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国企改革,解放思想激情登台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3元/月)

    1997年,人到中年的林大生从弥勒县食品公司下岗,怀揣7000元的下岗费,投身到出租车司机的行列中求生存。当了一段时间的“的哥”,因生意不好为了寻找更好的发展,2000年,林大生携家带口从弥勒来到昆明,卖起了生态羊肉火锅,第一个月的营业额就达到3万多元。几年时间,凭着他的吃苦耐劳,不但还清了以前的欠账,还挣下了一套140平米的住房。

    2004年,林大生到社保局办理了“再就业优惠证”,拿到证后随手就搁在了抽屉里。今年他决定开新店时,苦于资金押在买房上而周转不灵,正在为难之际,忽然想起自己凭着“再就业优惠证”可以享受无息贷款,就赶忙去申请了小额贷款,解决了燃眉之急。

    “没想到政府会兑现创业优惠政策,三年免征我的营业税、城市维护建设费、教育费附加和个人所得税……这税那费,一年下来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三年免征,算下来少说也有二万多元,国家的优惠政策,我是实实在在地享受到了。创业,离不开改革开放的好政策!”谈到创业优惠政策,林大生由衷感叹。“刚下岗的时候很是不服气,觉得自己的‘铁饭碗’丢了,对以后的生活没了盼头。没想到现在过上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好日子,应该说是改革开放的政策给了我们一个发掘自身潜力的机会。”

    享受着政府的优惠政策,林大生说他对未来的打算就是把他的餐饮做出品牌,以创业促就业,帮助下岗工人再就业。“政府扶持我们下岗工人再就业,那么自己有能力时帮助别人是理所应当的,这也算回馈社会吧。”

    党的十七大召开后,林大生从报上得知国家将加大对自主创业人员的政策扶持时,感到万分振奋。“政府在改善民生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我要抓住机遇多找钱,让‘腰包’越来越鼓。”

    经过20多年的努力,我国国企改革需要解决的四大基本问题——体制问题、布局与结构问题、社会定位问题、职工地位问题,已初步解决。

    在体制方面,需要解决的是国有企业与政府分离的问题,要将国有企业变成独立的市场竞争主体,能够优胜劣汰,与国家形成出资关系。这个问题已基本解决,唯一的差距是与国家形成出资关系还需要进一步完善,以及需要相应解决国有企业经营者的市场化问题。在布局和结构方面,目前国有中小企业已基本退出,困难的国有大中型企业已退出1 / 3。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领域的国有大企业,虽然它们的定位还需进一步调整,企业的结构还需进一步优化,但基本合理的、大的布局结构已经形成。在社会定位方面,国有企业要由原先的社会组织变成经济组织,要把社会职能剥离出去。现在只剩下中央企业没有剥离干净,不过中央企业社会职能的大部分,包括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和公检法机构等,已经基本剥离。在职工定位方面,职工的观念已和前几年完全不同,市场化的大局已定。现在唯一不太到位的是中央企业的职工还没有充分市场化,还需要中央企业进一步推进内部改革。

    到2007年,中央企业实现销售收入9.84万亿元,同比增长19.3%;实现利润9968.5亿元,同比增长30.3%;上缴税金8303.2亿元,同比增长23.8%。截至2007年底,中央企业资产总额达到14.8万亿元,同比增长20.5%。2002—2007年,中央企业资产总额年均增加1.5万亿元,销售收入年均增加1.3万亿元,实现利润年均增加1500亿元,上缴税金年均增加1000亿元。2007年,中央企业主营业务收入超过千亿元的有26家,利润超过百亿元的有19家,进入世界500强的有16家,分别比2002年增加20家、13家和10家。

    改革开放30年,面对快速发展的中国资本市场,国有企业的股份制改革自然成为改革开放的最大成就之一。面对这一世界性难题,从决策者到国企职工都需要解放思想、正视改革的激情和决心。现在,国企改革已经取得了瞩目的成就,新一轮改革正在推进。

    从2005年5月开始的云南省新一轮深化国企改革成效显著。其标志是:全省工业经济结构显著优化,地方工业实力得到提升;大企业大集团战略成效突出,国有经济实力不断增强;全省国有中小企业放开搞活工作全面完成,一批专精特新企业逐步形成;劣势企业关闭破产工作和困难国有企业改革脱困工作稳步推进,国有经济质量进一步改善。统计显示,到2007年云南省国资委履行出资人职责的省属企业由组建初的39户减至26户(含3户参股企业)。省属国有企业资产总量、主营业务收入、利润总额均实现明显增长,国有资本运营质量显著提升,企业法人治理结构进一步完善。全省销售收入超百亿元的地方企业由1个增加到4个,在西部省份名列前茅。省属10户企业销售收入超过千亿元,大企业大集团的主导和支撑作用进一步显现。全省规模以上工业经济综合效益指数位居全国前列,实现了增长质量与速度的统一。

    国企改革是高度复杂、极具挑战性的一个世界性难题,目前我国国企改革的深度已远远超过其他国家。国企改革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但还在改革过程之中,还有很多很重的任务。

    从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开始,我国进行了国有企业的股份制改革,由于股份制改革的推进,中国有了证券市场。尽管在当时它还很不完善,但毕竟为中国的国有企业改革和证券市场开辟了道路。尽管股份制曾经受到过各种怀疑、甚至责难,但中国的股份制、国有企业的股份制改革终于取得了成就。而中国的证券市场在股权分置改革基本完成后,已经步入正轨,在中国经济仍保持相当高增长率的情况下,证券市场也将向好的方向发展。因此,国有资产通过证券市场的增值收益,应该有一定比例返还给全民,而最好的方式就是用于社会保障支出,以切实解决社会保障所积存下来的问题。国有资产的增值是国家长期投资和优惠政策造成的,部分返还全民理所应当,而且这将形成良性循环:社会保障支出将会转化为中低收入家庭的消费需求,成为扩大内需的重要组成部分,最终仍会促进经济持续增长,而国有经济控股或参股上市公司也必将在经济持续增长过程中增加盈利。

    实践证明,党的十六大关于深化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的重大决策是正确的,党的十六大确定的“权利、义务和责任相统一,管资产和管人、管事相结合”的原则是正确的,党的十六届二中全会确定的国资委的性质、定位是正确的。按照这个路子走下去,国有企业一定能够搞得更好,一定能够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建设和谐社会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本刊记者  李  雯/文(影响力 2008.3)


打印 收藏 关闭




推荐文章
推荐专题
图片新闻
热点文章排行
好新闻您来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