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人文精神在军事变革中的作用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3元/月)

□刘振峰   武警昆明指挥学院政治委员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如何培养官兵思想先行理念,确立健康向上的精神支撑,推进部队建设创新发展,人文精神为我们提供了动力依据。

人文精神人性基因是我军新军事变革的精神支撑

  在新军事变革历史背景下.我军要肩负起完成建设信息化军队的艰巨任务,更需要拥有主体性人格的军人,其行为不是从外部的条件出发,而是出于自身的人格信念的需要,把保家卫国的职责和使命意识内化为自己生命活力的一部分,为捍卫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奋不顾身。

  人文精神尊重军人存在的意义与尊严,充分激发军人的主体性人格,表现为一种自觉自知性、自主选择性和自我超越性,成为直接影响和支配军人士气的能动因子。自觉自知性,一方面表现为军人对军事法规的自觉,自觉用军纪军规严格约束自己,做到军令如山、令行禁止;另一方面表现为对主体内在目的和使命的自觉,即明白军队由谁指挥、军队为谁打仗。自主选择性,表明主体的行为是意志自主的行为,具有在军事实践活动领域里表现出来的自我调节、自我控制、自我完善、自我实现的能力及其作为责任主体的自律精神,使我们强烈意识到军人职业对国家和社会的责任。自我超越性,标志着军人自觉克服外在条件限制,勇于牺牲奉献,表现出一种执著与卓越的理性实践。

  新军事变革要求军事人才在身体、知识及心理等方面整体发展,而人文精神倡导的人的全面发展正是提升战斗力的关键。信息化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在于军人的“智力”,而军人“智力”提升又最终诉诸于军人的全面素质的提升。军人全面素质的提升,首先以良好的身体素质为依存。柏拉图曾说:“战争中的斗士需要更多样的锻炼——他们要像终宵不眠的警犬,听觉都要敏锐;在战斗的生活中,各种饮水食物都能下咽;烈日骄阳狂风暴雨都能处之若素。”因而,军人在身体状态上要具有强健的体魄、较强的负荷能力、持久的耐力和对恶劣环境的适应能力。其次要以合理的知识结构为支架。军事领域历来就具有将自然、社会和思维等诸门最新科学知识熔为一体的特殊性。对此,我军官兵必须建立起合理的知识结构,才能适应迅猛发展的新军事变革的需要。合理的知识结构有两个特征,一是结构的完整性,二是结构的有序性。完整性是指组成知识结构的各种学科知识具有足够的覆盖面;有序性是指组成知识结构的各种学科知识之间具有互相畅通的信息渠道。再次以良好的心理素质为底蕴。现代作战对军人心理素质的要求很高,如美国陆军军事法典十分明确地指出:“战场对体格、心理和士气要求是苛刻的。”一支军队落后,表面是硬件落后,其实还是人的综合素质落后,而人文精神正是促进官兵全面发展,开发和提高军人智力的重要因素。

人文精神理性基因是我军现代化跨越式发展的创新之源

  创新是一个民族的灵魂,也是军事变革不竭的动力。迎接新军事变革的挑战,实施我军现代化跨越式发展,关键在于军事理论和技术创新能力的提高。

  创新思维是智慧的源泉。创造性思维由扩散思维和集中思维组成。扩散思维是指对一个问题在思维过程中考虑到尽可能多的情况的思维过程。集中思维是指对由扩散思维得到的各种可能情况逐一加以比较,将问题集中到使它获得解决的某种或几种可能性上的思维形式。人人都有创造的潜力。但由于从众、迷信权威等传统观念的束缚,一些人的创造力被逐步扼杀了。人文精神理性中的反省批判“不惟书”、“不惟上”塑造了勇于求异的文化环境,为军事主体提供“内心的自由”和“外部的自由”,这种自由空间正是萌发创新思维的生长点。

  在军事变革中,反省批判具有重要的地位。比如,在关于越南战争的战略课中,设置了“为什么逐步升级战略在越南失败了”、“约翰逊政府为什么没能察觉并对其失败做出反应”等思考题,并将多本反思越战的专著作为补充阅读材料,包括当时的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所著的《回顾:越南战争的悲剧和教训》。在现实中,我军的新军事变革是在起点低而实现目标高的情况下展开,如果缺乏反省批判,全盘照搬西方军事变革的发展之路,势必会拉大我军与发达国家军队存在的“质差”和“量差”。因此,中国的新军事变革更需要反省批判精神的引导,立足于中国国情军情,实施军队的质和量超常规发展的模式。

  新军事变革的竞争主要取决于自主创新能力。但自主创新不是凭空而来的,而是根植于宽广而坚实的知识。没有知识的支撑,自主创新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创造性实践就会成为不切实际、盲目蛮干。信息化战争是汇聚各种新知识于一体的高技术武器装备战争,是拥有现代高新技术知识和熟练掌握高新技术武器装备的军人的战争,知识的积累、新知识的运用成为决定战斗力的主要因素。近年来,我军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信息化武器研发和装备部队的速度加快,大力提高了官兵科技素养,在建立知识化的新型军队的实践中,人文精神这种潜在战斗力向现实战斗力转变的作用将更加突出。

人文精神文化基因是我军新军事变革的价值之核

  以人的文化主体性为前提的人文精神,是孕育和滋养有利于新军事变革文化背景的价值内核。为此,构建推进新军事变革的文化环境,既要弘扬体现中华传统人文的精华,又要不断汲取现代人类社会先进文化的优秀基因。

  没有强大民族文化的国家,不可能也绝不是真正的强国。亨廷顿在他的《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一书中写道:“有些国家领导人有时企图抛弃本国的文化遗产,使自己国家的认同从一种文明转向另一种文明,然而迄今为止,他们非但没有成功,反而使自己的国家成为精神分裂的无所适从的国家。”中华传统人文精神中的一些精华重视人的社会责任,强调道德自觉,不仅在实现人的全面发展,维系自然秩序与人伦之间的和谐方面有着重要的意义,也是几千年来中华民族得以传承的精神支柱。因此,中华民族积极传承和弘扬传统人文精神的内核精华,建立起真正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正是在全球化背景下确保中华文明独立性的坚定力量。

  世界历史上的各种文明从来都不是孤立而独自发展的,每个民族都有其历史局限性,为图存为发展都要进行着文化的嬗变。科学精神是中华传统文化中缺少的维度。正如张岱年先生所说“中国的分析方法从古以来很落后。西方有亚里士多德的形式逻辑,欧几里德的几何学,这都是分析方法。现在我们的思维方式要重视分析,同时要保持辩证思维的优点。”中华传统文化急待用人类科学精神对其加以补充和改造,将中华民族文化的雄威发扬光大。

  随着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西方文明将对中华文化的物质层次、制度层次、观念层次形成渗透,对此,我们要加以批判地继承。只有这样,中华传统文化才能有新的嬗变,才能绽放出更加绚烂的花朵,为我军新军事变革打开一片崭新的天地。(责任编辑 刘薇薇)[社会主义论坛 第5期 2008年5月]


打印 收藏 关闭




推荐文章
推荐专题
图片新闻
热点文章排行
好新闻您来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