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谢佩玲能开口说话了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3元/月)

    “我好多了,只是血压还有点低。”昨日下午,记者在省红会医院重症监护室见到谢佩玲(音),她能说话了。谢佩玲是伤者中病情最重的一位,伤到了肝脏和右肾,特别是肾脏伤势严重。医生说,目前她病情稳定,能说话了,不过还未脱离生命危险;另外因失血性休克还未完全纠正,她的血压还有点低。

    男友

    她是个坚强的女孩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重症监护室门外,谢佩玲的男友小李坐在电梯旁的椅子上,他神色伤感、凝重。他回忆说,事发后,他直接赶到了医院,陪她检查、等她做手术,并打电话告知远在湖南的佩玲的爸妈和舅舅。29日晚上,佩玲的爸妈和舅舅向单位请假后,立即从湖南赶到昆明看望佩玲,他们一起陪着佩玲。当时,佩玲口中插着管子,还不能说话,但她意识清楚,能听到他们说话。

    当晚他们陪着佩玲到深夜12点,医生说病房里不能留宿,让他们回去。因此,他们找了一家招待所住下。

    “一早我们就过来了。”小李说,昨天早上有看视时间,医生说只能轮流进去看,轮到他进去时,看到佩玲睡着了,他没有打搅她。不过,他听佩玲的妈妈说,佩玲能说话了,还安慰妈妈别担心。但还不能吃东西,只能喝点水。

    “她想喝水时,不知道有没有人给她喂水。”小李担心地站起来,走进重症监护室门口,但医生说还不能进去,佩玲正在接受治疗。

    当记者问起佩玲的父母时,小李说他们回去休息了。

    至于佩玲的心理情况,小李说:“她是个非常坚强的女孩,而且相当懂事,受伤到现在,从未掉过一滴眼泪。”说着,他眼里满是泪水,“本来是我们安慰她,可她能说话后,反而来安慰我们,让我们不要担心。”随后,小李哽咽着说:“希望她早点好起来,我们可以陪她一起说话,陪她到外面玩。”

    据小李介绍,佩玲是因他在昆明工作,才来到昆明的。

    下午3点半左右,佩玲的爸妈和舅舅来到医院。家乐福的有关领导也到医院看望佩玲,当他们提起佩玲时,佩玲的妈妈泣不成声:“我的孩子来到昆明刚两个月,想不到会这样。”佩玲的爸爸也抽泣起来。  

    医生

    还未脱离生命危险

    后来,在医生允许下,记者和小李一起到重症监护室里看望佩玲。她躺在病床上,医生告诉她:“佩玲,你坚持一下,暂时不要睡觉,等会家人会来和你说说话。”佩玲虚弱地笑了一下回答:“好的。”

    佩玲虽然脸色苍白,但掩饰不住她的漂亮可爱。当她看到小李时,缓缓伸出手去,小李立即紧握住她的手。看到小李眼眶湿润,佩玲声音很弱地说:“我没事,好多了。妈妈来了没?”小李出去找她妈妈时,记者和她聊了几句。为了听清楚她说话,记者将脸贴近她。

    记者将小李的话转告她后,泪水在她眼里打转,但始终没流出来。她说:“我不怕!我不哭!到现在我都没哭过。”

    “昨天我身上插了好多管子,今天才插了两根。”佩玲指着插进鼻孔里的两根管子说,“这根是输氧管,另外这根是插到胃里的。”佩玲还说,她好多了,只是血压还有点低。

    佩玲的妈妈进来后,因医生说围着她的人不能太多,记者祝她早日康复后离开了。

    主治医生告诉记者,佩玲病情稳定,能说话了,但还不能吃东西,只能喝少量水,她的营养由管子直接输进胃里补给。血压低是因她失血性休克还未完全纠正。目前,佩玲还未脱离生命危险。    

    记者 钱记平 (春城晚报)


打印 收藏 关闭




推荐文章
推荐专题
图片新闻
热点文章排行
好新闻您来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