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端正执法理念要克服“三重三轻”思想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3元/月)

□吴俊明 中共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公正执法,理念先行。没有正确的执法理念,再完备的法律制度在执法实践中也会被扭曲。党的十七大报告强调加强公民意识教育,树立社会主义民主法治、自由平等、公平正义理念,具有重大理论和实践意义。政法干警既是党的忠诚卫士,人民的忠诚卫士,也是法律的忠诚卫士,因此,端正执法思想对政法干警来说尤显重要。要对政法意识形态领域中存在的重人治轻法治、重义务轻权利、重实体轻程序等问题引起高度重视,正本清源,用正确的法治理念统一和指导执法实践,提高执法能力和执法水平,以便在执法实践中更好地履行职责,完成使命。

  克服“重人治轻法治”思想,树立法律至上的观念,切实维护法律权威

  “人治”是指以人格化权威作为国家的支点,把治理国家的希望寄托于人格化权威的圣明与贤能上。“法治”是指主要依靠良好完备的法律来治理国家,把国家的长治久安维系于国家的法律和制度上,认为法律和制度比领导人的素质更靠得住。在我国古代和近代,重人治、轻法治的现象普遍存在。无论是古代圣哲孔子,还是法家的代表人物韩非,都是典型的人治主义者;无论是贯穿整个中国传统政治法律文化的儒家学说,还是法家、道家思想,都是经典的人治主义。他们或倡导以德服人,或主张以力服人,但都是主张用“人”来推行“严刑峻法”。这种重人治、轻法治的观念几千年来存在于人的潜意识中,并延续至今,藏于观念,融于生活。这在一定程度上神化政治权威,软化约束机制,弱化法律权威,阻碍了公正正义的产生,严重影响了法律权威的确立和法治观念的形成。在一次民意测验中,对于“当别人或自己的利益受到本单位严重侵害时,你怎么办?”这一问题,有73%的青年回答是向本单位或上级领导反映,18%的青年不知如何是好,只有9%的青年认为要按法律程序向司法部门起诉。从上列的数据来看,有82%的青年是想方设法去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但采取的途径却截然不同,选择法律途径的只有9%,这与社会的现实需要相差很远。特别是在广大农村,当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一部分受害者并不考虑法律依据,不愿意叩击法律的大门,却往往寻求非法律的解决手段,或者情愿依赖于秉公执法、明镜高悬的“包公”为民作主。

  托马斯·摩尔的一出戏里有一段这样的台词:“当最后一项法律消灭的时候,恶魔将重回到你的身旁……”法律是一切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以及公民的行为准则。其功能是保障公民权利、限制和规范政府权力、打击违法犯罪。因此,作为执法机关的政法干警正人先要正己。广大政法工作者要克服重人治轻法治的思想,确立法律至上的观念,遵守宪法和法律规定的各项原则和规定,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严把证据关和法律关,确保一切司法活动都必须严格按照法律的规定去实施,而不能脱离法律的规定,凭个人好恶、情感或某些人的意志去裁判是非曲直。真正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做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用行动维护至高无上的法律权威。

  克服“重义务轻权利”思想,树立权利义务并重的观念,充分发挥法律对公民的保护功能

  权利与义务两颗果实同发一枝,互为对称,相互呼应。倘若有某项权利,也应履行相对的义务。以儒家言法为代表,我国古代法律具有浓厚的义务本位色彩。以义务为本位的法律首先强调的是奉献。这没有什么不好,无论在古代还是在近代,甚至在当代,在规范人们的行为等方面都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正如在《新波斯人信札——变革中的法观念》中所说的,“以温、良、恭、俭、让著称于世的中国人对法律规定的义务履行得比较好。这是世界上任何别的民族无法比拟的。熟悉中国情况的人都不会否认这个事实:拥有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中国,犯罪率和民事纠纷率都是较低的。这不能不归功于法律制裁功能最大限度发挥与十几亿芸芸众生的严于律己……”但从另一方面看,义务本位观念也是导致我国公民的权利意识较为淡薄的一个重要因素。前不久,据《南国今报》报道:超市里1罐牛奶被人偷喝,超市负责人竟然召集员工投票表决确定偷喝牛奶的“元凶”,结果一位员工被“选举”为小偷,蒙受冤枉。这样的例子在实际生活中并不少见。

