力的过程中,技术创新具有基础性地位。因而,创建国家认定技术中心,推进技术创新工程,提升技术创新能力是科学发展,打造百年云铜必然的战略选择。

    国家认定企业技术中心是衡量企业创新能力强弱的重要标志,直接反映企业的创新能力在行业中的地位,反映企业创新文化、研发队伍建设对新知识、新技术的应用能力,新技术系统集成和技术创新的组织管理水平。

    国家认定技术中心不是单纯的企业研发中心,更不是某一栋大楼,或者一群人。它是企业的技术创新体系,包括企业技术创新硬实力和软实力,涵盖了企业创新机制、技术与人才支撑条件、技术产出能力等等。

    事实上,为了保障企业技术创新的高效和有序,从成立之初,云铜集团建立和完善企业的技术创新体系的工作就已开始着手实施。

    2000年,云铜集团召开第一次科技创新大会,并作出了集团《关于加强科技创新的决定》,提出了以技术创新为主体,以建立创新创业人才队伍和高科技成果产业化为重点,以产品创新为突破口,强化科技创新与经济发展密切结合的科技工作指导思想。同时要求,在科技创新上,打破常规、跨越发展,实施四个突破:一是在产品深加工上取得突破;二是在建立完善的科技研发体系上取得突破;三是在开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和产品上取得突破;四是在提高科技贡献率上取得突破。并明确了科技创新三项任务:一是应用高新技术产业,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二是加快信息技术在管理和营销领域的应用推广,提高管理水平和营销效益;三是加强环保和资源开发领域的技术创新。通过以上种种举措,云铜集团迅速走上了一条依靠科技进步兴业强企的发展道路。

    几年来,云铜集团紧紧围绕企业发展目标,在构建科技创新平台这一系统工程上狠下功夫,并常抓不懈。通过不断整合科技资源,加大科技投入等一系列努力,使整个集团的资源综合利用水平、关键技术与装备、新技术和新产品开发水平得到了全面的提升。

    首先,通过建设完善的技术创新管理机构体系,使集团的科技创新管理基础得到夯实。这一体系包括:科学技术委员会,站在国内外高科技、高技术水平的基础上来指导云铜的科技进步和技术创新工作,提出科学发展战略,并对集团重大科技项目进行论证审查。科技发展部,对整个集团科技项目的选题、论证、审查、立项、实施、验收鉴定进行宏观协调和管理,同时管理公司的高级人才。各二级企业的科技管理部门,对企业的科技发展进行规划,对企业生产技术进行日常管理,组织技术人才进行企业技术攻关,对本企业重点科技项目进行管理。云南铜业技术中心,是云铜集团技术创新体系的核心,是云铜研发和技术资源整合平台,对内为集团所属企业的技术改造和产品升级提供技术支持,对外采用多种形式进行高新技术及产品研发,为云铜高新技术产业化提供技术支持。云铜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是云铜与国内多家高校及科研院所共同投资组建,并由云铜控股的股份制高新企业,是实现高新技术产业化的实体,目前已与云铜技术中心一道成为了云铜集团高新技术产业化的基地、高新技术企业的“孵化器”和高新技术人才的“摇篮”。

    在此基础上,云铜集团还迅速搭建起了一个有色金属新产品研发平台,致力于将企业的技术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这一平台以云南铜业技术中心和云铜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为核心,重点包括3个新产品研发和产业化平台:

    以云南铜业技术中心为主体,建设有色金属新技术、新产品研发平台。该平台将在云南铜业技术中心近年来新产品新技术研究取得阶段性成果的基础上,进行技术中试及产业化,重点开发锂、硒、铟、铋等稀有贵重金属和铜合金产品。

    以云铜股份为支撑的铜金属新产品开发平台。近年来,已先后开发了高速电气化铁路用铜银合金接触线、铜锡合金接触线、铜锡合金承力缆等新产品。其中铜银合金接触线已成功实现产业化,建成了年产3000吨生产线,产品各项技术指标达到国家铁道部标准,部分达到欧洲标准,替代进口产品,销往全国铁路系统,在国内多条高速铁路上使用。

    以东川再就业特区云铜工业园区为载体,建设有色金属新产品产业化科技服务平台,用3到5年时间,建成一个新的有色金属新产品产业化平台,重点进行铜线杆、白银、银电子浆料、铋、钴、铟等新产品的产业化。

    与此同时,云铜集团还积极致力于建立科技创新人才支撑体系,为企业科技创新提供持续推动力。

    在技术创新工程中,最活跃、最关键的因素是技术人才。为营造尊重科学、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氛围,也为了不断吸引、培养和造就数量充足、素质优良的技术人才队伍,多年来,云铜始终将技术创新人才队伍建设作为建立企业技术创新体系的一项重要内容来抓。

