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文化产业发展的中国式舞步

http://www.yndaily.com  云南日报网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3元/月)

  —— 21世纪中国文化产业论坛第五届年会——云南·玉溪论坛综述

  21世纪中国文化产业论坛第五届年会--云南·玉溪论坛现场   【禹江宁/摄】

  以“变革与创新:中国文化产业新突破”为主体,我国最高层次的文化产业论坛:21世纪中国文化产业论坛第五届年会——云南·玉溪论坛,11月28日至30日在玉溪召开了。

  汇集我国文化产业界顶尖的理论权威、专家和文化产业实业家的论坛,这一届大都如期赴会。文化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欧阳坚发来热情洋溢的贺信,云南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张田欣作了题为《以变革和创新推动文化产业又好又快发展》的主题演讲,上海交大原常务副校长、国家文化产业创新与发展研究基地副主任叶取源致词,著名文化产业专家胡惠林、熊澄宇、祁述裕、范周、金元浦、李向民、傅才武等在论坛主持或演讲。

  由文化部与上海交大共同创建的国家文化产业创新与发展研究基地,是我国文化产业创新与发展研究的权威机构。21世纪中国文化产业论坛,是该基地主办的我国最高层次的文化产业论坛,对我国的文化产业发展理论和发展实践产生重要的影响和作用。

  高层次的论坛,选择在西部省份云南——这块文化产业发展方兴未艾的热土召开,本身就意味着对云南文化产业创造的“云南现象”的一种关注和认可,也是为云南文化产业深入发展出谋划策。

  论坛上,专家们对我国文化产业发展的现状、热点难点问题和未来的发展方向,从理论和实践层面进行了深入探讨,寻找文化产业发展新的突破口,提出了文化产业发展的新观点和新路径。论坛以演讲的形式发表各自的观点和主张,并以互动形式,展开对话交流。大家踊跃发言,会场气氛热烈而又和谐,经过演讲和激烈的思想碰撞,一些文化产业发展观点和概念得以澄明和确定,一些文化产业先导性的理念、观点和建议,进一步得到阐释、展现和认可。论坛对我国的文化产业变革和创新发展将产生积极的重要影响,提供可供借鉴的理论思考,将对文化产业实践产生积极的现实意义。

  我国文化产业增长速度超过GDP

  今年,是改革开放30周年,论坛自然也对我国文化产业的发展历程进行总结与分析。不少专家认为,文化产业最早兴起于英国,我国的文化产业发展经历了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发展历程,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特别是党的十六大明确提出大力发展文化产业后,我国的文化产业发展呈现出蓬勃发展的良好态势,在以文化体制改革为动力的推动下,不少地区的文化产业发展风起云涌,高潮迭起,中国文化产业的巨轮已经启航,正在向深度和广度进军。东部、中部和西部出现不同发展模式和产业形态,而各省市又以各自的优势和特色发展文化产业,呈现出千帆竞发、百舸争流的发展趋势。

  《中国文化报》副总编徐世丕说,我国文化产业发展真正起步与崛起不过5年左右时间,但它已形成社会化的加速发展,正朝着影响国计民生的支柱性产业方向发展。主要表现在:文化产业政策突破卓有成效,党政主管部门强力推进,社会各方积极参与,产业实力迅速增长,投资多元化格局形成,集群规模效应扩大,国际市场初见成果,文化输出效应增长。

   “近几年来,我国文化产业发展迅速,处于较快增长时期,增长速度高于GDP的平均值。”国家行政学院综合教研部副主任、教授祁述裕说,我国的文化产业发展出现明显的特点:各地区域文化产业发展出现差异化、专业化发展趋势;民族文化产业和区域文化产业呈现崛起的态势;城乡文化产业走向一体化发展;文化资源正出现聚集和分散并存现象。