  公民权利是目的,国家权力是手段,国家权力存在的全部理由,在于对公民权利实施有效保障。我党80多年的历史证明,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宗旨不能忘,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的立场不能变,坚信人民群众是真正英雄的唯物主义观点不能丢。政法机关的广大干警要树立权利至上的意识,时刻牢记自己所处的立场,辩证地认识公民权利与国家权力的关系,做到维护国家“公权”与维护公民“私权”并举。要更加重视法律保护功能的充分发挥,淡化监管手段的权力性、强制性色彩,切实把能不能坚持执法为民作为政治上是否合格的基本标准,把保障公民权利、维护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作为执法的出发点和归宿,把监督管理权作用的方式由强制命令型转化为温和服务型,把执法管理与服务群众、保障公民合法权益结合起来,不断拓宽服务内容,优化服务办法,在管理中体现服务,在制定各项决策、出台各项措施和具体执法行为中端正执法思想,真正把群众呼声作为第一信号,把群众的需要作为第一选择,把群众的利益作为第一考虑,把群众的满意作为第一标准,把执法的过程作为为人民服务的过程。

  克服“重实体轻程序”思想,树立程序和实体并重观念,严格遵循法定程序

  马克思曾经指出,审判程序和法二者之间的关系就像植物的外形和植物本身的联系,动物的外形和血肉的联系一样。审判程序是法律的生命形式,因而也是法律的内部生命的表现。正当的程序本身就是立法者设计的保证法律得以准确适用的规则和常规机制。任何良好的法律都要通过正当的程序才能体现应有的价值。在司法实践中,实体公正普遍受到重视而程序公正则没有获得应有的重视。司法程序不当、程序规定被严重违反的现象十分突出。比如职权主义的审判模式使法官行动积极主动、律师行动低调被动。“暗箱”式的操作过程使诉讼参与人及公众无法对裁判结论产生信服,降低了司法的公正性。固有的裁判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导致法官的思维方式是从众多的法律规范中找出与案件事实相吻合的法律条文,通过推理获得结论,这种结论往往难于获取当事人双方的认同。而故意拖延办案时间等违反司法程序规定的做法更严重影响了司法的公平正义。

  法律程序是执法机关执行职务、实施执法行为的方式、方法、步骤、顺序和时限的总和,是保障执法机关依法办事、公正执法的重要方面。现代立法理念不仅以追求客观或实体公正为目的,更以追求法律程序公正为途径,程序规范与实体规范只有在有机结合中才组成法律。因此,必须树立程序公正意识,坚持实体与程序并重的原则,真正把程序公正贯穿于执行行政处罚、行政强制措施、行政许可、行政决定、行政监督检查的全过程,贯穿于刑事执法中的立案、侦查、拘捕、起诉等各个环节,贯穿于民事适用简易程序、普通程序中,推行“阳光司法”,公开办事程序,杜绝久拖不办、久拖不结或超期羁押现象的发生。通过公正高效的司法工作,使被害人的权利得到及时救济,从而增强公众对司法公正的强烈崇尚感。

  面对现代化潮流的荡涤,传统的法治观念无不被重新认识并加以改造,打破固步自封的壁垒,清理几千年封建法治观念的历史积淀,塑造适应现代社会商品经济与民主政治要求的法治观念,已经成为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广大政法工作者要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政法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自觉防止西方法治理念的负面影响,消除封建残余思想,进一步端正执法理念,出于公心、维护公益,克服己欲、排除私利,摒除邪恶、弘扬正气,真正使正确的思想得到坚持,错误的思想得到克服,模糊的思想得到澄清,不适应新形势要求的观念得到更新。真正把执法思想中存在的问题解决好,把政法队伍的思想政治建设好,把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中央的决策落实好,以公平公正、高效快捷的执法活动推动政法工作,创造良好稳定的社会环境和公正高效的法治环境,维护社会和谐稳定。(责任编辑 徐丽霞)[社会主义论坛 第3期 2008年3月]


打印 收藏 关闭




推荐文章
推荐专题
图片新闻
热点文章排行
好新闻您来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