    这些措施包括:聘请6位中国工程院院士和资深专家担任云铜技术顾问;建立专业技术学科带头人制度;先后两次提高调整专业技术人员技术职务津贴和知识分子学历学位津贴;设立3000万元的创新奖励基金;加大技术人员教育培训力度,为科技人员提高素质创造机会;完善选人用人机制;通过院企合作,借助外脑,采取多种方式与省内外高校和科研院所合作,引进专利技术为企业服务等等。

    云铜集团自成立以来,一直十分重视以创新理念主导的企业文化建设,形成了“经济力做强、文化力致胜”、“敢为天下先、永远争第一”的云铜文化核心。在全司上下建立起了“求实奉献、超越自我”的价值观,树立了“做事争一流、做人求完美”的道德观,提倡“勇于创新、大胆建议、不怕错话、允许失败”的导向,营造“交流共享、开放共赢、包容宽厚”的氛围,形成“团结、民主、创新、实干”的内在风格,在云铜企业文化建设的大环境下,形成云铜特色的技术创新文化。

    通过企业技术创新平台的建设,目前,云铜集团的技术创新体系已得到进一步完善,技术创新能力得到极大增强,技术水平大幅提升,对企业培育核心竞争力,增强综合实力,实现跨越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到目前为止,云铜集团先后投资30多亿元,完成了以艾萨熔炼技改、无轨开采技改为代表的一批重大技术改造项目,全面提升了传统产业。同时,企业先后投资7亿多元,完成了以高速电气化铁路专用铜银导线研发及产业化的国家863计划课题等为代表的一批重点科技项目,优化了工艺技术水平,培育了新的经济增长点,形成了一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科技成果。申请专利89件,其中发明专利22件,授权12件,获得政府科技奖励23项,其中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省部级一等奖7项。主产品“铁峰牌”高纯阴极铜在英国伦敦金属交易所注册交易,并获得“中国名牌”产品称号,因用于“神舟六号”而被赞誉为“航空品质的云南中国名牌”。铁峰”牌黄金、白银在英国伦敦金银市场协会及上海黄金交易所注册。“铁峰”牌高纯阴极铜、黄金、白银、电工用铜线坯、硫酸是“云南名牌产品”,铜冶炼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铜冶炼能耗、产品质量等主要指标跻身国内一流、国际先进行列,矿山采选技术达到国内先进水平。

    持之以恒的技术创新成为推动企业发展的强大动力,使云铜集团的精矿含铜从1995年的4.2万吨增长到2006年的13万吨,年均复合增长率达12%;电解铜产量从9.1万吨增长到37.8万吨,年均复合增长率达15%。产量的增长,技术水平的提升,为云铜集团销售收入从1995年的25.2亿元增长到2006年的326.9亿元,集团全面发展,企业做大做强,实现跨越式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向未来  创新之路永无止境

    当今世界,企业已逐步成为技术创新的主体。2006年,全国科学技术大会进一步明确了企业的技术创新主体地位,要求企业成为科技投入、技术研发和成果应用的主体,并明确指出“实现企业发展,根本途径在于技术创新”。云铜集团董事长、总经理邹韶禄曾经指出:“建立创新体系是提高创新能力,形成创新机制的根本保障,是云铜集团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一项系统工程”。“建立技术创新体系是创新发展的一个必然结果,其目的就是最大限度地满足技术创新发展的需要,保证创新活动得以有组织、有目的、高效益地开展。”

    在这样一种大背景当中,作为国际国内同行业之中具有重要影响力以及相当话语权的大型知名企业,云铜集团创建国家级技术中心的重要意义和作用顿时彰显:

    首先,这是建设创新型企业的需要,是提升企业技术创新能力,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实现企业持续健康发展的需要。当前,国家已提出并正在实施“建设创新型国家”的战略,作为一个国家的经济细胞,企业是技术创新的主体(技术创新中的投入主体、技术成果产业化的主体、受益主体、风险承担主体),因此建设企业技术中心是企业在创建创新型国家的过程之中。

    从云铜集团自身来看,要实现企业长远发展,也必须培育企业的自主创新能力,包括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而企业技术中心是企业技术创新体系的核心,因此,建设企业技术中心对云铜具有重要意义,它对提升企业技术创新能力,特别是原始创新和集成创新有积极而重要的意义。

    其次,建设云南铜业技术中心对整合集团科技资源,推动企业技术创新有积极意义,对企业实施“走出去战略”有积极的支撑作用。

    同时,建设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有利于把整个集团的科技资源有效整合,实现整体效益,实现各二级单位的优势互补,推动集团重大科研项目的实施。

    如今,云铜集团在矿山技术、冶炼技术领域已完成一批有行业引领作用的技术创新工程,产业技术处于行业领先水平,今后国家企业技术中心建设的重要任务将更多地落在发展特色深加工产业,延伸产业链上。“十一五”云铜集团重点开展资源综合利用技术攻关,以及代表世界铜加工领先水平的高效节能铸铜转子电机的设计制造工作,研发出了我国第一台达到世界最先进能耗指标的铸铜转子电机。