   以发展新途径应对世界金融危机

  文化产业发展如何应对世界金融危机,是不少专家关注和演讲的热点议题。

  许多专家认为,世界金融危机与文化产业发展存在一种不对称关系。金融危机对我国出口商品、出口行业和外国来华旅游的旅游市场会有影响,而对文化产业没有多大的直接影响,并且金融危机是阶段性的。但是,必须采取对应的战略和措施,以保持文化产业健康、有序的发展。

  金融危机为重新审视我国经济发展和文化产业发展提出了新的思考,提出了怎样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推动我国经济和文化产业科学发展新的命题,这是挑战,也是机遇。祁述裕这样说。他认为,要加速经济结构调整,产业转型,改变以消耗资源粗放发展方式,在企业发展中注入更多的文化元素和文化含量,提升企业的质量和品质;要结合地方区域资源状况,走文化产业的特色发展之路;文化产业要加快发展,对国民经济起一种重要的动力作用。

   徐世丕对来势汹汹的金融危机持一种谨慎乐观的态度,他认为,作为朝阳产业的文化产业,具有后发优势和巨大的潜力,在金融投资迷茫时刻,文化产业也许是柳暗花明的新天地,中国有13亿人的巨大文化消费市场,但长期以来没有真正释放庞大的文化消费需求,这为文化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大有可为的广阔天地。在金融危机带来影响之时,正是文化产业乘势而上之日。

  作为文化产业实业家的江苏文化产业集团董事长李向民,非常务实,他认为,当其他行业产业营运能力急剧下降的时候,文化产业则会相对平稳,从而具有一定的资金吸引力。要开拓思路,积极吸引外部资金投入文化产业。

  变革创新 走科学发展之路

  变革与创新是论坛主题,也是破解文化产业发展困境的关键。

  文化产业在蓬勃发展的同时,专家也看到存在的隐患和问题。比如,发展文化产业的体制机制、政策法规、文化资源、科技手段、资金投入等问题,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发展观念问题。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文化产业创新与发展研究基地办公室主任胡惠林发现,西部文化产业是以资源开发主导型的发展模式,“开发”和“发展”是近几年来文化产业发展形态和发展模式,一种是“破坏性开发”,以牺牲环境和资源为代价,另一种是“保护性开发”,即以环境和资源的可持续发展作为前提。后一种开发才是所需要的发展。文化产业不是消耗文化资源的机器,而是文化资源再生的母鸡。他提出发展文化产业的生态文明观,倡导保护民族文化资源的多样性和生态物种的多样性,保持文化生态的和谐与平衡,以发展循环文化经济作为文化产业可持续发展模式,在文化产业的发展过程中不断推进文化资源的积累和再生,以文化资源的不断积累和再生,作为文化产业可持续发展的不竭动力。这就要创新文化产业的发展路径选择与发展模式、管理思维和方法,把循环文化经济作为文化科学发展的新标准。

  我国每年出版图书达25万种新书,还有数千种的报纸、期刊。但是,往往只注重产品生产的技术或手段的因素,而常常忽略产品的内容或质量,以至使这些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和影响率都普遍偏低。这就是软实力不强的表现。云南大学国家文化产业研究中心主任、教授施惟达这样认为,文化产业发展面临一种困境:结构性失衡。最大的困境正在于缺少“文化”,导致软实力不强。在文化创造方面,或者说内容创作方面,我们只注重形式而忽略意义。文化,首先是民族的,然后才会是世界的。文化的意义首先是对本民族有意义,然后才可能对世界有意义。意义越大,其文化的影响力、聚集力才会越大。文化的意义也是区别真文化与假文化、活文化与死文化的重要标准。现在许多文化企业仍然依赖于体制化的生产,生产体制极大地束缚了文化创造性,也就是文化生产力。他提出的解决办法之一:让创造走出体制束缚,让文化回归生活本真。

