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云南汉语文学的破晓之声——《滇池赋》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3元/月)

    一

    地处祖国边陲的云南省,自古以来就是少数民族的聚居地。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找到过汉朝以前昆明本土文献里有关昆明的汉文字记载材料。据此推测,当时昆明地区通用的语言应该是当地的民族语言。但是不排除在当时云南上层人士中与内地的交流时使用汉语的情况。

    从云南后来发现的一些碑刻来看,如东汉《孟孝琚碑》、晋代《二爨碑》、唐代《王仁求碑》、《南诏德化碑》,可以肯定一点:从东汉到唐代,在云南,至少在一些重要城镇的上层人士中已经通用汉语、使用汉文字了。

    但是这些碑刻仅仅只是提供了学术考证意义上的资料。从文学的角度上来看还远远看不出云南汉语言文学创作的水平。倒是中原地区的一些诗人、文学家笔下出现过对云南的一些描绘,如唐代李白《怀赠南陵常赞府》:“……云南五月中,频丧渡泸师。毒草杀汉马,张兵夺秦旗。至今西洱河,流血拥僵尸……”高适的《贺李宓伐蛮归诗》等等。

    应该指出,在大部分中原文学家的笔下,云南是一个神秘诡异的蛮夷之地,而云南的真实面目就在这些臆想中模糊不清。

    直到蒙古帝国崛起,蒙古大汗忽必烈以其非凡的勇气和胆识、高超的军事战略思想,从中国北方甘肃突袭云南大理国,出奇制胜,一举占领了南宋政权的大后方,在中国军事史上谱写了一段前所未有的辉煌篇章。忽必烈第一次发现,云南是一个美丽无比的地方。史料记载,他曾说过:如果能不当皇帝,他只要当一个云南王足矣!

    这就使元代成了云南历史上一个重要的发展时期,元代结束了自南诏至大理国五百年来云南封闭、割据的政治局面,云南第一次设立了从属于中央的行省。赛典赤·瞻思丁入滇时,带来了不少的蒙古人、色目人、北方汉人、伊斯兰教徒。这是云南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移民入滇,如此众多的外来民族与云南当地人要进行交流,必须有一种通用语言,这就是汉语。至今保存在昆明筇竹寺中的元代《白话圣旨碑》,即用汉语和蒙语刻成。

    同时,中原文化也进入了云南,孔庙、书院这些文化设施机构开始在云南兴建。昆明本土的一些有识之士步履蹒跚地开始了用汉语进行文学写作的文化工程。

    二

    这些云南本土文化人的努力经历了犹如现代的文学青年艰难的过程,他们的作品始终比不过那些受过正规传统教育的内地文人。但是,就在这不懈的努力下,一个土生土长的昆明白族文人终于登上了全国文坛,他的名字叫王昇!

    王昇,白族,字彦高,号止庵(1285年—1354年),生于昆明利城坊。他生卒的年代,恰恰是元朝这个100多年王朝的第一个皇帝忽必烈到最后一个皇帝元顺帝的统治时期。他的家族历史不可避免地被打上了时代的烙印。

    王昇祖上原居住在昆明附近的晋宁县,其曾祖父王世是当地少数民族首领,祖父王连继承了王世的职位,在元兵进攻云南时率部投降元朝。家也迁到了昆明。王昇父亲名叫王惠,字泽民,王惠在元朝官府先是做屯田大使,因为抓农业卓有成效,出任过昆明、宜良、寻甸等地方的县尹,为官颇有政声。

    在王惠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中原先进文化对一个云南少数民族官吏的影响,王惠从政公正廉明,在其任所上兴建水利,修孔庙学馆,发展教育。并到丽江等少数民族地区推广儒学。在他临死的时候遗训子孙忠孝,用汉族古代的简单葬礼埋葬自己,不要给自己举行本民族当时奢华而富有迷信色彩的原始葬礼。

    风之末端之所以要详细介绍王昇的父亲,还因为有一个原因,王惠尽管没有受过系统的汉文化教育,但他孜孜不倦的学习使得他成为了元初云南有名的诗人!直到现在,在介绍云南文化历史的时候,王惠、王昇父子的名字是连在一起的。

