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送水工遭遇车祸死亡家属索赔难引出话题关注送水员权益调查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3元/月)

    核心速读

    在城市越来越发达、高楼越来越密集的今天,有一群人的身影会定时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他们就是身穿“送水”服的送水工,穿梭在街头或楼群里,将一桶桶的饮用水送上高楼、扛进住户家中。人们感受到了生活品质的变化——喝到了来自山腹中的优质水源,不再担心自来水是否会有污染,是否被人工处理过。然而,正是这群像蜜蜂一样在都市里忙碌着的送水工,他们的劳动权益却存在着许多问题:他们是水企员工,还是送水小店的雇员?没有签订任何用工合同的他们,如果在工作中出现工伤或者死亡,他们该如何维权?从今天起,本报将对送水工现状进行系列调查。让更多的人关爱他们,帮助他们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让他们的工作关系从灰色边缘地带走进阳光里来。

    意外死亡家属索赔难

    2006年9月7日下午3时,从贵州来昆明打工的小初因一场车祸走了,年轻的他当时还没满16岁。事发时,小初和其他4名装卸工一起,拉着一车桶装水准备运到昆明,车行驶在昆石高速公路上时,附近一辆大货车突然失控,导致前后5车相撞。小初被巨大的冲力甩出车外,当场死亡。开车的是小初的姐夫杨某,他在这场车祸中不幸被截去左臂。  

    事故发生后,交警部门认定由失控的大货车车主承担全部责任。

    这一悲剧发生在小初工作的过程中,为此,小初的家属认为应当按工伤处理,但小初是姐夫杨某叫来工作的,没有与水企签订过任何劳动合同。家属为此犯愁。据了解,今年3月,杨某与某水企订立了一份承揽运输合同。合同订立后,杨某找来了4名装卸工,其中一名就是小初。按照水企的要求,小初和其他3名装卸工都穿着工作制服,杨某根据出勤和装卸数量记录小初等人的工作量,然后报到水企,水企结算后把工资统一付给车主,再由车主转交给装卸工。

    为了给小初讨个说法,小初的姐姐申请劳动仲裁,要求对弟弟的工作性质有个界定。劳动仲裁委员会认定,小初在杨某车上做装卸工,从事水企的有报酬的劳动,其劳动行为受水企的管理,遵守水企的规章。结论是:小初与水企存在劳动关系。仲裁结果出来后,水企不服,向法院提起了诉讼。目前,此案正在等待开庭。小初的家属能否获得工伤赔偿,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 

    送水工本身维权意识少

    据了解,小初死后,法院认定了肇事方的赔偿责任,小初的家属可以得到一定的赔偿。家属说“赔偿有限,因为肇事车主死了”。他们希望通过确立劳动关系和工伤认定的方式,再得到一定的赔偿。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从事送水的人员多是入城的农民工,但他们的身份却难确定,他们既是水站的雇工又接受公司统一管理,但多数人都没有跟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和送水工状况相似的,还有送气工等。而他们一般文化水平不高,对用工合同等维权意识淡薄,当权益受到侵害后,他们连该找谁埋单都不清楚。像小初这样的人员,他们一般考虑的是谋取一个职业生存,很少会想要求用人单位与之签订合同,如果用人单位不主动与员工签订合同,那么他们一般也不会进行相应的维权。  专家呼吁加强用工管理

    “像小初这样没有与企业签订用工合同的人员其实在社会上并不少见,尤其在去、前年以前,许多中小企业是不愿意与工人签订用工合同的,因为这会涉及到企业更多的支付,比如,签订了合同就必须为职工买意外伤害保险、医疗保险、养老保险等,承担更多的责任。而在这种责任下,企业的利润就会降低,因此一些企业就不想承担这份社会责任,到头来出了问题,还是得社会进行埋单,有的就是家庭贫困的务工者自己埋单,这其实是很不公平的。”云南大学成教学院教授陈庆江说。

    陈教授认为,虽然是送水工的个案,反映的却是普遍性问题。目前使用没有劳动合同的工人在许多行业都存在,但是这些工人做的却是许多很重要的工作。像水行业已是一个很大的行业,但是还存在着不规范的用工情况。这透视出了行业自身的问题与政府管理不够。加上政府在管理上的投入不够,社会机制不健全,因此才会有这些问题。

    陈教授还说:“之所以出现用工人员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护的问题,在于对违法用工企业的处罚力度不够,使得用工单位在合法用工上总存在瑕疵,最后伤害到工人。如果对不依法用工的企业进行相应的重处,相信用工会规范起来,谁的责任会明明白白、一清二楚,不存在着扯皮与卸责。此外,行业本身也更需要规范和尊重劳动。”律师建议用人单位担责

       云南北川律师事务所律师蒋路军说:“虽然小初没有与水企签订合同,但可以以是否形成事实上的劳动合同关系进行法律认定。如果认定水企有责,那么责任是推不了的;如果水企没有责任,那么水站也该承担责任。至于是否是工伤,是需要进行认定的,只有事实劳动关系成立,才构成工伤赔偿。按照相关的法律,在这起事件中,雇主也该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

    蒋路军认为,在现在的用工中,虽然农民工的文化知识低、维权意识淡薄,但企业和用人单位应该主动与工人签订用工合同,以保障双方的权益。

    蒋路军说:“现在,送水工人的劳动关系性质并不是单一的,有的送水工人与水企直接签订劳动合同;有的水企不直接与送水工对接,而是由经销商雇用。但无论是哪种情况,用人单位都应当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对于工人来说,在可能的情况下,应选择管理比较规范的企业工作,主动跟用人单位提出签订劳动合同。如果权益受到侵害,就可以通过工会、劳动部门投诉举报,也可以通过申请劳动仲裁、向法院起诉等多种方式维护自己的权益。”

    如果你是一名送水工,你的哪些权益受到了侵犯,你有哪些委屈,你可以向本报热线4100000讲述。

    记者  左学佳   (春城晚报)


打印 收藏 关闭




推荐文章
推荐专题
图片新闻
热点文章排行
好新闻您来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