  以文化产业发展提升文化竞争力

  文化产业是文化竞争力的重要标志,已成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和推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的重要抓手,这在论坛演讲嘉宾中已形成共识。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文化产业研究中心研究员单世联在阐述文化竞争力时,认为文化作为一种认同方式,是国家建构的重要途径;作为一种“软实力”,是国家竞争的重要资源;作为一种产业,是国家权力扩张的重要媒介。综合这3点来看,竞争是全球化时代民族文化的生存方式。要提升中国文化的竞争力,仅仅竞争潜力和文化理想还不能保证中国在文化竞争中取胜,更重要的是在重温传统中激活现代创造力。单世联谈到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以文化生产为中心”,他认为文化权利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文化产业的规模和竞争力来评估的。要强化中国在全球舞台的角色分量和参与权利,关键是我们拿得出文化产品来。

  什么样的文化才具有“软实力”?文化软实力如何“硬”起来?“以文化产业发展提升文化竞争力”这一同样的主题得到了多元的表述。云南省文产办常务副主任、省文化厅副厅长范建华认为,创新才能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只有创新的文化才具有真正意义上的“软实力”,才能在世界上争得立足空间。“文化软实力,说到底是文化的竞争力。而文化竞争的核心,最集中地体现在:文化企业要有市场竞争力,文化产品要有市场占有率,文化品牌要有社会影响力,文化人才要有开拓创新力。”他同时强调,大力发展文化产业是增强我国国家文化软实力的着力点,这也就使生产文化产品和提供文化服务的文化产业成为了重要的经济门类,做大做强文化产业,成为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内容。

  文化产业项目运作向市场看齐

  本届论坛,聚集了全国文化产业理论研究界的知名专家、学者,同时又吸收了部分文化产业界的实业家参与讨论,成为论坛的一大亮点。企业家们以各自精彩的市场博弈和商战经历“现身说法”,站在实践与理论相结合的高度,用一个个生动翔实的案例,对相关文化产业政策进行细致解读、分析,讲述了许多富有操作性的实践经验。企业家对瞬息万变的市场的敏锐捕捉,让专家学者们大为赞叹。

  李向民不仅在文化产业的理论研究领域做出探索,而且还在文化产业的实践领域身体力行。他创建并领导的江苏省文化产业集团是全国首家由省级政府投资,按现代企业制度组建和运行的大型国有文化产业集团,以崭新的模式引起全国关注,被业界认为开辟了中国文化产业发展的“第三条道路”。在他看来,打造运营平台和投融资平台,真正实现运营资本化、产业市场化和品牌集群化,是大型文化产业集团的成功之道。我国著名演艺经纪人、北京东方百老汇国际剧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纪新在主题演讲中,介绍了东方百老汇成功的市场经验,即运用强大的国际战略合作者和国际著名品牌的影响力,通过整合国内外优势资源,以具有中国特色的百老汇运营模式,率先投资并与中国各地的合作伙伴通力合作,打造中国演出市场的巡演通路。在谈及是否有与云南合作的可能时,陈纪新表示,公司制定战略的出发点是市场,只要云南打造出具备国际水准的艺术精品,公司将不遗余力地为云南广开国际渠道,把云南文化推向国际市场。

  以文化体制改革促进文化产业发展

  收入翻番、效益翻番、资本翻番……近年来,一系列完成了企业产权结构、管理体制、经营机制、运作机制转变的文化院团,成为充满活力的文化企业,在演出市场体系中真正赢得了话语权。通过文化体制改革解放和发展文化生产力,促进文化产业发展,已取得了明显成效。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室主任章建刚直指文化体制市场化取向的真正改革只能从媒体市场的开放起步。尽管已经遇到互联网的强力挑战,广电和新闻出版目前仍然是“当红”的传播媒体。这些依托在强大的复制技术上的文化机构最适宜提供各种高质和廉价的文化商品,对于文化表达的繁荣可以提供便利的服务,而广告业的兴起,也使原本只能当作公共产品提供的广电内容播出找到了市场化经营的有效途径。

