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别让爱心再“尴尬”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3元/月)

    李先生是一位民营企业家,自2000年开始李先生每年都固定捐助一批贫困大学生完成学业。李先生告诉记者,这些年国家政策好,自己办企业赚了一些钱,总觉得作为一名企业家有义务回馈社会,力所能及地帮助一些有需要的人。然而最近几年来,李先生却越来越困惑。他是个重情意的人,原本他希望受捐赠的学生能经常与自己保持联系,这样一来可以在彼此之间建立一条感情的纽带;二来,也便于自己及时了解学生们的学习和生活情况,尽可能多地帮助他们解决一些实际困难。但是他这个愿望总是很难实现,捐助的学生中只有一部分能够保持与他的长期通信联系,每年寒暑假他都特意抽出时间希望和同学们座谈一下,可是往往只有零星的几个学生参加。李先生对此十分不解,他说自己并不求孩子们将来给他回报,他把这些孩子都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他的心情就如同是一个父亲对孩子们的牵挂,可是这些孩子却似乎曲解了他的心意。

    李先生的困惑在当前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受捐方和捐助方之间沟通互动的不畅使得一些捐助方心灰意冷,产生了动摇。云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资助学生项目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种现象一定程度上也给云南希望工程“爱心圆梦大学”助学活动的推进带来了一定困难。

    贫困大学生上学难的问题已经成为社会共同关注的热点。据调查显示,在我省2006年被录取的10万名大学新生中,有贫困生30%,其中特困生10%,他们中的多数来自农村贫困地区。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就学问题,广泛动员社会各界参与帮助贫困大学新生顺利进入校园。云南省委宣传部、云南省委省直机关工委、省教育厅、团省委、省青年联合会于2006年开始联合开展云南省希望工程“爱心圆梦大学”公益助学行动。捐助对象为每年参加高考并被普通高等院校录取的农村贫困家庭(家庭人均收入低于全省贫困线)、城市贫困家庭(家庭人均收入低于当地最低生活保障)、贫困进城务工人员子女,捐助标准为每名大学生4000元。2006年历时三个多月的“爱心圆梦大学”活动中,共资助2450名贫困高考生实现了上大学的梦想。2007年圆梦行动对资助对象做了更明确的规定,确定为2007年考入全日制普通高等院校的大学一年级新生,农村贫困家庭(家庭人均收入低于全省贫困线)、城市贫困家庭(家庭人均收入低于当地最低生活保障)、贫困进城务工人员子女,资助标准是每人4000元人民币(其中第一年2000元,第二、第三年各1000元)。所有的上报资料都经过严格的公示、筛选、审查、确定的程序。截至2007年9月30日,2007年“爱心圆梦大学”活动共筹集捐款1300多万元,帮助3200多名大学贫困新生顺利进入校园。

    省青基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捐助方和受捐助的学生之间沟通的不畅,往往给捐助工作带来困难,“我们真的很希望那些学生与我们加强联系。我们并非要求什么回报,只是想跟踪了解他们的学习和生活状况,同时,为他们尽可能地解决新的难题。”

    楚雄州团州委书记张晓鸣常年从事希望工程捐助工作,他表示,当前,大学生贫困面很大,共青团组织对贫困大学生救助工作十分关注,近年来,楚雄州团州委开展了大量活动,对贫困大学生在精神上进行鼓励,并在物质和经济上给予资助,鼓励他们自强自立,树立起面对困难、克服困难的勇气,把贫困的环境当做磨砺自己的挑战,并在与困难的斗争中积累人生的财富。自2006年“爱心圆梦大学”救助活动在楚雄州开展以来,两年间共资助贫困大学生79名,累计救助金额30余万元。张晓鸣告诉记者,救助者与救助方的联系沟通不够,是影响捐助活动进行的一个突出问题,也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这也使得希望工程捐助工作在进行中遭遇了一些尴尬。对此,他表示应该从两方面来看:首先,被救助者应该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对于自己受到的救助必须认识到这是别人爱心的付出,除了实实在在地帮自己解决经济困难之外,还饱含了对自己的无私的爱和期许,这是物质和精神上的双重援助。贫困学生应该感到自己虽然贫困,但来自社会的无私帮助使自己生活中的困难得以解决,别人的爱心也滋润着自己的心灵,而不应该愤世嫉俗地把帮助看作是别人对自己的可怜和施舍,一方面为自己的困境感到愤怒和自卑,羞于言及此事,另一方面又把别人的付出视为理所当然,毫不感念。在这方面,楚雄州团州委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团州委要求被救助者以电话和写信的方式与救助方保持长期联系,并安排专人负责督促落实,被救助者的感谢信由团州委统一收集后转给救助方。第二,捐助者也应该怀着一颗平常心。应该认识到自己的付出是出于自愿,并且是不索取回报的,在帮助别人的同时也让自己的心灵得到了慰藉和升华,实际上这是双方两利的事情。而不应该要求被救助者有任何的回报,更不可以把自己的奉献当做是一种赐予和施舍,虽然被救助者处于困境,但双方的人格并不会因此而有差异。张晓鸣最后说,“只有当被救助者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救助方保持一颗平常心的时候,才能讲我们公益慈善事业是处于一种良性健康的运转状态,也才能讲我们的社会是文明和谐的。”

    云南大学一位长期从事学生工作的老师告诉记者,根据他的观察,有一些受助学生自卑心理严重,在社会交往中缺乏自信心和主动性,不愿意再和曾经捐助过自己的单位和个人联系;也有一些学生把受捐助的经历当作一段羞于启齿的个人隐私,在大学校园里及就业之后竭力讳言;有的学生则认为自己是贫困生,接受捐赠理所应当。这些学生的心理和思想健康状况着实令人担忧。

    一位教育界人士表示,不能简单地说这些孩子“冷漠”和“无情”,要从更深处寻找社会、家庭和学校的原因。当前,学校方面很少专门开展感恩教育,家庭也是尽可能对孩子讲奉献而不求回报,而社会也没有对受恩者作出刚性的要求。因此,孩子们缺乏足够的“感恩”意识原因是多方面的。助学捐款活动本质上是一种社会事业,分担的是一种国家责任。基于此,社会各方应该研究出一种良性的规范机制,以指导这项活动的持续发展,不仅要让受助学生在获取到社会温暖的同时,对社会怀有感激之情,而且,也应该使他们逐渐拥有健康的心态。

    记者了解到,为了帮助学生树立感恩回馈意识,2007年11月2日至11月15日,云南青基会项目拓展部的工作人员来到云南艺术学院、西南林学院、云南财经大学、云南农业大学、云南大学五所高校,和历年来受希望工程资助的大学生以及2006、2007年首批云南希望工程“爱心圆梦大学”助学活动资助的200余名大学生举行了座谈会,为他们带来了捐助款,并和他们进行了互动交流。使同学们认识到希望工程的捐款是来源于社会爱心人士和爱心企业,教育同学们拿到资助款之后,要心怀感恩之心,与捐方保持沟通联系,为同学们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学会与人沟通、交流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与此同时,云南希望工程的捐助热线二十四小时开通,及时解答捐助方提出的问题,协调维系捐助双方的关系,最大限度地维护捐助活动的健康进行。

    爱心可以不需要回报,但它至少需要回应。所以,在受助者接受帮助的时候,请真诚地对施助者说声“谢谢”,并且让这种友善的行动得到传承。只有这样,施受关系才会更加和谐,慈善事业才能蓬勃发展。□ 本刊记者  胡晓蓉 / 文(影响力 2008.3)


打印 收藏 关闭




推荐文章
推荐专题
图片新闻
热点文章排行
好新闻您来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