    王昇就比父亲幸运得多,在他年轻的时候,温存聪明,寡言慎行,就学于多位来自中原的汉文化饱学之士,终于脱颖而出,被官府任命为仁德府(今云南寻甸县仁德镇)儒学教授,他的工作地正是其父王惠曾经建立孔庙学馆的地方。后来王昇直升到云南诸路儒学提举,主管云南全省儒学教育,在云南各地推广中原文化。

    王昇晚年升任曲靖宣慰使司宣慰副使,官阶正四品。病逝于任上。有一子,任云南行省的少数民族语翻译。

    三

    使得王昇在元朝全国文坛声名鹊起的,是他的那篇《滇池赋》。

    赋这种中国古老的文学形式是由《诗经》《楚辞》发展而来的。赋大体上经历了骚赋、汉赋、骈赋、律赋、文赋等几个发展阶段。它是介于诗和散文之间的一种体裁,讲求字句的整齐和声调和谐,描写事物极尽铺陈夸张之能事,而于结尾部分往往发一点议论,以寄托作者感想。

    王昇的《滇池赋》对云南700多年前的“高原明珠”--滇池进行了细致的描写,一开头就明确点出了滇池的地理位置。接着用细腻的白描手法,为读者展现了滇池如画的美景。寥寥几笔之后,又从滇池的来源和流向展开一段壮烈奔腾的宏伟画面,电光石火,抑扬顿挫。

    作者在交待清楚滇池的地理特点后,点出自己曾离开家乡,回到滇池故土怀抱时,眼前的景色更多了一份绮丽,小舟悠悠,秋天的滇池晴光潋滟,山色倒影,水鸟不惊。

    “智者乐水,仁者乐山”,随着作者弃舟登山,视角在改变。作者淡然的心情随着一声长啸也在改变。他又登上了熟悉的西山,在华亭山、太华山上,作者居高临下,看到了昆明城四周的座座青山,在他的眼里,碧鸡山、金马山、玉案山、蛇山、五华山是何等壮丽妩媚。云南多山,云南人也自豪地称自己是大山的儿子。故乡的山,在王昇这个几百年前的古人心中,竟然和现在我们心里的大山情结是一模一样的。

    然而,王昇不止看见了山,他还看到了昆明城里的繁荣景象。三市街、东西寺塔、大德桥、云津码头,这些直到现在名称都没有改变的商业区的繁华景象尽收作者笔下,完全是一幅昆明文字版的《清明上河图》。

    我们不妨来看看当时其他人是怎么描绘昆明城的:中庆路儒学提学孙大亨记录说:“中庆,古鄯阐也。山川明秀,民物阜昌,冬不祁寒,夏不剧暑。奇花异卉,四序不歇,风景熙熙实坤维之胜区也。”世界著名的旅行家马可·波罗记录说:“到达省会,名雅岐(鸭池,即昆明),系一壮丽的大城。城中有商人和工匠,为杂居之地,有偶像崇拜者、聂斯托利派基督教徒、萨拉森人或回教徒,但偶像崇拜者人数最多。本地米麦生产甚丰……”

    从《滇池赋》的字里行间不难看出,王昇看到昆明这样美丽富足的面貌时是何等喜悦,这种感情,只有热爱家乡的赤子才写得出来呀。

    四

    在很多引用《滇池赋》的文章中,最后一段一般都不会被引用,因为作者在这里写了一大段政治文字,歌颂了当时的封建统治者,幼稚地认为昆明的富足、老百姓的安居乐业是皇恩浩大所赐,所以也积极地向封建统治者朝贡个不停。

    诚然,这是作者的思想局限。不过,这里面也折射出了当时云南的一些历史信息。

    大理国末年,由于大理国统治者内部矛盾重重,腐败无能,致使云南老百姓饱受压榨,民不聊生。这也是忽必烈没费多大力气就灭掉大理国的原因之一。

    元朝统治云南后,统治者安抚百姓,稳定社会秩序,所采取的发展云南地方经济、团结少数民族的政策使得云南人民大为受益。其后元政府在云南建立行省,并派赛典赤·瞻思丁治理云南,使得中原先进的文化和技术进入云南,云南农业、工商业和城市建设都得到较快的发展。特别是赛典赤在云南采取“轻差减赋”,“垦荒浚河”,“用贤汰冗,恤孤赦罪”,“兴市井以通交易,轻抽收以广商贾,照用贝以顺人情”的灵活经济政策,使云南很快就繁荣了起来。