  当前,我国文化服务体系不健全,公共文化服务水平低,文化产业竞争力不强,针对这一情况,四川省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赵红川提出,要以文化资源转化为着力方向,大力推进文化资源与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的融合。推进文化创新,为经济增长向主要依靠科技进步、劳动者素质提高、管理创新转变创造文化条件。上海市委宣传部理论处副处长荣跃明也指出,上海同样面临城市经济转型,其唯一的手段就是必须大力推进文化建设,而只有加快文化管理体制改革,通过体制机制的创新,为文化产业快速发展创造条件。

  事业单位的管理与运作,是文化体制改革中比较重要的内容之一。重庆红岩联线文化发展管理中心(即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主任厉华,从分析红岩联线在事业单位改革实践中所面临的市场细分,从管理到经营,从研究学术到成果的社会化等问题,提出事业单位改革职工实行事业编制登记制和设立理事会的建议,对于深化事业单位用工制度改革、探索法人治理结构,扩大民主管理,调动职工积极性等是一种创新的对策,有利于国有文化资源的保值和增值以及提高社会公共文化的服务能力。

  又好又快发展云南和西部文化产业

  地处西部欠发达地区的云南,创造了文化产业的“云南现象”,始终是论坛和记者关注的热点之一。

   “十五”期间,云南文化产业发展引人注目,全省文化及相关产业主营业务收入增长1.33倍,年均增长27.5%,高于同期GDP增长速度。2007年全省文化产业增加值达262.9亿元,比上年增长21.3%,占GDP的比重为5.55%,文化产业已经成为云南最具发展潜力的新兴产业之一。然而,云南文化产业总体上还处于一个开头起步、发展不足、规模不大、总量偏低的阶段。

  面对全国文化产业快速发展的大趋势,如何又好又快发展云南文化产业,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张田欣在主题演讲中指出,云南最大的特点是资源大省、旅游大省、生态大省和民族文化大省,在文化产业上要坚持打特色牌,促进文化与相关产业的结合、嫁接和融合,形成新的产业形态——扩张性文化产业。为进一步推进文化产业发展,张田欣指出,各级党委政府要切实把文化产业纳入经济社会发展的总体规划,真正作为一个产业来研究和支持。要用抓工业经济的理念来抓文化产业,像对工业项目一样对待文化产业,加强政策扶持,加大资金投入力度,推动文化产业这一最具创意、最有潜值的朝阳产业的大发展。为此,他提出,要在发展文化产业的思想认识上有新提高;要在创新文化体制机制上有新突破;要在整合重组,打造文化产业龙头企业上有新举措;要在突出特色、推动产业结合上有新办法;要在打造品牌,推动文化产业“走出去”方面有新进展。

  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研究员齐勇峰的论文,以云南为例,提出了西部文化产业应与东部和中部发达地区同时发展,甚至超前发展的观点。他认为要通过政策调整、产业整合、产权连接、项目合作等多种途径,破除传统文化体制弊端,拆除区域市场壁垒,减少行政干预,促进文化资源和生产要素在区域之间自由流动和优化组合,为区域文化产业在有序竞争中实现均衡发展创造良好的市场环境。

  金元浦认为,区域文化产业和城市的文化产业发展规模、层次和形态不一样,在发展构架和目标上也不一样,因而各地应有不同的发展思路和方式。走高端发展,还是低端发展,走渐进发展,还是跨越式发展,要具体对待,细化深化研究,制定本地的发展战略。他认为,云南依托原生态的自然景观、民族文化和历史文化遗存优势,可走一条跨越式的“当地模式”或“本地区文化产业发展之路”。

  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广阔背景下,经过积极推进的文化体制改革和市场历练,在变革与创新中发展的中国文化产业,一定会走向成熟,在中国和世界的文化产业舞台,以中国式的舞姿,跳出中国文化产业刚健优美、精彩纷呈的舞蹈。

  本报记者 李开义 黄 华(云南日报)


打印 收藏 关闭




推荐文章
推荐专题
图片新闻
热点文章排行
好新闻您来顶