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挥毫泼墨吟人生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3元/月)

    在云南昆明形象文化传媒工作室,有许多友人曾戏称为“新龙门客栈”,墨客骚人多会于此,抒发情感倾于笔端;一些名人、新人的作品常常得以展示。诸如石峰先生颇有赵藩风骨的颜体,黄庆先生那潇洒飘逸、放荡不羁又富人生真谛的“存钱不如存朋友”的狂草,沈健先生清风扑面的“好风相随”“山不过来我过去”等等,就连敝人的拙作《酒说》也被大幅挂于墙之一隅,让人笑话指点……

    今年3月11日上午,这里更是高朋盈门。我晚了一会去,见整个会客厅里人们严严实实地围着一军人,或默默颔首赞许,或发出嘘嘘的叹喟……那一身戎装的少将气宇轩昂,正挥毫泼墨,他后面的墙上,挂满了他刚劲稳健的欧体书法作品。其《七绝自励》“戎马余生新志立,临池撰述探求忙。夕阳秀色从头绘,翰墨抒情放彩光。”正映衬了老军人的磊磊心迹。古稀之年的董海钧将军精神矍铄,一脸慈祥,他挥洒自如,坦荡稳健。那支饱蘸人生艰辛的巨笔,在宣纸上写下一个大大的“龙”字,龙首雄健有神,龙身势拔力张。龙的精神,龙的脊梁,龙的神韵都在这里淋漓尽致地体现。然后,将军另换一支小笔,行云流水地写道“腾云驾雾高天舞,破浪乘风大海游,倒海激扬千里雪,翻江撼动百川流。”微笑地征求索字者、画家张云波先生。大家不约而同地击掌称赞。此时,《今日安宁》总编顾建安,已求字若渴,将唐朝钱起《谷口书斋寄杨初阙》之第二句,用笔勾了勾,托秦君向将军求墨宝。将军斜睨片顷,似乎看到了一幅雨后苍翠欲滴,修竹摇曳,远处夕阳含山,色彩变幻多姿的如画秋光。他欣然拾笔,倾情于笔端,寓意于宣纸,那疏密有致,布局有序的“竹怜新雨后,山爱夕阳时”的诗句,蕴含了良辰、美景,赏心、乐事,使人感到欣喜和愉悦。站于一旁激动不已的侄子,也拐拐我的胳膊,示意向将军求字。我知道,书法如写作,要靠灵感,讲心情,须环境,不能勉为其难,便默然而退。

    午餐时,大家杯盏相碰,觥筹交错时,借着话题,趁着酒兴,我兴致勃勃地向老将军道:“老将军,学生向你求一宝,请留下翰墨香迹,以便让学生效仿,请老将军屈尊赐教”。老将军笑而豪爽应允,我便将即兴酝酿的“仰天长笑,伏地沉思”脱口而出。我想,仰天长笑,意指人要观高望远,有理想有目标;但具体践行时要深思慎行。酒毕,将军便挥毫写了一个一尺见方的“佛”字,欲将我言“仰天长笑,伏地沉思”写于旁边。但看了看,将军略沉思,建议改为“仰天长啸,望地成佛”。我满心愉悦,颔首称赞。高人就是高人,“仰天长啸,壮怀激烈”这是岳飞精忠报国的胸怀,这是将军的气概!岳飞最终为国而尽忠,成为后人所景仰、崇敬的英雄,当然是人们心中的“佛”了。这大概是将军坦荡胸怀的抒发。

    望着这工整稳健的一尺见方的“佛”,再看看墙上挂着的写有将军名字的藏头联“海浪清风拂岁月,钧天紫气染春秋。”我心底不禁感叹到:“卫国戎马显英姿,挥毫泼墨吟人生。”□ 许 明/文(影响力 2008.3)


打印 收藏 关闭




推荐文章
推荐专题
图片新闻
热点文章排行
好新闻您来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