    云铜集团“走出去”战略已取得丰硕成果,在赞比亚谦比希建设15万吨粗铜冶炼厂,在印度尼西亚建设1万吨粗锡冶炼厂,在我国内蒙古赤峰建设10万吨电解铜冶炼厂已竣工投产,在广东清远建设20万吨电解铜冶炼厂,在河北保定建设20万吨电解铜冶炼厂即将动工兴建。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云铜集团将输出大量的技术、管理、人才、资金、文化,而这些技术需要强有力的研发力量支撑。换句话说,只有将企业业已拥有的世界先进水平的铜冶炼、电解控制等技术不断进行完善,云铜集团的“走出去”战略才有支撑和后劲。

    此外,由于企业技术中心的水平,代表了企业技术创新的水平,加之国家认定企业技术中心有严格的认定程序和评价体系,因此,创建国家认定企业技术中心,有利于企业按照国家对企业技术中心的要求,发现不足,进行完善,提升企业技术中心水平。同时,通过国家企业技术中心认定,无疑将会进一步提升云铜集团的企业形象,提升云铜集团在全国铜行业中的地位。

    另外,对通过国家级技术中心认定的企业,国家在税收、重大项目立项等方面有一系列的资助和优惠政策,包括通过认定并且连续两年通过评审的企业可以申请500万元的研发基础条件建设补助等,而且随着国家对企业技术创新进一步的重视,将会出台更多的优惠政策,因此,创建国家认定企业技术中心有利于云铜获得更多的外部资源,推动企业技术创新。

    如今,在打造“千亿企业、百年云铜”的战略目标指引下,针对当今世界有色金属行业的发展趋势和市场竞争特点,云铜集团提出了“做大做强矿山,做精冶炼,发展特色深加工”的发展方略。可以预见的是,在这一激动人心的征程中,云铜集团仍将面临许多的困难和挑战。

    挑战一:目前云铜的铜精矿自给率仅有1 / 3,还有大量的原料需要进口,生产经营难免受制于人。这就对企业提高采选环节中原矿利用率、加大地质勘探理论和组合手段等方面的研究提出了新的课题。

    挑战二:产能的扩大必然导致“三废”的增加,并且,由于自产原料的不足,企业将可能不得不降低矿石收购标准,从而使金、银等稀贵以及有价元素的回收利用造成更多的困难,这又对企业冶炼技术和工艺的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挑战三:从2000年至今,世界铜金属价格经历了一场从谷底到波峰的大起大落,在此过程之中,全球有色金属行业普遍面临着这样一种市场规律:价格上涨时,利润向矿山转移;价格下跌时,利润现深加工环节转移,冶炼环节则基本保持不变。生存在这样一个价格因素与利润曲线的基本规律之中,有色金属企业只有尽快形成集采选、冶炼及深加工于一体的完整产业链,才能切实增强自身的抗风险能力,做到“东方不亮西方亮”,无论将来市场价格如何波动,企业均可应对自如。

    事实上,目前国内也已经开始出现了有色金属深加工向有采选、冶炼基础的大型企业转移的苗头。面对这样的发展趋势,在区位以及劳动力成本不具备优势的条件下,云铜将如何发展铜深加工产业,并通过提高产品的科技含量使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这将是云铜在走向未来的发展过程中的一个亟待破解的难题。

    从以上几个方面考量,在当前以及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之内,云铜的技术创新工作依然任重道远,创新之路永无止境。

    为此,今后云铜集团将按照国家对企业技术中心的建设要求,全面推进企业技术中心的建设。建立和完善企业技术中心组织构架;完善研究开发基础设施建设;具备开展矿山、冶金、有色金属深加工小试、中试、工业性实验的条件;争取在5年内建成国家工程中心;在3年内建成博士后工作站;加大研发投入,保证企业技术创新获得顺利开展;加强创新人才队伍培养,完善创新激励机制,为技术创新提供智力支撑;争取在10年内培养出1名工程院院士;提高管理水平,实现科学管理;完善营销网络,为技术创新提供市场保障;培育企业文化,增强企业员工创新意识和能力。

    今年11月,云铜集团技术创新大会将再次召开,借此强劲东风,人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在新的科技发展目标指引下,多年以来在技术创新道路上勇于探索、勇于实践的云铜集团朝着创新能力最强、效益最好、国内一流、国际知名大企业进军的鼙鼓将再次轰然鸣响。□本刊记者  杨建华  通讯员  张劲锋  龚绪春/文(影响力 2007.10)


打印 收藏 关闭




推荐文章
推荐专题
图片新闻
热点文章排行
好新闻您来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