    就是王昇在《滇池赋》中描绘的大德桥、云津码头一带,也是在元朝1274年,赛典赤·赡思丁疏通海口河,使滇池水位下降,这一带才从水中露出为陆地。其后又整治盘龙江,才使盘龙江成为昆明通向滇池的水路通道,大德桥,云津码头一带才集中了大量的船舶、驮马和其他运输工具。这种繁荣一直持续到民国时期。直到解放初期,仍有船只在此装卸货物。

    昆明的老百姓是纯朴的,在昆明三市街街头重建的忠爱坊,就是云南老百姓为怀念赛典赤·瞻思丁自发修建的。

    元代一朝,在中国历史上的定位及评价有着各种说法,不过从它短短100年的寿数上来看,至少可以看出这样一些端倪:它是一个野蛮统治了文明的时代,普通老百姓是苦不堪言的。 

    但是,元朝统治却成云南历史上的一段异数,在元朝,中原先进的文化和技术第一次大规模进入云南,云南迎来了一次经济文化上的历史大跨越!

    所以,我们也不好去苛求王昇这一段的歌功颂德了。五

    王昇的这篇《滇池赋》,文字优美、对仗工整、辙韵严谨、朗朗上口。所以才一问世,就在整个中国文坛上引起了轰动。从汉武帝修昆明池开始,很多中原人士就对滇池充满向往,在那个没有成像技术的年代,滇池到底是个什么样只能想像。

    王昇的《滇池赋》第一次用文学手段,将滇池和昆明的美丽展现在大家的面前。更令人惊异的是,这样精美绝伦的文字竟然是一个旧时代称为“蛮夷”的少数民族文人所写出来的!

    其实风之末端认为,一个作家不管怎么有才气,他的根始终要扎在生他养他的大地上。元代到过滇池的中原文人也不是没有,但他们始终没有王昇这样对故土的一片深情和热爱,所以这篇《滇池赋》的光荣是属于云南人民的。

    王昇的《滇池赋》在家乡更是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当时就有人把文中“碧鸡峭拔而岌嶪,金马逶迤而玲珑;玉案峨峨而耸翠,商山隐隐而攒穹;五华钟造化之秀,三市当闾阎之冲;双塔挺擎天之势,一桥横贯日之虹。”这八句景物描写列为最早的“昆明八景”,至今仍然津津乐道。

    在蜚声中外的大观楼长联中,清朝作者孙髯翁所写“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缟素”的句子中,也不难看出《滇池赋》的影响。

    从《滇池赋》的作者王昇的家世和他自身的经历来看,我们可以看到,在700多年前,当先进的中原文化向云南涌来的时候,我们云南少数民族的先辈敞开了宽阔的胸怀,努力学习,一代代薪火相传,终于取得了足以骄人的文化成就!

    根据当时的各种史料记载,《滇池赋》的问世,一下子令当时的文人对云南的整体文学水平刮目相看,云南人也以家乡这块土地上出了王昇这样的人为荣。

    风之末端要着重指出的是,王昇的《滇池赋》作为云南的一个文化产品,没有卖弄少数民族地区的什么“神秘风情”“蛮史逸闻”,而是忠实地描述了当时昆明繁荣的时代景象。这一点,在当今我们建设云南这个文化大省的过程中有着很大的启迪作用。

    几百年时光流逝,昆明的碧鸡山、金马山、玉案山、蛇山、五华山依然,三市街、东西寺塔、德胜桥的人群更是熙熙攘攘,王昇没有看见今天的昆明城,我们也看不到几百年以后的昆明城。但是,我相信,我们的子子孙孙都会和我们一样,永远不会消褪我们的先辈、风之末端、你和他,我们大家对这片故乡土地那种亘古不变的挚爱!影□ 风之末端/ 文(影响力 2007.11)


打印 收藏 关闭




推荐文章
推荐专题
图片新闻
热点文章排行
好新闻您来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